设置

关灯

楔子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ablebody

    tbody

    trstyle=height:78%;verti:middle;

    tdclass=biaoti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

    spanclass=kaiti

    戎殇

    /td

    /tr

    trstyle=height:17%;verti:bottom;

    tdclass=cht

    本书由掌中文学授权掌阅科技电子版制作与发行

    spantinghei

    版权所有

    spanclass=dotstyle2

    ·

    spantinghei

    侵权必究

    /td

    /tr

    /tbody

    /table

    楔子

    华夏某部队医院外,七八个身着迷彩服,浑身血污的男子,用担架抬着一个满脸是血的昏迷男子,火急火燎的向医院内冲去。

    “医生,医生,救人,救人啊!”

    几个迷彩服男子边跑边急切的大喊着。

    昏迷男子叫夏冬阳,此刻,他右手中还死死抓着一个如西瓜大小的包裹,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但想来对他来说极为重要。

    很快,几个军医便闻声赶来了,几个抬担架的男子纷纷喊道:“医生,求求你们一定要医好我们老大!”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了!”

    ……

    “你们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全力的。”

    医生眼神坚定的说着,这年头虽然看似波澜不惊,但暗中的战斗从没有平息过。

    受伤送到这里来的,哪个不是为华夏默默抛头颅洒热血的英雄,更何况是夏冬阳现在这一身的伤,也不知道是执行了什么危险的任务,总之不管如何,几个医生心头都是钦佩尊敬。

    夏冬阳被推进了手术室,几个男子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他们都是夏冬阳的战友,生死兄弟,他们每一个都受了伤,但却都没有一个有心思去医治。

    不多时,一位头发花白,身着军装的国字脸老爷子急步走了过来。

    几人一见,个个站直身子,敬礼喊道:“首长!”

    但看老爷子领花上的金色松枝缀两星,俨然是一位中将,这绝对一位跺一跺脚,一方都会颤抖的存在。

    他叫邵振国,夏冬阳正是他手下的王牌兵,他的得意弟子。

    邵振国一双炯炯有神的虎眼看了看手术室,而后沉声问道:“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中一人便回道:“回首长,我们在摧毁那个基地时,碰到了那伙杀猴子的毒贩,老大一个人追到了境外,几乎团灭了那伙毒贩。”

    “混账,混账!”

    邵振国听后,连连暴喝着,额头上的青筋都出来了:“私自脱离队伍,执行任务之外的事,他这是目无纪律,无团队意识,还追到境外,不知道这可能会引起两国纠纷吗?”

    几人战战兢兢的听着,谁都不敢多说半句,发怒后,邵振国丢给过去一包烟,而后道:“行了,你们几个也都受了伤,先下去治疗吧!”

    “首长,我们想等老大醒来!”其中一人说着。

    邵振国没再说什么,他也知道这一队人的感情,几人就在手术室外等着,时光流逝,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地下也不知道多了多少个烟头。

    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了,几人立刻迎了上去,纷纷问着:“医生,我们老大情况怎样?”

    “医生,我们老大是不是醒了?”

    “老大吉人天相,肯定没问题,是不是医生?”

    ……

    邵振国禁不住喝道:“都给我闭嘴!”

    几人安静下来,那医生看着邵振国,行了一个礼,只道:“首长,他身重十五刀,好在每一刀都险险的避过了要害。

    他还中了三枪,其中一颗子弹擦着肺叶,腰部还有一颗子弹卡在脊椎旁,现在无法取出来。

    这是我从医以来见过最重的伤势,说实话,他能活着回来,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听着医生的话,邵振国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心头都在滴血,而后连忙问道:“那他现在怎么样?”

    医生摇了摇头,只道:“能做的我们都已经做了,他能不能醒过来,就得看他自己的意志力和天意了!”

    “什么,你的意思是我们老大会成植物人?”

    “怎么可能,我们老大是兵王,多次都能从生死边缘回来,他不会倒下的!”

    “对,庸医,你们几个庸医肯定诊断错了!”

    ……

    “闭嘴!”

    邵振国暴喝了一声,而后道:“我命令你们,立刻向医生道歉!”

    几人也不敢不听命令,正准备道歉,那医生却已经说道:“没事,你们的心情我能体会!”

    这时,护士将夏冬阳给推了出来,几人急忙上去,纷纷喊着:“老大,老大……”

    但夏冬阳仍然还在昏迷之中,现在得推到重症监护室中。

    一个护士说道:“你们知道病人手中抓着的这个包裹是什么吗,我们怎么也掰不开他的手,到时候换药会很不方便!”

    夏冬阳其中一个兄弟便说道:“那是毒枭首领的人头,老大在猴子死的时候,曾发誓要提着毒枭首领的头到他坟头祭奠!”

    “啊!”

    几个护士一听,纷纷一声惊呼,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战士啊,为了给兄弟报仇,为了完成对死去兄弟的承诺,自己连命都不要了。

    此时此刻,在几个医生护士的心中,没有惊恐,只有——尊敬!

    ……

    三天很快过去了,夏冬阳仍然昏迷着,这三天,夏冬阳的几个兄弟轮流守在病房之中,而邵振国也会每天过来一两趟。

    时值正午,邵振国又过来了,守在病房中的四人纷纷站起身来,行礼道:“首长!”

    “你们先出去吧!”邵振国挥了挥手,他的面色很不好。

    几人出去后,邵振国走到床边,沉声说道:“夏冬阳,老子命令你,立刻醒过来!”

    但夏冬阳又如何能回答他,邵振国眼中闪过浓浓的心痛与纠结。

    他刚刚得到一个消息,他不知道这时候该不该对夏冬阳说,但医生说可以用语言来刺激夏冬阳,可那消息实在太……

    思忖了一下,邵振国还是决定应该说,一来可以刺激夏冬阳,二来,夏冬阳也有权知道。

    怀着沉重的心情,邵振国缓缓道:“冬阳,我得到消息,你妈妈在你前几天执行任务时病逝了,你妹妹现在也正需要你照顾。

    冬阳,你是战士,是男人,为了国,为了家,你必须站起来,听见没,给老子站起来!”

    几分钟后,邵振国离开了,但却没有注意到夏冬阳眼角滑落的泪水,以及他口中囫囵喊着:“妈……”

    ……

    半个月后,夏冬阳简单的收拾了行李,他退役了,没能见到母亲最后一面,他心头无比的愧疚懊恼,现在他必须回去照顾妹妹。

    “老大,老大……”

    刚一开门,夏冬阳便被兄弟们给堵住了。

    “老大,你真的要退役吗,你走了我们怎么办?”

    “没有你带领我们,我们以后怎么做任务?”

    “老大,你留下吧!”

    ……

    夏冬阳看着自己这帮兄弟,八年的军旅生活,八年的感情,他们从最初的二十人,战斗到现在只剩九人,彼此的情感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夏冬阳又何尝想离开,但他现在必须走,想着病逝的母亲,医院里妹妹,夏冬阳也必须承担起作为一个儿子,作为一个哥哥的责任。

    而且,他身上的伤后遗症很重,已经无法再向以前那样战斗了,留下,那就意味着是拖累。

    当即,他说道:“兄弟们,我走后,上面会派更好的组长来,他会更好的带领你们!”

    “可我们只认你!”

    “对,其它组长我们都不听!”

    “除了你,谁也没资格做我们的老大!”

    ……

    听着兄弟们的话,夏冬阳却是面色一沉,喝道:“都给我闭嘴,说什么话,你们是军人,军人的职责就是服从命令,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全体都有,向右转!”

    八人一听,条件反射似的转过身,他们右面是一堵墙。

    “站军姿一小时!”

    夏冬阳看了一眼八个兄弟,下了最后一道口令,而后毅然转身快步离开。

    多看一眼、多说一句、多留一分,他都怕自己会不舍。

    军营外,夏冬阳转身看着三楼办公室窗口,行了一个教科书般的军礼,他知道,在那窗帘后站着一个人,一个如师如父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