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617章 挑衅

    每组出一人,从一路过来看岛上阴沉诡异的情况,谁都能想到,这隐藏的古堡之中,很大可能有危险,夏冬阳自然是毫不推诿的说道:“我们这一组我去。”
    老大哥余诚立时说道:“冬阳,还是让我进去吧,你现在可是举足轻重,不能有什么闪失。”
    一旁的俞华却是说道:“还是我去吧,我没结婚也没有孩子,诚哥,你还有老婆孩子呢,他们都等着你回去。”
    余诚只道:“正是因为这样,你还有大把美好的生活没有享受呢,就这样决定了。”
    夏冬阳面色一沉,低喝道:“行了,这次任务我是组长,我说了我进去,你们在外面好好守着就行。”
    “冬阳!”
    “夏哥!”
    余诚二人同时喊道。
    夏冬阳立时喝道:“执行命令!”
    “是!”
    余诚二人只得腰板一挺应了下来。
    其余小组也都是选定人手了,六人各自手持着火器,在一位m国大兵的领头下,进入了古堡之中,剩下的人则是分散开戒备着。
    夏冬阳六人进入古堡之中,借着夜视镜观察着其中的情况,一楼是大厅,里面安置着桌椅,还有一张巨大的显示屏,看样子像是一个会议室,也看得出这里就算不是总部,也至少应该是一处比较大的集中地,桌椅上已然有了一些灰尘了,旁边的盆栽也已经有些枯萎了,到处都给人一种这里已经被遗弃荒废的感觉。
    夏冬阳沿着墙壁四周仔细的看着,心头却不禁想着,莫不是消息已经走漏了,‘罗网’的人当先撤离了,可这个消息封锁得十分的严密,‘罗网’应该不会察觉才是。
    其余人也如夏冬阳一般,在周围仔细寻找着蛛丝马迹,不过一时间也没有找到什么,大家只好转战二楼,二楼又四个房间,房间的布置都十分的豪华,若是遗弃是假象的话,卧室是最难布置的了,毕竟一个人起居的地方,总会在不经意的情况下留下蛛丝马迹,再谨慎的人,也不可能做到时刻都紧绷着心弦,那样会将人给逼疯的。
    然而二三层一番寻找下来,竟是真的没有发现什么疑点,现在最大的可能性就是真的消息泄露了,站在古堡顶上,众人心头都难免失望。
    夏冬阳站在小窗口前,眺望了岛上的情况,犀利而远超常人的眼神,很快就察觉到黎先绍暗藏在右侧一棵大树之上,那给位置也的确是一个狙击的点。
    同样的道理,这古堡的顶部,这个小窗口,明显就是设置狙击瞭望用的,看着夏冬阳还不走,之前出言嘲讽的那个象国大兵帕罣又说道:“哟,怎么的,大家都勘测了,你觉得自己比这么多双眼睛都厉害,还能看出花来?”
    他说的是象国语言,翻译过来也就差不多这意思,总之就是嘲讽夏冬阳装腔作势,显然,他话里之意也是放弃了这次的勘察了。
    夏冬阳丝毫没有理会他,继续在窗口看着,探头出去无意看见左侧墙缝中,竟然有一个不足一厘米支出来的烟头,他连忙伸手将那烟头给拔了出来,而后拿到笔下闻了闻,随即就喊道:“大家过来看看!”
    他用的是大夏语言,这次来这里执行任务的都是几个国家的顶尖战力,简单一些的大夏语言,必然还是听得懂的。
    果然,其余五人包括那个嘲讽的象国人,都快速聚集过来,夏冬阳捏着那烟头说道:“这里是最佳的瞭望狙击点,这一点我就不用说了,大家可以闻一闻这个烟头,以烟味来看,塞在墙缝里,最多不超过两小时。”
    那帕罣第一时间说道:“你还能闻出烟头丢弃了多久,我看你们大夏都是算命的吧!”
    夏冬阳却是没有理会他,将烟头递给了那个领头的m国大兵斯科特,几度的无视,早就让帕罣怒火爆棚了,这会完全是忍不住喝道:“大夏人,老子给你说话呢,你特么是耳朵聋了?”
    夏冬阳一转头,猛然一抬手一把掐住帕罣的脖子,发力轻松的将他给举了起来,而后冷声说道:“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现在是执行任务,你最好给我闭上嘴,否则我不介意将你从这里扔下去!”
    其余四人面色都是一变,想不到夏冬阳会突然动手,而且一下就将帕罣给制住了,虽然是有些偷袭的成分,但帕罣能参加这次任务,身手绝对不弱,却丝毫没有反应过来,足见夏冬阳的身手。
    夏冬阳之所以出手,固然是帕罣三番四次的挑衅,但也想杀杀这些人的气焰,斯科特继而说道:“夏,有话好说,先放下他再说!”
    夏冬阳一挥手,帕罣落在地上一个踉跄,愤怒的就要向夏冬阳冲过去,不过,斯科特却是一个眼神甩了过去。
    帕罣立时就萎了,而后如毒蛇一般盯着夏冬阳说道:“你们大夏人就只会偷袭,上不得台面,瞧瞧你们的传统国术,被自家的人都玩坏了,有本事就和我正面打!”
    显然,他是想要激夏冬阳出手,那斯科特立时说道:“现在不是打的时候,等会出去随便你们怎么打!”
    帕罣抬手指了指夏冬阳,沉声说道:“你最好留着命出去,到时候我一定将你给打趴在地上啃泥!”
    夏冬阳只道:“不用等出去,既然你想打,我就给你机会,出手吧!”
    帕罣一听,眼中神色兴奋不已,却还是看向了斯科特,斯科特是点了点头,看着别人打架,而后从中获利,这向来都是m国的作风,夏冬阳更是不觉得奇怪。
    帕罣得到许可后,摆了个架势,一拳就向夏冬阳胸口砸去,夏冬阳脚步一错,右手一抬,一把就向帕罣的脖子扣去。
    动手就直接扣脖子,这是无比的蔑视,帕罣心头顿时大怒,抬手猛力横砸向夏冬阳的手肘关节,出手十分的狠辣,若是被打中的话,手臂当场就得废,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切磋,是想废了夏冬阳。
    夏冬阳手微微一转,轻松的躲开了帕罣的手,五指沿着之前的攻击路线,继续向帕罣脖子扣去,帕罣又是一拳,又被夏冬阳给轻松躲过,看着夏冬阳无线逼近的手,他面色一变,连连向后退去,双手齐动想要磕开夏冬阳的手,都被夏冬阳给巧妙躲开。
    这样退了五六步后,帕罣后背抵在了墙壁上,终究是避无可避了,夏冬阳再一次扣住了他的脖子,将他给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