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619章 青铜门

    能被选出来参加这次任务的,都是几个国中顶尖的单兵战力,面对毒气弹加上被封的困境,大家都是没有慌张,第一时间戴上了防毒面具,而后结队警戒着。
    其中一人说道:“这一切都是陷阱,引我们钻进这个困境中。”
    帕罣算是找到了机会打夏冬阳的脸,紧接着就说道:“都是这个大夏人,找到这个地方,依我看,说不定就是他泄密的!”
    这猪头,这时候还能说出这样的话,象国阿三都是抬举了,应该叫象国二货才是。
    京普立时说道:“外面都遭到了攻击,显然对方早就有准备,现在我们还是想想怎么出去吧!”
    帕罣冷哼了一声,说道:“你们分明就是一伙的,斯科特,抓住他们肯定能逼问出出口在哪里。”
    斯科特三人眼神转了转,虽然未必全相信了帕罣的话,但明显也有些动摇了。
    “咔咔咔!”
    就在这时四周的墙壁上传来一阵机械轮转的声音。
    夏冬阳头皮一紧,第一时间提醒道:“大家快找掩护!”
    话音一落,从四周的墙壁上,便露出十几个黑洞,里面分明就暗藏着火器。
    “突突突!”
    顷刻间,密密麻麻的火弹激射而出。
    好在夏冬阳几人刚才进来的时候,都是经验习惯性的看了可以躲避掩护的地方,一番震耳的射击后,空气中充斥着刺鼻的火药烟雾以及毒气,即便是夜视镜也无法看穿,大家也都没有受伤。
    “突突突!”
    斯科特当先向被封的出口射击,只见那门上溅起片片火花,没有丝毫被穿透的痕迹,显然,那是很厚的钛合金板。
    夏冬阳看了看四周的情况,抬手一指左边的墙喊道:“射击那面墙。”
    从这里的布局来看,那面墙应该不是承重墙,不会用钢筋混泥土结构,几人这时候也无暇多想了,纷纷调转活力,疯狂的射击那面墙的一处。
    果然,红色的砖屑不断的飞溅,转瞬就被轰出了一个大洞,夏冬阳一挥手喊道:“走!”
    而后领头穿了过去,瞥眼就见右面的通道中有人影,他快速一个滚身,连连射击,两个人影立时倒在了地上。
    其余人也都是快速出来,彼此掩护着,一行快速向通道深处推进,期间,也是遇到了七八人,但都被夏冬阳几人轻松的撂倒,毕竟,六人都是各国的精英,这会齐心合力,相互掩护之下,推进十分的顺利。
    这会有了些空隙,京普说道:“从对方的射击术来看,必然是‘罗网’的精英,我们这是找到‘罗网’的总部了。”
    夏冬阳几人也都有这样的想法,刚才一路过来,如果不是他们几人,换作其余人进来,只怕都会有所损伤。
    斯科特跟着说道:“也不知道这条地道还有多长,还有,‘罗网’在这里建这么一个基地,难道就只是为了敛财,刚才那个地方,应该并不是真正的核心地方。”
    听他这话中的意思,似乎并不知道‘元物质’的事情,夏冬阳倒是有些不相信了,m国会不知道?
    其余人也都没有说什么,显然,要不就是受了上面的命令,就是心怀鬼胎了。
    一行继续向前推行,大约走了有三十四米的样子,也再没有遇到阻击,却是发现了一道门户,从散开的门可以看出,是类似青铜的材质,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花纹,但应该是颇有些年代了。
    夏冬阳立时想到,之前刘老所讲述,父母当年执行的那次深海任务,也是这样类似青铜的门户,莫非,这里和当年那次深海任务有某些联系?
    思忖间,帕罣已然说道:“进去看看有什么。”
    显然,大家都有这样想法,斯科特只道:“为了避免刚才那样的情况,我们留两个人在外面。”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都是没有说话,那斯科特将眼神落在了夏冬阳身上,说道:“这个守在外面的人,我看就由夏你来吧,若是遇到有情况,以夏你的身手,肯定是没问题的。”
    好一顶高帽子,夏冬阳完全肯定刚才的想法,斯科特是带着任务来的,而且很可能就是要找‘元物质’,将他给留在外面,少了竞争力。
    夏冬阳猜测着,接下来他肯定不会让京普留在外面,果然,他念头刚一落,也不等他说话,斯科特就对那y国的大汉说道:“道恩,你也留在外面吧!”
    所有人都知道,俄国和大夏国交好多年,军事和治国理论方面也有很多交流,若是将京普给带进去,夏冬阳在外面也不敢做断后的事情。
    那大汉道恩点了点头应了下来,夏冬阳能说什么,就让他们进去看看吧,也就跟着点了点头,继而对京普示意当心。
    几人也没有停留,快速的进去了,夏冬阳与道恩站在门口,果然,立时就有脚步声传来,有人持着火器过来了,夏冬阳与道恩左右射击着,阻击了六人,不过道恩的左手臂却受了点擦伤。
    他也没在乎,转眼对夏冬阳说道:“夏,谢谢!”
    刚才若不是夏冬阳在关键时刻拉了他一把,只怕就不是这点擦伤了,夏冬阳摇头道:“没事,当心点!”
    二人在外面继续值守着,里面并没有任何动静,若非是在执行任务,道恩铁定不会只是这样简单的感激一声,夏冬阳瞥眼看了看里面,实际是很想进去看看,但也知道现在的局势,若他进去了,道恩一人真的未必能守住。
    这样又等了大约五分钟,斯科特几人走了出来,个个都是眼神怪异的看着夏冬阳,帕罣更是直接用火器指着夏冬阳,冷声问道:“说,你到底和这里有什么关系?”
    夏冬阳不禁一皱眉,怎么进去了一趟,似乎几人都变了,变得敌意浓烈了,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夏冬阳只好转眼看着京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