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9 硬了

    病态控妻(NPH) 作者:千酒

    谢思阳好气。

    这个人简直嘴上没把门,什么话都说。

    她力气不敌他,只好闷声别过头,表示抗拒。

    辛成阙看着她白皙的耳根那一点红,心中憋了许久的郁气,突然就散了。

    捏了捏她的脸,胸腔中的心脏跳得有点快:“你说说,被你叫硬了该怎么办?你该不该赔?”

    他笑得嚣张而恶劣,话里的那点意思谁都听得懂。

    她想躲。可她被他困在手臂与墙壁之间,连呼吸都躲避不了。

    僵持半晌,最后脸蛋发红:“不是我。”

    她听辛成阙暂时没有用强的意思,解释道:“你梦里的人不是我。”所以不该她来赔。

    辛成阙还以为她吞吞吐吐要酝酿什么大招呢,搞半天就是这样。

    “你说不是就不是啊,我那么好骗吗,你的奶我又不是没吸过。”

    谢思阳被他的满嘴荤话说得腿有些软,不说话。

    辛成阙低眸,看见她的唇。

    很软,跟她的人一样。被欺负了也不还手。

    他按捺不住地在她唇上亲了下。

    谢思阳吓了一跳,忙捂住嘴。

    她眼睛瞪圆,杏瞳中全是惊讶。

    辛成阙又亲,他亲得很重。一下一下,有的落在她脸颊上,有的落在她手背上。

    握在她腰间的手力道大到发颤。

    最后他强硬地掰开她的手,整个人压在她身上亲。

    属于青年阳刚而滚烫的胸膛,正不留缝隙地压着她。

    谢思阳被亲得喘不过气来,舌根都被吸到发麻,眸子也蒙上一层雾气。

    她不懂,辛成阙怎么每次亲人都这么狠。以前索取她的时候也是,力道又大又重,就像一头凶狠的狼崽子。

    他的手还扣在她的手腕上,头抵在她肩上喘着粗气:“我真的硬了。”

    见她懵懵的样子,他笑了:“不信你摸摸。”

    谢思阳还未反应过来,手心就触及一团滚烫。

    她又想骂他变态了。浴衣里头居然真空的。

    辛成阙摁住她要往回缩的手,笑得很痞:“想被我操吗,不想的话乖乖摸。”

    谢思阳很气,她笨拙地握住他的肉棒,在手心里毫无章法地摸了遍。

    他似乎很爽,唇贴在她颈间,呼吸很重,年轻的躯体绷紧了。

    一点一点地吸吮着她的脖子。

    她身子轻颤了下:“不要……”会有痕迹的,她还要参加表演。

    辛成阙抬头,看她娇羞的脸。

    他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倒是没有再作恶了。只是手中的肉棒涨得越来越大了,谢思阳努力忽视他灼热的目光,双手并用帮他摸着。

    当她摸到他顶端的小孔时,他的呼吸突然更重了。那种暧昧的喘息声,让她身体虚软的同时,又怕他真的不守信用会办了她。

    还好他今天泄得快。

    外头初雪洋洋洒洒,当她的掌心被一道白浊喷射到的时候她完全是懵的,反应过来后立即往他浴袍上蹭,然后脚步轻软地跑掉。

    大门被带开很快又被关上,隔绝了外面的冰冷。

    身体的欲望已经被解决了,心里却好像缺了一块。

    辛成阙看了那道门许久,半晌才把手放在胸膛上。

    那里,跳得好快。

    他避无可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