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01 楔子

    六宫无妃,独宠金牌赌后 作者:云沐晴
    六宫无妃,独宠金牌赌后,001楔子
    腊月初八,鹅毛般的大雪下了整整一天一夜,凤京被妆点得银装素裹,好不美丽。爱残璨睵刺骨的寒风毫不留情的刮过,人们瑟瑟抖的裹紧棉衣,步履匆匆的往刑场赶去。
    “皇上,时辰到了。”监斩官犹豫了一下后,躬身上前,对着面前一袭明黄龙袍的南风玄翌回禀。
    南风玄翌眼神微闪,目光落到刑场中央那抹与天地合为一色的纤细身影,薄唇轻启:“明潇溪,你还有何话要说?”
    跪坐在雪地中瑟瑟抖的女子,听到他清冷的话后,缓缓抬起头,露出那张苍白如鬼的丑颜,想要笑出声,却现唇角无法扯到最大,干裂的红唇冻得紫,微微颤抖:“无话可说。”一个已经被定为通敌卖/国的皇后,还有什么可解释的?今日她被当众处斩,家族所有人流放边疆,若说唯一能够让她留恋的,怕是只有她那还不满一岁的儿子吧?他会对他好的,是吗?
    南风玄翌眸光平静的看了她一眼,抬起右手,斩令毫不留情的丢出,随着斩令清晰落地,刑场内外,突然一片寂静,唯有那漫天飞舞的雪花在哗哗的下着。
    “斩!”良久之后,冰天雪地中传来一声毫无温度的声音,瞬间,刑场内外沸腾了
    直到这一刻,向来强大如斯的明潇溪,眼泪滑下脸颊,终于要结束了吗?抬眼望天,鹅毛般的雪花落入眼中,冰凉刺与泪水融为一体。
    成亲三年,她一直很幸福,真的很幸福,甚至也一度以为会就此快乐下去,却没想到,居然会被扣上这么一顶抄家灭族的罪名,通敌叛国?他还真是看得起她啊,居然为她安了这么大一顶帽子。男人,果然是信不得的!尤其是一国之君的他,即便是她的男人,可同时亦是无数女人的男人,纵然曾经独宠她三年,可如今,不也是随风而逝了?她是她的王,可他同时也是天下人的王,身为一国之后,居然通敌卖/国?这样的女人,他的臣民怎么可能容得下?
    她一手创办风靡四国的风尚阁,想要找到证据易如反掌,可她却选择了沉默,就算为自己洗脱罪名又如何?他若真的想让她死,可以有成千上万条理由,与其费那功夫,倒不如,就此死去,反正没有了爱,活着,已经没有意义。既然这是他要的结果,那么她成全他,他是她爱的全部,如果这样做能够帮他一统大业,她甘愿做那个遗臭万年的人。
    她凝视着他俊逸的容颜,依然是那样的霸气倾城,而她,在寒冷的腊月,却只有一件单薄的囚衣裹体,妙手芊芊,你可曾想到你会有这样的一天?缓缓闭上已经伤的支离破碎的水眸,心如止水的她耐心的等待着屠刀落下的瞬间
    然,下一秒,刑场内外突然闪出无数手拿长剑的黑衣人,他们快如闪电,几乎是眨眼间便已控制四周的侍卫,监斩席上的副官倒抽冷气,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果断下令:“斩,别让他们劫走这个妖后!”但,还是慢了那么一步,随着刽子手闷哼倒地,一袭黑衣头戴银色面具的男人翩然出现在明潇溪的身后,强劲的内力眨眼间粉碎手腕脚腕的铁链,一脸担忧的看着她柔声道:“娆儿,你怎么样?”
    明潇溪望着眼前熟悉的眼眸,吊着的一口气终于松下,软软瘫倒在他怀里,声音沙哑:“临儿,临儿他?”
    “放心吧,已经救出,累的话,就休息下,剩下的交给我,好吗?”男人声音轻柔,如一缕清风拂过,明潇溪扯了扯唇,微微颔首。
    男人凤眸微眯,冷酷阴冷的眸光落在正前方那始终淡定如一的明黄色身影上:“今天,咱们算算总账。”
    南风玄翌冷漠沉静的站起身,望着眼前浑身上下散着强烈杀气的银面男子,嘴角掠过讥讽:“怎么?姘夫这么快就上门了?”
    “姘夫?”女人即将闭上的双眸突然迸射出近乎绝望的光,原来,原来他竟然如此想,怪不得,怪不得当她身在冰冷的牢狱时,他甚至连一句话、一个眼神都吝啬给她
    强撑着几乎支离破碎的身体缓缓站起身,黑衣男子深不可测的黑眸闪过一抹杀气:“娆儿,你别去,这个畜/生,让。”“不,我们之间该有个了断,今日,是时候了”女人举着红肿不堪的手轻轻捂上他的唇,男人无奈叹气,强揽着她不堪一击的身体,缓缓转过身,看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上斩台的南风玄翌。
    眼前紧紧相依的两人,直直刺痛他的双眼,“两位好兴致,如此浓情蜜意,还真是羡煞旁人啊!”
    “够了,你说够了吗?”女人绝强的抬起
    校园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