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vip367 溪儿,对不起

    六宫无妃,独宠金牌赌后 作者:云沐晴
    “潇溪怎么会在北堂瓒手里?”
    “这件事说来话长,回头再跟你解释,现在,你先回京。”
    迟暮皱了皱眉,溪儿是北堂瓒的妹妹,他能对她怎么样?可看师兄的样子,又不像单单只是因为这个,这段时间究竟生了什么事,让师兄完全变了一个人?可如今形势紧张,也由不得他在这里拖延之间,无奈之下只得点头离去。
    南风玄翌立马召来黑雾,“除了这里,还有什么地方能够靠岸?”
    黑雾道:“再远就到西祈了,东翰仅此一个,其他地方不是悬崖峭壁就是岩石林,根本就无法靠岸。”
    南风松了口气,想到来时这里停靠的各方势力,不由蹙起了眉。
    到底是跟在他身边多年的人,见他蹙了眉,黑雾紧接着道:“其他不入流的势力已经被我们清除干净。如今留在这附近的除了我们外,就只剩下红楼与暗夜,凤凰楼与风尚阁一个月前不知是何原因统统撤了。”
    “红楼与暗夜现在有多少人?”这么巧?红楼和暗夜栓绑在一起?难道说,暗夜之主就是……北堂瓒?一想到这个可能,南风玄翌眉宇之间流露出一抹忧色,却很快一闪而逝。
    “人倒是不多,加起来不到三十人,但是,却各个都是好手,实力不容小觑。”
    “我们的人对上这三十个人,有多大胜算?”
    黑雾这才意识到不对劲,“因您出现在东翰的边境,我们害怕司徒寒会在这里使诈,所以此次带了百来号人,如果一百人对上三十人,胜算是极大的,这些人是我们精挑细选的,一点也不比他们差。”
    南风眼神微动,直接下令:“将这些人全部收拾掉,天亮之前,必须干掉!”
    黑雾倏地抬头:“主子,您这是……?”
    南风玄翌淡淡的一个眼神瞟过去,黑雾倏地闭嘴,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消失在岸边。
    南风玄翌飞身落在一棵大树上,慵懒的往树干上一靠,不消一会儿便听到耳边传来刀剑相击的声音,他眉眼半沉的望向前方漆黑如墨的海面,嘴角弯出一抹冷漠的弧度,北堂瓒,没有了助力,你还能带走她吗?
    三个时辰后,当东方露出鱼肚白之际,黑雾浑身是血的出现在南风玄翌脚下,闻着空气中浓烈的血腥味儿,南风下意识的皱起了眉:“都解决了?”
    黑雾颔首:“已全部解决,我们……损失一半儿。”
    南风淡淡的抬眼,声音冷漠:“接下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你们做好准备。”
    “主上……。”
    “朕的女人与儿子在北堂瓒的船上,一旦他们离开东翰前往北冥,那么……她即便不是细作,也会被认定细作,只不过,从东翰到了北冥,而已……,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黑雾这下才明白过来,“主上放心,属下等一定誓死夺回夫人与少爷。”
    “另外,附耳过来,还有一件事需要你尽快准备……。”
    看着甲板上眉头深锁的三个人,刁蛮、冰凝她们也跟着紧张起来,“他们在愁什么?咱们不是已经出来了?”
    冰凝没好气瞪了刁蛮一眼:“你这个没脑子的,你忘了南风玄翌缘何将我们困在阵法中了?他比我们整整早出一天,如今想必已经在岸边布置好了一切,正等着我们自投罗网呢!”
    “我们可以先绕道啊,难不成非要在东翰靠岸?直接开到北冥不就成了?”
    “说你没脑子,你还真是猪。先不说我们船上的食物和水撑不到北冥,仅是溪儿和娘亲,就无法耽搁,还有小临儿,你看看他整整瘦了一圈儿,整日闹腾,若是再不登陆,这些人头都要愁掉了。”
    “这小兔崽子,生来就是克我们的。简直跟他那个死鬼老爹一样的可恶,这几个晚上,可苦了我们了,你说,他是不是南风玄翌留在我们身边的小歼细?不折磨死我们他不甘心……。”
    清乐不赞同的敲了她一竹杠:“都老大不小的人了,和一个孩子置气,你也好意思?他如今才一岁,爹爹和娘亲却已经闹成这样,这小子将来也是个苦命的娃,你不心生怜悯也就罢了,还落井下石,有你这么做阿姨的人吗?”
    提到将来,刁蛮面容一滞,抿了抿唇,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清乐、冰凝见状,也难过的别开了眼。
    一个时辰之后,距离陆地不过一公里,站在船边,看着近在咫尺的码头,明潇飏有些不赞同的看着北堂瓒:“真的要这么做?你难道就不后悔?”
    “不是我想这么做,而是对方根本就不给我们留任何的余地。这么近的距离,为什么你我的人均没有任何反应?难道你还看不出些什么?他南风玄翌定然早就做好了准备,等待我们自投罗网。一旦我们几个对上他的人,就一定会有伤亡,现在这是非常时期,我不想让你们受到伤害。溪儿怎么说也是临儿的娘亲,虎毒尚且不食子,我就不行南风玄翌他能狠下心来处置了潇溪。再说,母后她到现在还未醒过来,我们必须马不停蹄的赶往南疆,如果在这里被绊住了脚,今后有我们后悔的。”
    明潇飏剑眉倒竖:“我不同意,让我将溪儿母子送到那个禽兽手中,那还不如一刀砍了我。”
    “你冷静点,表哥说的极是,现在是非常时期,应该非常对待,将来我们有的是机会夺回溪儿,但现在,并不是合适的时候。”
    “那什么时候才是合适的机会?难道你们还打算等到他拿刀架在溪儿脖子上威胁你我的时候才是合适的时候?北堂瓒,正因为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更应该将溪儿带走,一旦让他落入他的手中,我们未来的动作将会处处受限制,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溪儿是你的亲妹妹,南风玄翌现在不知道,并不代表他永远不知道,一旦被他知道了,你觉得这会意味着什么?威胁,你懂吗?威胁!”
    北堂瓒突然沉默了,他一眼平静的看着面前的海,感受着冷风刺骨的刮擦,良久,他缓缓的转过了身:“你说的对,与其将来处处受限制,倒不如今天拼死一搏来的痛快!”
    可惜的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就在北堂瓒他们做好一切准备踏上陆地的那一刹那,南风玄翌领着的人已将他们团团围住,而他的手中赫然举着当年潇溪研制出来的黑色球形火药,看到这个火球的瞬间,明潇飏的瞳孔瞬间一缩:“你想干什么?你知道这东西的杀伤力吗?”
    南风玄翌冷笑一声,面带嘲弄:“我怎么会不知道?如果这叙球此时此刻正前往北冥,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你在威胁我?”北堂瓒面色一变,眸底突地升起一团怒火。
    “是你在威胁我,只要你放了人,我可以立马取消命令。”
    “你以为你的话可信度有多高?你说你派人前去了,我们就应该相信?”刁蛮一脸怒气,她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这么痛恨自己的表哥,拿这些武器去伤害无辜的人,简直就是残暴,这样的人,怎配为一国之君?
    “那……大家不妨一起等等看。看是你们耗得起,还是朕等得起。”南风淡淡一笑,并不为所动。
    “你,你们……好卑鄙!”清乐嗤了一声,看向立在一旁的宁玉宸,眼底满是失望。
    宁玉宸坚毅的薄唇紧紧抿起,不去与她的眼神交汇,在这一刻,他也别无选择。
    “卑鄙?难道你们就不卑鄙了?挟持我的女人与孩子,这难道就是光明的行为?你们现在有两条路可走,一,不交人,但火药届时会炸在哪里,就不干我的事了;二,放人,大家全部安然无恙,甚至,你们的母亲还能得到最快的救治。该怎么选,我想,不用我教你们吧?”
    “你以为你得到了溪儿,就能挽回一切吗?”冰凝直视南风玄翌的眼睛,眼底满是嘲弄。
    南风玄翌漫不经心的抬起头:“这似乎就不是你能管的事了吧?”
    北堂瓒如雕凿般俊美的脸孔上阴晴不定,一双长眸微阖,透出一丝锋锐:“我同意。”
    “北堂瓒,你疯了!”冰凝急的直跳脚。
    “哥,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刚刚从船舱出来的北堂魅听到他的话,气的没晕过去。
    明潇飏眼神逐渐幽暗下去,深不见底,直到明潇溪的担架被放在南风玄翌面前,孩子交到他们的手中,他始终未开口说一句话。
    这样沉默的他,让北堂魅一度以为他气疯了,“喂,你,你没事吧?”
    明潇飏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给她,直接翻身上马,飞速离开。
    冰痕看了直摇头,“飏这次,恐怕是真的生气了。”
    刁蛮一记冷刀子飞过去:“换你,你心里能好受?这么多人连溪儿母子都保护不了,你让他怎么原谅自己?”
    北堂魅心里难过,看着北堂瓒同样一言不离去的背影,心里面宛若被人捅了一刀,痛的想要掉眼泪,溪儿……对不起,对不起!
    二更送上,今日更新结束。明日回凤京……(提示:可按←→键翻页)/book/207887/B&a /B& target=&_blank&&/B&&
    上一章节/book/207887/B&a /B& target=&_blank&&/B&&
    回六宫无妃,独宠金牌赌后书目#
    下一章节
    校园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