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综漫主FateZero]恩奇都_分节阅读_19

    接二连三
    来人正是Rider,征服王伊斯坎达尔。
    躲在他的身后,极力避免直视吉尔伽美什的妹妹头少年,则是这位征服王此次圣杯战争中的Master,韦伯.维尔维特。
    无法反抗非要往吉尔伽美什这边走来的Rider,韦伯勉强不让自己露出害怕的表情,偷偷地,快速地瞄了对面一眼……然后脸红了。
    Rider奇怪地看着突然抓得他更紧的小Master,莫名其妙地问:“怎么了?”
    “那、那个女孩子……”韦伯红着脸颤声回答,“也是Servant!”
    征服王抓了抓头发:“嗯……原来也是Servant吗?现在只剩下Assassin和Caster了吧?这位小姐是哪个职介呢?”
    恩奇都:“……”
    吉尔伽美什:“……”
    恩奇都的脾气,在大部分时间里,都是很温和的。
    在几千年前的乌鲁克时期,恩奇都最重要的工作并不是帮吉尔伽美什处理政务——而是阻止那些因为吉尔伽美什感到无聊而随意下发的劳民伤财又二到极点的命令,顺便还要在命令被他否决之后负责将其安抚过来,不要迁怒到其他人身上。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还能把吉尔伽美什的暴君形象给扭转一下,并且监督对方认真工作不要消极怠工。
    由于吉尔伽美什在臣民之前的形象是一个随心所欲的暴君,所以作为与之互补的恩奇都,形象就偏向于冷静温和,并由于敢于劝谏他人不敢冒犯的王而被那些臣民们崇拜感激。
    ——但这并不代表着恩奇都就没有脾气。
    在短时间内,被人接二连三地误认性别……他好歹也是曾经能六天七夜的男人啊!
    于是恩奇都笑了。
    他的笑容异常的灿烂,展现在那秀美的容貌上,杀伤力骤增。
    监视仓库战全场的恩奇都一口说出了Rider的身份:“征服王这是带王妃出来约会吗?真是善解人意啊。”
    韦伯先是被那美丽而耀眼的笑容晃得晕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哪里不对。
    一瞬间,韦伯竟然忘记了害怕,结结巴巴地反驳:“谁、谁是王妃啊?我是男的啊!”
    恩奇都维持着自己灿烂过头的笑容,语气平淡地说:“啊呀,原来你是男的啊,真抱歉,我没看出来,还觉得这么可爱一定是女孩子呢。”
    吉尔伽美什保持了高品质的沉默……尽管他很想吐槽,这里最没资格说这种话的人不就是你吗……
    Rider摸了摸下巴,终于看出了点苗头:“……原来你是男的啊。”
    “什、什么?男的?!”韦伯脸颊上的晕红瞬间消退,难以置信地提高了嗓门,“怎么可能!”
    恩奇都笑容的弧度更大了,只是气场有点压抑:“真不好意思,我的确是男的。”
    韦伯终于反应过来自己似乎有点过于激动了,于是声音又低了下来:“……抱歉,我不知道……”
    眼看着自己的Master越描越黑,再看看对面恩奇都满是黑气的笑容,Rider挠了挠后脑勺,决定转移话题:“嗯……我们先说正事吧。”
    旁观了自己挚友小小的报复行为,沉默了很久但存在感丝毫没有弱下来的吉尔伽美什冷淡地冲Rider点点头:“哪怕干扰本王的行程也一定要过来……Rider,如果你接下来要说的内容毫无意义的话,可就别怪本王——”
    “哎呀,别这么说嘛,Archer。”征服王豪爽地笑了几声,“我们双方都没有要在这里开打的意思不是吗?余也没有想要打断你约会的想法啊。”
    吉尔伽美什的神色中透出了几分不耐。Rider识趣地进入正题:“是这样的,余打算今晚去爱因兹贝伦城堡拜访Saber,顺便开个酒宴,你要不要一起来?”
    “酒宴?”吉尔伽美什的语气是没有掩饰的轻蔑。不过没等他拒绝,Rider就继续说话了。
    “虽然说是酒宴,不过是只有王者才能参加的宴会啊!”没有理会身边韦伯一脸‘你在说什么啊’几乎要晕过去的表情,征服王目光炯炯地看向吉尔伽美什,“以酒来一决胜负!如何,你要来吗?”
    恩奇都静静地等待吉尔伽美什的回答。王与王之间的事情,他并不方便插手。
    “哼,有何不可。”微微扬起下巴,吉尔伽美什用一种理所当然的傲慢口吻说道,“本王已经知道了,你们可以离开了。”
    Rider完全没有在意吉尔伽美什的语气。他听到回答后,又看向恩奇都:“这位……余感觉不到气息的,应该是Assassin吧?你……”
    “他当然是跟本王一起。”吉尔伽美什现在的不耐烦已经是刻意表现给对方看的了,暗示对方赶紧离开。
    “Rider……我们先走吧。”韦伯首先承受不住吉尔伽美什眼神带给他的压力,找理由打算拉着征服王离开,“就算是酒宴,你也要有酒才行啊!”
    于是征服王吞下了自己原本要说的话:“那么余就先去准备了!”
    吉尔伽美什不置可否。于是对方一转身恩奇都就立刻拉着他前往了甜点屋去喝下午茶配甜点。
    “这个、这个、这个……这些!还有这边的!都给我来一份!”恩奇都在菜单上指指点点,后来干脆划了一页告诉他们全要。
    服务员以一种难以形容的表情看着恩奇都,小心翼翼地提醒对方注意一下,免得以后出了问题来找他们:“那个……小姐,我们店的甜点……卡路里不是很低。”
    恩奇都:“……”
    吉尔伽美什:“……”
    这是今天的第几次了?
    吉尔伽美什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在恩奇都之前开口了:“没关系,你都给他上吧。”
    服务员的视线转移到了这位看起来年少多金的俊美外国人身上,缓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他’而不是‘她’。
    于是服务员的目光变成了震惊,迅速记好菜单然后回到了岗位。
    “喂喂,你们看到那一桌了没有?”
    “嗯?金发美男那桌?出什么事了吗?”
    “绿发美少女那一桌是吧?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