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四章 嫁人是为了啥

    对于这个认识问题,小暖觉得有必要跟娘亲好好地谈一谈。
    “娘说女人嫁人是为了什么?”
    秦氏理所当然地回答,“为了有个依靠,过好日子!”
    “那您依靠到了吗?”
    “......”
    “您嫁过去后,过过一天舒心日子吗?“
    “......”
    “如果我有能力养活自己,为什么要嫁人?嫁过去要伺候男人、伺候公婆甚至家里的鸡鸭猪养,吃苦在前吃饭在后,我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为什么找不痛快去嫁人啊?”
    “......”
    秦氏忽然觉得女儿说得很有道理怎么办,可女儿就这样自暴自弃要当一辈子老姑娘她就觉得不对,急出一脑门子的汗。
    陈小暖脸上一本正经,“所以咱仨行的正走的直,该干嘛干嘛,该去哪去哪!别人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咱过自己的日子为自己活着,管他们干什么,您说对不?”
    秦氏终于想清楚一点儿,“不对啊小暖,你爹是个负心汉但娘也是嫁给他才有了你们俩,如果不成亲,哪来的孩子?女人如果没孩子还能算个女人?”
    果然是传宗接代的思想太根深蒂固了,陈小暖也不打算全盘否定娘亲的想法,“娘说的对,生儿育女的确不错。所以如果真能遇到值得托付终身的良人,该嫁还是得嫁的。”
    秦氏脸色多云转晴,却又听女儿话锋一转,“但是,如果一个男人会因为听别人几句风言风语就动摇了娶您女儿的想法,您觉得这样的男人能嫁吗,以后遇事能靠得住吗?”
    秦氏立刻摇头,“不能!”
    陈小暖弯起眼睛笑了,“娘,女人没有男人也能活得好好的。您且等着女儿给您挣下家财万贯,招赘个好夫婿上门,让您儿孙满堂享清福吧。自今日起,娘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别管别人看着怎么样,该不该的。对了,娘有什么想去的地方不?”
    秦氏彻底被陈小暖拐走了,眼睛一亮道,“娘听说青鱼湖的荷花六月开得特好,在湖上撑小船能在荷叶下穿行,能随手摘莲蓬吃,还能飘飘荡荡地在小船上睡觉,也不晓得是不是真的......”
    陈小暖小手一拍,做出决定,“好!后天咱们仨就去青鱼湖玩儿!”
    “汪!”耳朵极灵的大黄不干了。家里人都出去,丢下它一只狗算怎么回事儿?、
    陈小暖笑道,“大黄也可以跟着!”
    “汪,汪!”大黄满意地闭上眼睛继续泡澡。
    陈小草跑进厨房问娘亲关于青鱼湖的事情,秦氏滔滔不绝地给她讲着自己听来的点点滴滴,小草的眼睛便放了光,“小草好想去,小草出了去趟京城,还没出过村子呢......”
    陈小暖也含笑听着,她前世喜欢游泳,大夏天水滑过身体的感觉实在是......想着想着,陈小暖也迫不及待了。
    不过以这里的风俗,女娃子不能下水游泳的吧?
    要不,换成男装去?小暖捏着小下巴开始琢磨了。
    茄子是昨日刚买的,一文钱三个,这里不用农药化肥和各种乱七|八糟的植物催熟剂,只是蒸熟后加蒜和盐巴,再点两滴香油,居然好吃得让人吞舌头。
    陈小暖很给面子的把碗跳得比喝肉粥的大黄还干净......
    大黄喝完一大盆加了一点包子馅肉渣渣的粥,躺进它在梧桐树下水井边挖的避暑洞里睡觉,小暖母女仨也躺进挂了防蚊帐幔的坑上,美美地睡了。
    睡醒后,秦氏感觉到的是前所未有地舒坦。她倾耳听了听,觉得院子里太安静了,应该养几只鸡,哦,对了,还有猪......
    想着想着,秦氏就笑了,笑完又哭了,这日子真是太好了!
    小暖和小草醒后,三人出门去村南木匠韩三胖家,新锯开的木头香味儿,整齐堆积的木材靠边,院中间是新桌椅板凳木盆,满满当当地利利索索的陈列着。一看就知道这个木匠是个有脑子的,陈小暖不由得点点头。
    韩三胖从屋里快步走出来,犹豫着该怎么称呼跟陈状元合离的秦氏,嫂子?大姐,还是大妹子?......
    秦氏见了他也有点尴尬,陈小暖便直接开口了,“三胖叔做不做洗澡的大木盘,多少钱一个,几日能做好?”
    “打,打!家里就有做好的,我去拿。”韩木匠跑进西厢房,拎着一个做好的浴盘出来,“你看这个成不?”
    这浴盆看着就像个直径大了三倍的大号茶盘,但是这里人真的就是用这种盘子洗澡的,甚至连京城驿馆里也是。
    怎么洗?拿个小凳子坐在浴盘里,用水瓢舀水冲着洗!驿馆比家里高级一点的就是洗澡坐的小凳子不一样——人家的凳子面上有个洞,坐在这种像马桶圈一样的小凳子比坐在实板的小凳子上屁屁舒服些而已。
    小暖要的不是这种,她比划着道,“韩叔,我想要个高点的浴盘,比这个高好几倍,有这么高,再配个客栈里用的那种面上带洞的小凳子。能做吗,多少钱?”
    韩木匠看着秦氏,好心建议,“做倒是能做,不过那老高,除了废水没啥用,小孩子还容易淹着。”
    秦氏不知道女儿咋想的,但还是给女儿撑腰,“就要小暖说的那样的。”
    订好浴盆,秦氏又挑了几件家里必备的小物件,又给小草买个拿着玩的小木头人儿,才一起去南边的树林捡柴。韩木匠看着母女三人的身影不住地摇头,心说放着京城大好的日子不过,回来山窝窝里捡柴,这不是脑子有毛病吗!
    看着她们三个一走,跟在后边瞧热闹的村里人呼啦啦闯进三胖家,问她们刚才比比划划地说啥。韩木匠眼睛一转,神秘兮兮地道,“她们订了个洗澡的浴盘,这么老高!”
    秦三奶奶嘴巴张老大,“啊?这得多废水废柴啊!”
    韩木匠摆出一脸“你们有所不知,我是跟你们关系好才讲”的表情,弯腰凑近小声说道,“她们娘仨可是去过京城的,回来就订这样的高浴盘,你们说是为了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