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五章 再把你嫁出去

    各年龄阶段的吃瓜群众们同时瞪大眼睛,“难道是京城的贵人们洗澡用的?”
    啥也不知道的韩木匠可不会点破,“反正啊,我也要给我媳妇儿打一个......”
    秦三奶奶立刻抬起胳膊,“给我老婆子也来一个,我也享受享受!”
    “我也来一个!”
    “我也要一个!“
    “我也要,先给我做!“
    “还有我,还有我,韩三胖我跟你说,你儿子昨天到我家田里偷拔了好几个萝卜我都没揍他,第一个就得给我做!”
    “......”
    木匠韩三胖点头如捣蒜,“成,cd做,都做!”
    等韩木匠欢天喜地地把浴盆打出来后,发现这东西不像盘更像桶,为了区别于一般的浴盆,他干脆给这高腰浴盘取名为“浴桶”。于是这一刻,浴桶迈出了它风靡秦家村,闪耀大周朝的光辉伟大的第一步。
    当韩木匠把打好的第一个浴桶送到小暖家,并一脸和气说不要工钱料钱时,精明如小暖就立刻明白,自己的生意来了!
    对了对眼神儿,两个人都明白自己遇上了对的人。韩三胖坐到梧桐树下的井沿上与陈小暖保持视线齐平,笑呵呵地先开口了,“小暖,你还有啥想做的不,我给你做,多大的都不收工钱料钱,木头还给你用最好的。”
    陈小暖笑得异常开心,“多谢三胖叔,其实我见过的东西也就那么十几样,其他的都用不到,所以现在也没啥想做的,真的!”
    说真的就一定是假的,韩三胖满是茧子的大手压在膝盖上,实话实说了,“小暖啊,就你这个浴盘,不对是浴桶,你买了后光咱们村我就订出去二十三个,赚了点小钱。”
    想到钱,韩三胖实在忍不住,嘿嘿乐了几声才接着道,“你也知道我家里那俩崽子比猪还能吃,不多赚点喂不饱啊。还有这眼瞅着大业就到了读书认字儿的年纪,三叔也知道大业那猪脑子读不出啥名堂,可也得送到私塾里认几个字儿以后当木匠也好记帐,不能再像三叔一样画长短条条是不?你也知道读书老费银子了.....”
    声情并茂的韩三胖开始打亲情牌,陈小暖配合地不住点头附和,直到他说完了小暖才开口称赞道,“大业二业能投胎到三胖叔家里,真是他兄弟俩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韩三胖听得眯起眼儿,心里这个舒坦。
    又夸了几句,陈小暖话一转说到自己家,“可我和妹妹就没这福气啊。我爹娘合离了,我俩以后就指着我娘绣花养活着,别说读书了,饭能不能吃饱都不敢想,过一天算一天吧。”
    韩三胖故意提鼻子闻了闻从厨房里飘出的肉香,“你娘这是炖肉呢?”
    陈小暖苦笑点头,“是呢,我们刚搬过来想着请我外公和里正爷爷过来给暖暖灶。昨天我们去请了,他们二老的脸色都不好看,不晓得能不能来,我娘想着先把饭做上,万一他们能来呢......否则我们娘仨以后在村里,怕是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里正秦德不光是村里的头儿,还是秦家的族长,他能不能的确对这刚合离单过的三人影响很大,村里人可都眼巴巴地看着呢。既然有求于人,韩三胖大手一拍决定这个忙他帮了,“各家有各家的难处,你们也不容易。这样吧,我去我舅那儿走一趟,保证把人给你带过来!知道我舅来了,你外公估摸着也就来了。”
    陈小暖惊喜异常,“三胖叔,我都不到说啥好了。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碳难,您这份情我们娘仨记一辈子!”
    韩三胖大手一挥,“乡里乡亲的说这些干啥!我走了,待会儿给我也添副碗筷,早就听说你娘做饭好吃,今天我也腆着脸蹭点。”
    送走韩三胖,陈小暖乐呵呵地进厨房,“小草,你去外公家请二舅过来陪着里正叔喝酒。”
    陈小草立刻跑了出去。秦氏擦擦额头的汗,担忧道,“你韩叔去请,里正也不一定来的。”
    靠在厨房门上的陈小暖狡猾地笑,“只要听说里正爷爷来,我外公一定会过来,咱们的目标就实现了一半儿;就算里正爷爷不来,三胖叔也肯定会回来,他是里正爷爷的亲外甥,他来就代表里正爷爷来了,咱们的另一半目标也是实现了。”
    秦氏眨巴眨巴眼睛,“小暖,娘咋觉得你去了趟京城变得越来越像你爹了呢?”
    陈小暖胳膊一滑差点摔到油锅里,“哪像了,一点也不像!”
    秦氏真诚地说,“这个机灵劲儿呗,你爹机灵还会读书会交人,不像娘只会埋头干活,话都说不出一句囫囵的。”
    她这哪是像陈世美,是换芯了......她能在二十一世纪残酷的商场竞争中混得风生水起,当然得有点机灵劲儿啊,小暖往锅里添了一把柴,“娘刚才的话就说得挺好,只要你肯开口说就会越来越好的。我吧,以前也挺机灵的,就是不大爱说,在京城撞破脑袋后想明白不少事儿,咱不能总吃哑巴亏啊。”
    秦氏非常赞同,“以后你也带带小草,别让她跟娘一样。”
    “娘放心,不光是她,我连娘一起带出来!”陈小草信心满满,论怎么把新入职的小百花带成办公室白骨精的心得,她能出好几本书!
    “娘老了......”秦氏还没说完,院里的大黄就叫了起来,小暖的两个舅舅和外公都来了。
    小草蹦跳跳回厨房继续吃东西,大舅秦正埔往堂屋看了看,又满院子踅摸一圈,沉着脸站在厨房门口质问自己的大妹,“里正叔呢?”
    心虚的秦氏强撑着道,“村南的韩木匠去请了。”
    秦正埔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了。
    秦三好站在厨房门口,语重心长地道,“昨天祖谟他娘的话你也听到了,人家回来是静养顺带教导小暖和小草的,你别整这些幺蛾子,再折腾下去人家连这俩孩子也不要了我看你咋办。是个人就得任命,祖谟是委屈了你没错,但他现在是状元,你跟他们家过不去不是自找不痛快吗?以后你安生呆着,过阵子这件事儿消停点了,爹给你找个远道的好婆家嫁过去......”
    秦氏吓得手里的铲子掉在地上,“我不要嫁人!爹前几天才说让我立女户关起门来过日子的,娘还说我这样的就算想嫁也没人要,怎么转眼的功夫就又要把我嫁出去?”
    秦三好不自在地别开眼,“此一时彼一时,反正爹娘都是为了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