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六章 当尼姑去

    陈小暖的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拿我倒要问问外公,今天跟前几天哪里不一样了?”
    她不说话还好,一开口秦三好的火气就上来了,“不是外公说你,以前好好的个闺女,咱么现在跟三姑六婆一样牙尖嘴利的,你这是从哪儿学来的?”
    “我奶奶教的啊。”陈小暖答得理直气壮。
    陈祖谟的娘亲皮氏的确是个能说会道的,秦三好被噎得哑口无言。
    “外公别嫌我话多,如果不经大脑脱口而出,“你咋知道的?”
    果然猜对了!陈小暖冷笑一声,“是个人就看的出来!我娘是您的亲闺女吧?您要是真为了我娘好以后就别管我们了,行吗?算我求求您了!”
    门口的秦正田脸色也非常难看,“爹,你什么时候跟陈家婶子见过了,她许给你啥?”
    秦三好回头就吼,“我是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我能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们!当爹娘的啥时候不是盼着孩子们过得好?女人长大就该嫁人过日子,否则以后爹娘死了你也老了干不动了谁养活你,指着两个嫁出去的闺女吗?”
    秦正田听明白了,“陈家又拿大郎和二郎的学业威胁爹了?我这就去把二郎领回来,这书读得丢人现眼,还不如不读!”
    “你给我站住!”急眼的秦三好大吼一声。
    刚进门的韩三胖吓得浑身胖肉一抖,“站着呢。”
    随后要进门的里正秦德脸更长了,“不想叫我来就明说,到门口了又不让进去算怎么回事儿!”
    窝里横的秦三好见到里正,立刻怂了,笑着迎上去,“我在骂正田,你们快进来坐。”
    见韩三胖真把里正请来了,秦正田勉强挂笑迎上去,秦氏和陈小暖也从厨房里迎出来。
    韩三胖冲着小暖挤眼睛,“我舅早在家等着呢,......姐,饭快成了不?”
    他特地回去问过他娘,娘俩捣鼓了半天才算明白秦氏比他大仨月,这称呼总算是有了。
    秦氏立刻忙活开了,“好了!二弟请里正叔到屋里坐,小暖上菜,小草拿筷子!”
    里正秦德坐在堂屋八仙桌的正位上,秦三好在左,韩三胖在右,秦正田在下手作陪。虽然其他三个都脸色不好看,但有韩三胖在场面就不会冷,陈小暖放心地退回厨房,只要他们坐下吃口饭,这事儿就算成了。
    秦氏的手艺好,有秦正田和韩三胖劝着,不知不觉地把八盘菜吃了个差不多,酒也喝了两葫芦。吃饱喝足了,秦德的脸色也好看不少,终于开口要摆明他的态度了,“一笔写不出俩秦字,我能不向着咱本家人嘛?不过我的话可得放在这儿,胳膊拧不过大腿,陈祖谟现在身份不一样了,我在他面前都矮一大截,更何况是你们?”
    垂手立在门口的秦氏点头称是。
    “一日夫妻百日恩,就算合离了也别当仇人。你只要不找事儿,平平安安总是有的,就算不看你的面子,他也得顾着俩孩子不是?”里正叹口气,“真不知道你咋想的。”
    还年纪小不懂事陈小草咬手指头望着桌上见底的盘子咽口水;秦氏握紧拳头咬紧牙,红着眼圈硬生生地,继续点头;气成刺河豚的陈小暖可忍不下去,“里正爷爷,我们娘仨就是想安生地过好日子,只要他们陈家不找事儿我们一定不去招惹他们!”
    醉酒的秦德瞪起眼睛,“什么叫他们陈家?你不姓陈还是小草不姓陈,那是你爹!他苦读二十年好不容易考上个状元,想舒坦舒坦咋地了?你还小不懂事,男人但凡有那个能耐,谁不想三妻四妾的,要是我中了状元......”
    陈小暖真想一脚把他踹出去!
    韩三胖见舅舅的话越说越没边儿,立刻站起来打个酒咯,“不能再喝了,醉半道儿上可得让村里人笑话一年的。我也喝大了,正田把我舅送回家去吧。三好伯就得麻烦姐和小暖送了,姐这饭做得真好吃,我这肚子有福气了......”
    韩三胖和秦正田架着满嘴胡话的秦德走出大门,脸色都没见红的秦三好在大门口停住,回头对女儿道,“不用送,你德叔话糙理不糙,你琢磨琢磨,等过几天......”
    “爹,我绝不再嫁,如果您给我说媒,我就带着俩孩子绞了头发住到尼姑庵去!“秦氏也发了狠。
    秦三好瞪了她一晌,突然说了一句,“咱们这儿没有尼姑庵,庙里只有和尚,人家不收你们。”
    外公也喝大了吧,陈小暖差点破功笑出来,“反正外公记得你找什么人家我娘都不嫁就得了,娘和小草收拾碗筷,大黄跟咱去送外公!”
    秦三好现在最腻歪陈小暖,一甩胳膊就大步出门,“不用,我可没个狗外孙!”
    这绝对是喝大了,陈小暖和大黄在后边溜溜达达地送了秦三好回家,又加快脚步往自己家赶,就怕她娘亲想不开又钻牛角尖。
    哪知道回到家却见娘亲和小草喜滋滋地坐在凳子等她开饭,桌上也是刚才那八个菜,这是秦氏留下来的,虽然每个不足四分之一盘,但也足够她们母女吃的。
    见姐姐终于回来了,小草迫不及待地递给她一双筷子,又眼巴巴地望着娘亲。
    “你们俩今天一个帮娘洗菜一个帮娘烧火,都辛苦了,吃饭吧。”秦氏先夹了一根炒肉丝放在小暖的碗里,又夹了盘子里仅有的一大块金黄的炒鸡蛋给小草。
    小暖也给娘亲夹了一块红烧肉,“娘做这么多菜,最辛苦。”
    “谢谢娘!”小草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见娘亲终于把第一口菜放进嘴里,迫不及待地埋头开吃。
    待盘子里的东西都打扫进肚子,小暖才懒洋洋地靠着椅子道,“娘别把外公的话放在心上,咱们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秦氏乐呵呵的,“没事,我觉得绞了头发当姑子挺好,我也不去庙里就在家,闲着没事敲敲木鱼,啥也不耽误,还落个清静。”
    小草伸出油乎乎的小手扯了扯小脑袋上的小揪揪,“我也要,没头发凉快。”
    陈小暖一口水喷在桌子上!
    别啊,刚出陈家才两天,怎么又要集体遁入空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