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八章 王八精

    清凉的湖水在下,巨大的荷叶在上把骄阳挡住,送来阵阵清亮。
    迎着荷花香,一艘快舟无声划近,趴在船上闭眼假寐的大黄支起耳朵转了转,睁开狗眼。
    正好对上一双湛湛有神的凤眸,大黄毛一炸,抬起狗头,狗眼也睁大看了一会儿,然后收毛闭眼低头,继续睡觉......
    做小厮打扮的木开顺着三爷的目光,看到半个黄乎乎的狗头和船上躺着的一大两小,夸张地伸着手指比划,“三爷,这是城边破庙里拍黄瓜的那个......”
    三爷的目光凉飕飕的,木开立刻闭上嘴拉住身边的玄其,眼睛眨啊眨地装无辜。
    玄其也认出了那个熟悉的狗头,“就是那只狗。”
    三爷未开口,他身后转出一个半大的少年,明眸皓齿,修眉端鼻,如同玉雕般让人见之欢喜。他好奇地探头向前看,“什么破庙,什么黄瓜什么狗,哪只狗?”
    大黄又不耐地抬起狗头瞪过去。快舟上的少年趣味十足地摸着下巴连连点头,“好狗啊好狗,能出大半锅肉——”
    听到有人要吃它,大黄立刻不干了,站起身前腿压低,威胁地呜呜几声。睡得迷迷糊糊的小暖被大黄吵到,抬小腿把它压倒,搂着妹妹继续睡。
    大黄在主人的腿下乖乖趴着,气势顿时矮了好几层楼。
    快舟上的英俊少年张就要爆笑,木开立刻捂住他的嘴,“小爷!您忘了咱是来干嘛的了?捉匪啊,您这一嗓子出去,匪就飞了!”
    英俊少年扒掉木开的臭手,趴在三爷背上无声大笑。
    三爷扫了他一眼,又看看船上睡得自在的母女仨,没有任何表情。
    在湖面上飘飘摇摇着睡了一个美觉的小暖伸懒腰坐起来,这日子真是太舒服了!
    如果能下水玩会儿就更舒服了!
    小暖看了看娘亲,还是放弃吧!不过,她踢了踢睡成死狗的大黄,“要不要下水玩会儿?”
    大黄抬起头,吐出舌头。
    “去抓几条大鱼上来,晚上喝鱼汤!”
    大黄狗眼发愣,抓鱼,它?
    小暖眯起机灵的大眼睛,“你该不会抓不到吧?”
    大黄不服气地站起来后脚用力一蹬,跳进湖里溅起的水花落了小暖一身一脸。秦氏和小草也被惊醒了,抬头见荷叶间闪耀的日光,“下雨了?”
    小暖抹去脸上的水珠,“没,大黄跳水里去了。”
    小草扒着船四处找,秦氏奇怪地坐起来问,“它跳水里去干吗?”
    “谁知道呢。”小暖懒懒地躺在船上,“可能是想游泳吧。”
    露出水面的大黄汪汪叫了两声,声音还透着那么点委屈,小暖勾起嘴角。
    事实证明,陆地上的牛哄哄的大黄到了水里就牛不起来了,几次扎进去全无收获后,垂头丧气地扒拉船边让小暖拉它上去。
    小暖叹口气,伸手把落水狗拉上来,哪知道用力过猛船身一歪,妹妹小草掉进了湖里!
    “小草!”秦氏慌得伸手去抓也差点掉下去,小暖立刻把她按住,“娘别动,大黄去把小草托起来,我下水!”
    大黄立刻扑腾过去托住小草,小暖脱去外衫和鞋袜跳进湖里,快速游到小草身边要把她送回船上。哪知不会水的小草居然一点也不害水,搂着大黄的脖子咯咯笑,“我要在水里玩会儿,好好玩儿。”
    晒了一天的湖水温度正好,小暖干脆让她四肢放松躺着,自己拉着她在水上漂了一会儿才托她上去,顺便连比妹妹沉了许多的大黄也弄上去。
    “小暖,你咋会凫水了?”秦氏心惊胆战地伸着船桨随时准备把女儿拉上来。
    以前的陈小暖不会水,但她会啊。小暖笑嘻嘻地,“去打猪草时偷学的。不急,既然下来了我看能不能抓条鱼上去!”
    说完,小暖深吸口气猛地扎入水中。未被污染的湖水清澈,几条小鱼快速游过,大鱼却一条不见。小暖又往下潜了几米,一定摸条大的去笑话大黄。
    远处有黑影晃动着靠近,小暖一喜刚要靠过去,忽然瞪大眼睛快速翻身,破水而上,借着这股冲劲扒住船舷一跳,落入船中!
    小暖平复剧烈的心跳,才小声笑着对娘亲和妹妹道,“看不到鱼,想吃咱们待会儿买两条。”
    秦氏和小草对鱼不鱼的没感觉,只要她平安上来就好,大黄却咧开狗嘴吐着舌头笑了。
    忽然,它翘起尾巴转动耳朵,压低前腿望着水面,小暖也伸手把船桨抄起来,紧张望着水面的波纹。她看清了,那游动黑影看姿势不是鱼而是人,水底居然有人!不管他们是干嘛的,藏在水底就是不想让人发现,也不知他们注意到自己没有。
    “小暖,咋啦?”秦氏立刻抄起另一根船桨跟女儿背靠背地站在船上,紧张起来。
    小暖眼珠一转,大声道,“我在水底摸鱼的时候远远望见几只老鳖,个头足有磨盘那么大,怕是成精了,怕它们抓我就跑上来了。”
    水里忽然翻上几个气泡,藏在船底的家伙差点被小暖的话呛死,一口气憋不住了。
    “汪!汪!汪!”大黄冲着水泡狂吠,声音含着十足的震慑力和,紧张。
    听到愤怒的狗叫声,埋伏在远处荷叶中的玄其立刻禀告,“三爷,大黄机警,它一定是发现了非同寻常之事,且让它觉得危险。”
    英俊少年立刻追问,“大黄是谁?”
    玄其耐心解释,“正在叫的那只狗。”
    少年目光大亮,“那还废什么话,赶紧过去瞧瞧啊,没准儿咱们要找的人就在那儿呢!三哥?”
    三爷想了想那条还算不错的狗,示下,“玄其去,注意隐藏行踪。”
    “是!”玄其踩着一块木板,飞速而至。就听小草指着越来越多的水泡,兴奋地喊,“姐姐,老王八精要上来了吗?”
    小暖神情郑重地把妹妹按在船中,“是鳖精不是王八精,你藏好,老鳖精最喜欢小孩子了!”
    玄其身子一晃,却又听秦氏又耐心地讲,“小暖,王八和鳖是一种东西。”
    水下的家伙憋得翻白眼,木板上的玄其也被这母女仨震得气息不稳,差点栽进水里。
    机警的大黄转狗头望过来,然后,狗眼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