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九章 摸个王八炖汤

    又见到这个跟过自己几天,所以气味熟悉的缩头乌龟,大黄摇着尾巴呜呜几声,伸爪一指冒泡的湖面。
    紧张的小暖没有发现大黄的不同,只是举着船桨准备有人冒出来她就以打地鼠的速度全部敲回水里去!
    蹲在荷叶下木板上的玄其看清大黄的动作,抽抽嘴角,这意思是让自己去吗?
    也罢!他用嘴叼住匕首无声入睡,一眼就发现小船底下长余深,有个快要憋死的腿抽筋的青衣人正在努力自救,他立刻飞速潜过去,把青衣人打晕拖走。
    水下终于没有水泡再冒上来,大黄也不叫了。
    小草失望地转头,“那王八精不来了?”
    “来了干嘛,你以为还能炖汤啊!”小暖迅速穿好衣裳,向湖边高高挂起的指示方向的彩旗划去。等她们三人一狗踩在实实在在的岸上,满耳朵热闹的叫卖声时,陈小暖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下。
    刚才水下冒出的泡泡应该是有人在她们船下偷听,应该是自己的胡言乱语把他匡了回去,还好,还好!
    小暖缓过神儿,好奇问道,“娘,鳖和王八真的是一种东西吗?那干嘛又叫鳖又叫王八?多麻烦啊!”
    不等心疼数钱的秦氏开口,租船的大叔就主动给小暖解惑,“鳖就是王八,有钱人叫鳖,没钱人叫王八。明白了不?”
    这是在骂人吧,是吧?是吧!小暖嘴角一抽,“明白了,就像您租的这船,租给有钱人就叫柳叶舟,租给穷人就叫猪槽船。”
    大叔挑挑拇指。
    忽然传来少年的朗笑,“大叔,这猪槽船怎么租?乌某想到水中耍耍,顺便摸几条鱼和王八上来炖汤。”
    大叔回头,见一衣着富贵的英俊小公子独自一人站在岸边,头立刻晃成拨浪鼓,“天快晚了,现在只收不租了!”
    少年展开山水扇摇晃几下,“无妨,某去去就回,十两银子如何?”
    真是要老命了!一边是银锭子,一边是富贵人家偷跑来瞧稀罕的小少爷......大叔挣扎一阵儿,转头不去看那白花花的银子,“这位公子,小老儿该收摊回家吃饭了,再不回去等我家的老婆子找过来就得一顿好打。”
    “原来船大叔是个怕老婆的。”回来交船退押金的游人们发出一阵哄笑。
    小草凑到长得异常好看的少年跟前,抬起小脑袋比划着讲,“湖里没有鱼,只有王八精,这么大!”
    少年垂下微微上翘的桃花瞳看着小草,感兴趣地追问,“这位小妹妹瞧见王八精了,真有那么大?”
    周围人的目光都落在小草身上,她有些紧张,“我没瞧见,是我姐......”
    小暖立刻拉回妹妹,“是我骗她玩的,不过您还是明早再来吧,免得大叔挨打。”
    少年继续看着小草好奇地问,“真没王八精?”
    “没有!”小草坚决摇头,“我姐骗我玩儿的!”
    ......小暖想叹气。
    少年失望地低下头,让围观的人不由得跟着心里一揪。不想,少年又抬起灿烂的笑脸,把十两银子递到小暖面前,“这位小姑娘,乌某总不能白来一趟,你采的莲蓬够大,不如卖与某吧?”
    小屁孩一个还称什么某!小姑娘你个头!心中吐槽的小暖把莲蓬藏到身后道,“不成,这是给我舅采的,不能卖给你,多少钱都不卖。”
    说完,她似乎怕他过来抢,拉着娘亲和妹妹就走。少年看着她们的背影,落在小暖湿着的长发上的目光,不由深了。
    这个小姑娘,满聪明嘛。
    秦氏一边走一边心疼钱,“十两银子呢,卖与他多好,咱们在湖边再买几个也成啊。”
    小暖摇头,“十两不是小数目,您没见周围好多人眼巴巴地瞅着呢,那不是银子是祸水!”
    想到她们娘仨拿着十两银锭子被一群人追着跑的场面,秦氏吓出一身汗,“还是你想的周到。咱们快走,这一天又是王八精又是祸水的,待会儿先到庙里磕几个头点再回去。”
    身边人来人往的,小暖不能确定是否有人在跟踪她们,四处转转也好。
    “娘,庙门口有好吃的没有?”
    小草立刻瞪大眼睛听着,大黄也抬起头。
    小暖摸了摸大黄湿乎乎的脑袋,“庙门口都是素的,没有肉。”
    “我记得庙门外东侧有一个饸饹面摊不错,不晓得还在不在。”秦氏许久没进过城了,上次吃那家饸饹面还是怀着小草来还愿的时候。因在庙里求了跟上上签,解签的师傅说她这一胎必将飞黄腾达,婆婆开心才给她买的。
    到城东的庙门口时正是申时,是农家吃后晌饭的时候。庙门口那家饸饹面摊还在,生意相当好。
    三人迫不及待地进庙里烧了三株香后,要了两大碗饸饹面坐下刚要开吃,忽然就有人从小暖背后伸过来要夺她的筷子。小暖下意识地一手肘用力怼过去。
    “哎呦!”大舅母张氏坐在地上,捂着肚子疼得呲牙,十岁的秦大妮上前把娘扶起来,狠狠盯着小暖三人。那表情就像她们仨对她做下恶毒不容宽恕的事,她恨不得把她们活活咬死才能解气。
    小草吓得缩进娘亲怀里,大黄也感受到秦大妮的恶意,站起来挡在桌前,随时准备战斗。
    “哎呦你个没良心的,用多大劲儿啊!”张氏拉着女儿坐在小暖身边,回头招呼卖饸饹的老爹,“再来两大碗饸饹,摊俩鸡蛋!”
    “我们的面已经给过钱了,”小暖头一转对老爹喊道,“她俩跟我们不是一拨的,她们自己付面钱。”
    张氏想占便宜的心思被小暖拆穿,气得拍了四个铜板在桌子上,“怎么滴,老娘自己给钱!就你们这穷酸破落户才会连两碗面钱都要算计。”
    秦大妮坐下后继续用眼睛向着陈小暖和秦氏扔飞刀。以前的小暖跟秦大妮不对付,现在的小暖看她的模样更是影响食欲。小暖扫了一眼桌子上铜钱,喊道,“她们少给了两文!”
    面容憨实、目光精明带笑的老爹快步过来,弯腰伸手,“这位大嫂,面三文一碗,共六文。”
    张氏恶狠狠地瞪了小暖一眼,又掏出两文钱拍在桌上,“快点上,饿死了!”
    “得嘞,您二位稍后!”卖面老爹得了钱,转身继续忙活。
    秦大妮提鼻子用力闻闻,目光落在陈小暖的湿头发上,用帕子捂住嘴尖叫,“什么味儿,臭死了!
    奶奶的,没完了!小暖眼皮一抬,“你们俩别跟我们一桌,你们在这儿你们影响我的胃口。”
    张氏刀子一样的薄唇张开就骂,“老娘想坐哪儿就坐哪儿,你还......”
    “大黄,我数到三她们不起来,你就把她们的裙子撕了!”小暖戳戳筷子,慢悠悠数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