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番外4 二郎

    “乐安伯府的姑娘?”小暖往上托了托儿子,“顾正西的侄女,哪个?”
    提到乐安伯,大伙第一个想到的都是顾正西,没办法,这家伙跟柴智岁一样混一样有名。
    当然,作为京城混迹二三十年的老混混,这厮跟柴智岁一样有眼力,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属于大错不犯,小错不断,好出风头哗众取宠之流,是典型的富贵人家不学无术的浪荡子,啃老族。
    他是小暖店里的常客,最喜欢花大把银子买店里的新款衣裳出去招摇。所以,比起乐安伯家那位名声和才情都不错、性好山水的长孙顾宁中,小暖更喜欢这个混混顾正西。因为,顾宁中没照顾过她的生意。
    三爷把儿子接过来,在小暖怀里老老实实的小子,到他怀里就哼哼唧唧,三爷任他哼唧,“顾宁中的胞妹。”
    “顾宁中有几个亲妹妹?”顾家儿孙满堂,小暖还真搞不清楚,转头看翠巧。
    翠巧立刻道,“顾公子有四个妹妹,胞妹只有一个,名为顾惜笙,今年十五岁,未婚配,听说志趣喜好与她的兄长差不多。”
    木开见翠巧也能把京城各家的情况记得这么清楚,升起了危机感,决定回去还要下苦工功。
    小暖点头,“听着与安歌挺合适,我与母妃、娘亲去会会顾家的女眷,看看什么做派。二郎呢?”
    三爷道,“二郎置身事外,走马观花。”
    回到晟王府后,华淑叫了安歌去问话,小暖叫过二郎,“可有相中的?”
    “没有。”已经比小暖高一截的汉子,提到娶亲的事儿,脸臊得通红。
    长大了的二郎与他爹越来越像,话少,眼亮心明,踏实可靠,二十岁的他,已经跟着商号走遍了大江南北,见过了许多市面,难能可贵的是他还是这么朴实,所求不多,知恩图报。
    他与展宏图、展潜、李麦穗、大牛和阿妞的哥哥刘甘霖几人,是小暖着力培养的生意接班人。展宏图、展潜和刘甘霖三人走的是店铺营生,而二郎、大牛和李麦穗是打理秦氏名下的众多田庄。他们肯下功夫,发展得都不错,没有辜负小暖的一番心血和信任。
    小暖含笑,“没相中就没相中,这是一辈子的大事儿,咱们慢慢找。”
    秦二郎如释重负,聊起今天让他震撼了无数次的芳园“小暖姐,皇后娘娘的芳园真好。”
    芳园已有上百年的历史,姚家重金买入给女儿当陪嫁后,又请无数能工巧匠花费心思修缮,乃京城名园之一。
    二郎眼睛明亮,“小暖姐,咱们南山坳,也该建个这样的园子,供去南山坳的女眷们歇息。”
    南山坳主打的是书院、作坊,所以坳里男人比女人多,但近两年携家带口过去的人越来越多,特别是那些读书人的家眷,平日在山坳里也没个去处,除了镇清寺和归阳观,只能在客栈里闷着。如果有个好园子,她们就有地方可去,这些人可不缺银子。
    二郎说起生意上的事,话就多了些,“虽然咱们南山坳的园子肯定及不上芳园,但只要比济县所有的园子都好,就有生意。咱们山坳中有能人,张观主可以看风水,云清先生可以题字……”
    小暖耐心听表弟讲完,首肯,“这事儿听着靠谱,你尽快写个计划书出来,下个月开大会时讨论。让三有哥帮你做预算,你要跟他好好学。”
    “嗯。”二郎憨厚地挠了挠头,算账这方面,他确实还需要跟着张三有学,“姐,咱啥时候回去?”
    小暖生了承通后,还没回过南山坳,前后算起来也一年半了,“这几天你先去逛逛京城各处的园子,待我收拾好了咱们就启程回去。银子可还够用?”
    “够!”二郎兴冲冲地应了,出去找木开和玄其扫听京城各处的园子。
    小暖吩咐王全桐,“园子里什么人都有,派两个得力的小厮跟着二郎,莫让他吃了亏。”
    “王全桐。”王全桐应下。游逛名园的人中藏龙卧虎,随便扔个石头溅起的水花,兴许就能溅湿一群世子郡主,王妃这是让二郎顶着晟王小舅子的名号在外行走。就着名号一挂出去,京城各处,畅通无阻。
    因要等着兄嫂进京商量安歌的婚事,华淑这次不能随着小暖一块回南山坳。秦氏虽舍不得,但还是要和华淑分开一段时日了。
    听闻秦氏回乡,李奚然立刻跑去皇宫,找外甥商量再去南山坳巡视的事儿。
    熙宁帝忍不住了,“舅舅,我看秦安人对您,真没这个意思。”您这又是何苦呢,端了一辈子的架子都要掉没了。
    李奚然不信,“意思有,只是火候还不到。”
    这个……真没有……熙宁帝不忍打击舅舅,给了他一章圣旨,让他名正言顺地随着秦氏母女归南山坳。
    回南山坳的马车上,秦氏得知李奚然“奉圣命”巡视南山坳后,长叹了一口气,“他这是何苦呢,这啥时候是个头啊。”
    小暖抿唇笑,“只要娘不同意,怕是没头了。”
    秦氏转头去抱起外孙,嘟囔着,“我都是有孙子抱的人了,他还没完没了,这不是让人看笑话吗。”
    小暖大咧咧地在车上一靠,摇晃着二郎腿,秦家村村霸的架势十足,“这个世上,谁有本事、有资格笑话娘?”
    秦氏让闺女这架势闹得没脾气,也有了底气,“这倒是,能生养出这么有本事的闺女的,全大周就我一个!”
    小暖忙忙碌碌这么多年,求的就是让家人能活得自由自在。现在,她做到了,小暖晃着二郎腿,得意地笑。
    跟随马车骑行的玄舞轻轻叩了一下车窗,小暖打开车帘。玄舞低声道,“王妃,青柳和马得银因分赃起了内讧,在蜀地潼川府的射洪县被抓了,您看该怎么处置他们?”
    射洪县?小暖摸了摸还有点小肉肉的下巴,“跑得挺远,让当地知县依法处置就是。”
    “依法处置的话,会把他们押回京城么?”秦氏问。
    玄舞解释道,“那边的案子审清了,应会押送回来审当年的凶杀案。”
    秦氏与小暖对了对眼神儿,两人想到的是同一件事:柴玉媛终于有借口离开秦家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