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皇后万万岁_分节阅读_12

    这宣城的情况实在太过古怪,不搞清楚,魏云清也无法安心。她准备趁着夜色去府衙附近瞧瞧,看看有没有机会做点什么。她才穿越到这儿两天,就觉得仿佛过了两年,一个人带着个啥都不懂的熊孩子要跨越千山万水,实在是太折腾人了,要是再不找个帮手,她肯定会心力交瘁而死的!
    “姐姐,我们这是去做什么?”杨奕吃完了肉包小声问。此时路上来往的行人很少,杨奕也不怕说的话被人听到。
    “探探情况。”魏云清低声回道,“不过我要提醒你,一会儿不要乱来,这回可不是开玩笑的。”
    杨奕郑重其事地点头。
    二人接近宣城知州府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但令魏云清惊奇的是,府衙门口的那条宽阔道路的两旁,竟然有类似现代的那种路灯!不过不同的是,这种路灯不太高,而且顶部不是用电的灯泡,而是一簇火苗,外罩灯笼纸,也不知道用的是蜡烛还是煤油。
    古代的这种路灯不如现代的亮,但足以照亮那一小片道路。魏云清看到府衙门口有仆从,不敢靠太近,拉着杨奕躲在不远处的小巷子口。
    看着面前的这一切,魏云清心中的不好预感越来越强烈。这古代不是现代,资源极其有限,晚上又没什么人会到处走,在府衙面前点亮这么多路灯干什么?钱太多烧着玩吗?
    其次,她看那两个守在府衙门口的仆从也很可疑,就算有人守夜,一般应该是类似门卫的那种守在门房内的吧?像这样直挺挺地站在门口,还时不时抬眼看看……莫不是在等人?
    魏云清越想越觉得情况不对,低声道:“阿奕,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儿吧,我有不好的预感。”
    因为魏云清的仙女身份,杨奕对于她的“预感”相当重视,一听就慌了,连连点头。
    魏云清刚要走出巷子,就听不远处传来一阵整齐的盔甲磕碰的清脆声响,伴随着些许马蹄声,逐渐靠近。
    是军队?
    但是……不知是敌是友!
    魏云清想到军人就觉得心慌,忙拉着杨奕往巷子深处跑,总之离那些军人越远越好!真要探听情况,还是等明天再来吧!
    可万分不妙的是,等她走了一段路才发现,这巷子居然是个死胡同!
    两边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门,应该是民居,但魏云清不敢去敲门,这大半夜的,敲门声多响亮多显眼啊!
    “姐姐,刚刚我们经过的那边好像有个岔道!”杨奕小声道。
    魏云清眼睛一亮:“真的?”
    杨奕忙点头。
    “你不早说!”她忙拉着杨奕往回跑。
    但没等两人跑到那个岔道,一小队士兵就搜寻了过来,见小巷子里有两个人影,立刻叫道:“什么人?!”
    魏云清吓得寒毛竖起,因着对方手中提着的灯笼,她一眼就看清楚了对方身穿的布面铁甲的样式。
    ——大宋军人!
    杨奕惊叫一声,吓得掉头就跑。
    魏云清一愣,随即心里大骂:你跑啥!跑了不是更有嫌疑吗!再说这么多人那边又是死胡同你跑得掉吗!
    ☆、第十二章
    大宋士兵就像是狗见了逃跑的人一般,见杨奕拔腿就跑,也不管他到底是为啥跑,立刻有两人追了过去。
    魏云清怕他们伤到杨奕,更怕杨奕慌乱中暴露身份,也紧跟着追去。其余大宋士兵见状,忙又去追魏云清。
    先是杨奕被那两个大宋士兵逮住,接着是魏云清被后面的士兵抓住。
    杨奕吓得惊叫,魏云清在后面喊道:“放开我弟弟,放开他!”声音嘹亮,甚至盖过了杨奕的大叫。
    她挣脱开那两个抓她抓得不太紧的大宋士兵,扑到了杨奕那边,那俩士兵见这里无处可逃,魏云清又一副要拼命的模样,便松了手。魏云清一把抱住杨奕,把他的脸按到了自己胸口——要是直接捂住杨奕的嘴不让他说话也太可疑了,她只能这样来堵住他的嘴啊!
    杨奕本还在慌乱地挣扎,可听到魏云清的呼喊,再加上脸上骤然撞入两团柔软,他渐渐冷静下来,又紧紧圈住魏云清的腰不放,一点儿没有抬头的意思。
    魏云清和杨奕二人背靠着墙坐在地上,她见杨奕冷静下来便松了口气,只要杨奕不乱说话,他们还是有很大机会安然逃过一劫的!她现在是想明白了,宣城如此城门大开不设防,根本就是因为宣城知州投降大宋军了啊!就等着人来接收呢!
    见杨奕趴在自己胸口一动不动,半点没有要离开的意思,魏云清虽然觉得别扭,也不好一把扯开他,只低着头紧抱杨奕故意做出瑟瑟发抖的模样,蜷缩在墙边。
    “怎么了?有可疑的人?”脚步声接近,有个声音问道。
    一个士兵回道:“是两个要饭的。也许是被我们大宋军威所慑,一见我们就跑。”
    来人估计是个小队长,扫了一眼瑟缩在地上的两人,皱了皱眉道:“大人有令,不得随意杀人,把他们赶出去就行了。”
    “是!”士兵们齐齐应道,随即上来两人分别抓起杨奕和魏云清,将浑身脏兮兮的二人抓着带到了外头。此时,府衙前的路上已经遍布了大宋士兵,杨奕只看了一眼就吓得腿软,整个人差点就挂在抓着他的士兵身上,惹得那士兵鄙夷地看了他一眼。
    在听到那小头目说不杀他们之后,魏云清就放松多了。其实之前她也不算太害怕,毕竟他们两人如此狼狈,完全就是乞丐造型,大宋士兵不会发现不妥,只要他们别见一个就杀一个,他们还是有很大机会存活下来的。好在他们的那位头头下令不得杀人,他们也就因此逃过一劫。不过刚才若大宋军人准备杀她,她一定会把杨奕卖了的……
    此刻,放松下来的魏云清还有心思偷眼去看那一列列整齐的士兵,顿时为杨奕的大梁而忧心。这大宋国的士兵军容军纪都很好的样子,大梁能对付得了吗?不会真被打得亡国吧?
    她是不是真该考虑一下改投门庭?
    魏云清还没想清楚,就被士兵丢到了地上,他大声警告道:“即刻离开,再过来就把你们杀了,听到没有?”
    “多谢军爷饶命,我们这就走!这就走!”魏云清连声道谢,拉起杨奕。
    谁知杨奕腿还软着,魏云清拉了一下没拉动,他又摔倒了。
    士兵们哈哈大笑,肆无忌惮地嘲笑着大梁人的胆怯。
    魏云清不是大梁人,一点都不觉得生气,现在只想赶紧离开这些士兵的视线而已。她又一次用力拉起杨奕,拖着他艰难地离去。
    等离开那条街道,魏云清总算缓过神来。
    杨奕一直沉默,不过远离了那些大宋士兵之后,他腿软的症状缓解了些,能自己正常行走了。除了心有余悸之外,他的脸上还带着一抹极淡的红晕,不过此时天色已晚,看不太分明。
    魏云清拉着杨奕停下休息,想起杨奕方才没出息的样子,忍不住说道:“刚才你跑什么?好歹是大梁皇帝,有点骨气行不行?”
    杨奕急道:“姐姐,你不知道那群大宋士兵有多残忍!我身边的内侍和侍卫都被他们杀了!”战场上的遭遇,对杨奕来说已是不可磨灭的阴影,恐怕将来他见到大宋士兵都会不自觉害怕。
    魏云清见杨奕面露惊恐,一副快哭出来的模样,禁不住心生恻隐之心。这小皇帝说到底还是个未成年,这个年纪就经历了全军覆没差点死亡那样恐怖的事,留点心理阴影再正常不过。
    此时,魏云清差不多原谅了杨奕方才的猪队友行径,柔声道:“那是在战场,两军对垒,不是你死,就是我死,谁都不会手下留情。但现在这情形不同,你看宣城知州开城迎敌,应该是跟对方谈成了什么条件,不会在城里乱来。刚才那个大宋士兵也说了,他们的大人有令,不得随意杀人。”
    “我大梁竟有这样没有骨气之官员!”杨奕脑筋没魏云清转的快,现在才明白过来宣城已降的事实,不禁愤愤然道。
    魏云清斜眼看他,没吭声。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都能有这样没骨气的皇帝了,再来一群没骨气的官,不挺正常的么?她越来越觉得,护送杨奕回上京是不怎么划算的豪赌,这大宋军队感觉挺强大的,别她刚把杨奕送回上京,上京就被大宋攻克了啊……
    至于这位宣城知州开城迎敌的做法,魏云清不是土生土长的大梁人,没有忠君报国的思想,并不觉得宣城知州一定是错的。现在已是战争时期,这宣城却没出什么大乱子,还有人管理涌入城内的难民,这宣城知州非但没跑,还将宣城控制住了,足见他其实并非简单的贪生怕死之徒。或许,他投降只是为了保住这一城的百姓罢了。有人选择忠君报国,宁死不屈,有人选择不要名声,保护百姓,无非是个人价值观选择问题,她觉得都能理解。
    当然,在大梁当权者眼里,宣城知州的行为恐怕就是懦弱无能,是叛徒之行,大梁没办法收复宣城也就罢了,一旦能收复,估计宣城知州逃不过一个死字。
    魏云清没细想下去,她自己的小命还悬着呢,哪来的心思去操心别人的事?她又一次叮嘱杨奕见到大宋士兵千万别跑之后,继续带着他往城门的方向回去。
    路上几乎没有行人,有的只是一队队的大宋士兵,不过他们没有搭理魏云清二人,就算有人注意到他们,也只是嫌恶地别开视线。
    杨奕头一次觉得,浑身脏兮兮的像个乞丐真是太好了。
    魏云清带着杨奕回到难民临时居住点,听着大家的低声议论才确切得知,宣城确实被大宋军给占了,现在城门紧闭,不准任何人进出。
    天气有点凉,魏云清只好拉着杨奕在角落坐着,紧紧地靠在一起互相取暖。
    现在情况有点糟糕。他们好不容易进了城,结果这城却立刻被大宋占了,现在也逃不出去。好在没人知道杨奕是皇帝,只要他们安分一点,大宋士兵别屠城,那他们暂时是安全的。茫茫人海中,谁知道杨奕这个不起眼的少年竟然是大梁的皇帝呢?
    可就这么躲在这儿也不是长久之计。
    首先难民营里的条件实在是太差了,听那包子铺伙计说,这儿每天有位大善人来施粥,但毕竟人多粥少,估计也吃不饱,而且天气越来越凉了,他们继续以天为盖地为庐,冻死不至于,迟早要冻出病来。这个时代医疗水平那么差,魏云清怎么敢冒险让自己生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