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яòúSんúωú。χγz 关门扫地

    “你回来啦?”佟书从书房伸出头,眼睛亮晶晶地望着门口刚进门的顾寅,“外面冷吗?”
    “下小雪了,还行吧。”
    “那你有没有买我最喜欢喝的草莓酸奶呀?”
    顾寅把超市购物袋往桌上一放,拿出保鲜盒说:“草莓酸奶没有,草莓和酸奶行不行?”
    “行行行!”佟书连连点头,又钻回屋子里。
    顾寅在厨房洗了草莓,端进书房,佟书正盘腿坐在地上翻看他的工作照,旁边还有几本表彰纪念册。
    “哎,顾寅,这个女的是谁啊?长得还挺漂亮的。”佟书指着面前照片上,站在顾寅身侧的一个女人问道。
    顾寅蹲下身扫了一眼照片,拿起草莓喂给她嘴里,甩掉手上的水说:“不记得了,三四年前的照片,可能是特案组的同事吧。”
    “哦……”佟书吃着食物,低头翻着相片,又问,“你之前是刑支的,怎么后来转扫黄了?这不是大材小用吗……你该不会是犯错被降职了吧?”
    “犯错?”顾寅想了想,“拒绝副厅长的女儿算吗?”
    “嗯?”佟书闻言一愣,仿佛嗅到了八卦的气息,立马来了精神,她抬头冲顾寅挤挤眼,“就刚才照片上那女的吧?嗐,我早看出来了。”
    顾寅笑了:“是吗,怎么看出来的?”
    “女人的直觉。”她煞有其事地拍拍他的肩,“况且我们家阿寅这么优秀,哪个女孩不想追……话说,这女的现在还喜欢你吗?”
    “她已经结婚了,小孩上个月刚满月。”
    “哇,厉害了,他们肯定请你去喝喜酒了,对不对?”
    “没有。”緥洊備γоηɡ蛧阯:ROЦsんЦωù。乄YZ防芷蛧站銩失灬
    “诶,为什么?”
    “她老公现在是刑侦支队的队长,和我关系不太好,我们很少凑一块儿。”
    “啧啧……”佟书连声感叹,“凤凰男啊凤凰男,这种就是典型的凤凰男,阿寅,你混得也太惨了,我都替你来气。”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顾寅笑笑,“不用天天加班,还有正常双休,偶尔带个队蹲点钓鱼,大部分时间还是坐办公室处理文件……”
    “而且还能免费看小黄片!”佟书打岔。
    “……”
    他有些无语,揉了把她的头发:“一天到晚,脑子里想什么呢。”
    恰在这时,门铃响了。
    顾寅放下盘子,去开门,外面站着两个人,为首的矮个子男人很着急的样子:“你好,我是住楼下的,你家卫生间漏水了,都漏到我家里了,你赶紧看看吧。”
    “漏水?”顾寅一眼扫过两人,十分客气地笑了笑,“我家楼下没住人,朋友,你找错地儿了吧?”
    说着就要关门,分秒之间,后面的修理工突然冲上来,用扳手将门卡住,举着另一只手里的小瓶子喷出一股不知名的气雾。
    顾寅立马闭目屏息,抬臂遮挡往后退,但下一刻,扳手已经招呼到脑袋上来了,他闷哼一声,忍住剧烈的头痛,擒住来人的手腕,紧接着扭身一个过肩摔将其掼倒。
    空气中弥漫着某种刺激性气味,转瞬间,两人就从玄关缠打着撞进客厅,将玻璃茶几撞裂。
    佟书听到声音跑出来,顾寅瞥见她,脸色一变,立刻冲她吼道:“快跑!”
    仅稍稍分神这一下,歹徒便逮住机会,勒住了他的脖子,绕后拖紧,顾寅反手扣住对方的头,右手臂往后肘击。
    彼此命门受控,陷入僵局之中。
    佟书似乎被吓一跳,一时定在原地没动,这时,门外又冲进来三个人,其中那个矮个子男人举起枪冲她射击。
    顾寅瞳孔一缩,脱口道:“佟书——”
    耳旁所有的喧嚣像退潮般飞速逝去,时空拉长,一切都仿佛变成了高速镜头下的慢动作:消音子弹从细长的枪管飞出,伴随着“咻”的一声,尖锐地划破了空气,形成烟白色弹道,堪堪从女人的腰侧布料擦过,带起一阵微小的风波,钉入墙中。
    再然后,喧嚣与时空同归,世界又恢复了正常秩序。
    第二发子弹却紧随而至。
    此时,佟书终于反应过来,她抱头往边上扑倒,在一连串弹孔的追击中,朝顾寅的方向滚去,就势一脚踹上他身后歹徒的腿弯,使其歪跪于地,然后右手从沙发底下摸出银黑色手枪,左手在枪背上一抹,解栓上膛,回手就是一发。
    “砰”的一声,干净利落。
    矮个子男人惨叫,手中的消音枪砸落在地,另两个男人马上拖着伤员退后,分别躲到沙发和吧台后面,掩体射击。
    一时间瓦缝参差,枪声不断,家具和墙壁很快被射成了马蜂窝,客厅里硝烟飞扬,白茫茫的一片。
    顾寅拷住那名修理工,弯腰沿着墙躲避枪弹,有黏湿的液体从他的额角淌下,漫进右眼里,阻断了视线,分不清是血还是汗,沙发后的歹徒乘机偷袭过来,他看不见,只能凭经验判断,制服对方,然后抹掉眼上的血,回身去找佟书。
    佟书子弹耗尽,早已丢开枪与歹徒近身搏斗。眼下,她左手绕过男人脖颈压在右臂弯上,正咬牙用尽全力裸绞,硬是抗下好几拳伤害。
    忽而,男人失去抵抗,两人双双摔倒。
    她大口呼吸,浑身酸痛,累得闭上眼睛,最后被顾寅抱起来,搂到怀里拍了拍后背,血液才逐渐活络起来。
    ……
    警车停在楼下。
    被枪林弹雨席卷过的房间里,警员们将四名歹徒挨个套头押走,余下几人清理现场。
    “佟书小姐。”刑侦支队的队长走过来,“你是说……国际刑警组织发布了红色通缉令,目标犯人就是许佳婷的叔叔?”
    “不是什么叔叔。”佟书披着顾寅的宽大外套,坐在凳子上,小口喝着热水,“他是哥伦比亚的头号毒枭阿桑汗,两周前我在山上将他逮捕,目前已经被我的同事押回法国了。”
    “可是这件事,你们国际刑警应该和我们事先联系,一起配合抓捕才对。”
    “不好意思,这是秘密行动,如果不是今天阿桑汗的几个手下查到我的位置,上门突袭,估计你们永远也不会知道的。”
    “既然这样,为什么顾寅能知道你们的计划?他私自参与其中,这……不符合规定吧。”
    “啊,他不知道,也没参与,我住在他家只是因为我是他女朋友。”
    “……”
    “哦对了,听说你家小孩上个月刚满月,恭喜恭喜,下次百日宴的时候记得请我们吃饭。”
    ……
    警车开走了。
    佟书关上门,拿起扫把将客厅扫了扫,状似无意地走进厨房。
    满屋子的枪战狼藉中,厨房是唯一的幸存者。
    顾寅背靠在料理台边,安静地吸烟,他的右额上贴着一个愈合胶带,其他地方倒是没什么伤。他眼睛望着窗外,好像没注意到她进来了。
    “阿寅。”佟书目光飘忽,回头看看客厅,“对不起,我出钱找人帮你家重新装修一下吧……”
    “那天晚上。”他突然出声,“你跟我借钱,是去许佳婷那儿买毒品,对吗?”
    “……是。”
    “你看见她嗑药了。”
    “……”
    “她落水的时候,你也在吗?”
    “……抱歉,我不知道她会跳河自杀,否则的话我一定会阻止。”
    “还有呢?”他看向她,丢掉烟,慢慢走近,“除了这些,你还骗过我什么?”
    步步威压,令佟书喉头发紧,她忍住调头逃跑的冲动,干巴巴道:“没、没有了……这次回国遇见你……的确是个意外,还有关于我想与你复合那些……也确实是真话。”
    “可是。”顾寅两手插兜,俯下身看她,眼底情绪不可捉摸,“你现在和我解释这些有什么用?”
    佟书头越垂越低,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我以为,你这么多年没定下来,至少心里面还惦记着我,看来是我想多了,怪不得你连碰都不想碰我一下。”
    送上门都不要,这已经是对她身为女人最大的侮辱了。
    佟书正准备转身走人,忽然听见他慢悠悠地说:“还有一件事你没有交代。”
    “什么?”
    “你真的有马甲线吗?”他笑道,“两个星期,例假应该结束了吧?”
    “……”
    她心跳陡然漏了半拍,倏然抬头,眼前一暗,嘴唇被他的压住。
    时隔八年的接吻,比想象中要更加炽热,佟书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失控的,等到有自主意识的时候,她已经用双手紧紧扣住顾寅的下颌,像溺水的恶徒一样,喘息着夺走他的呼吸,咬破他的嘴唇,要他给予,要他承受,要他崩溃,要他哀求。
    什么高岭之花,什么温文尔雅,她要撕破他这正人君子的伪皮囊,倒要看看里头是何等污秽模样。
    她将他压到旁边的料理台上,眉毛,眼睛,鼻子,下巴,一一吻过,她在他的喉结和锁骨上留下红色的咬痕,像标记,像勋章,也许过几天就会消褪,但是皮肤的记忆永远不会磨灭。
    “嘶……”顾寅单手按住佟书的后脑勺,频频倒抽冷气,“佟书,你他妈属狼的吧?”
    欲火焚身中,佟书什么也顾不得,退开一步,急急扒下自己的内裤,乱踢在一边,两腿分开骑上顾寅的左腿,勾住他的脖子,重新吻上去。
    急切的,渴望的,空虚已久的。
    她失去理智,不顾一切。
    可是顾寅丝毫未受她影响,他背靠着台子,一腿倾斜,一腿弯成一个稳定的角度,低头配合着她,交换舌尖上的口液。
    他的手掌顺着她柔韧的腰线来回游移,抚摸,施以支撑和保护,以防她从他的腿上掉下去,他慢条斯理,不温不火,仿佛在禅室中沏水烹茶。
    不够……不够……想要更多……
    佟书饥渴难耐,用右膝上下磨擦顶弄他的胯间,感受勃起的器官轮廓,坚热宛如一团火,她迫不及待地扯开他的裤子,握住它把玩撸动。
    她将右腿抬高,脚踩到料理台边上,让湿湿的花蕊张开,穴口对准龟头,慢慢沉下腰。
    甫一插入,就卡住了。
    显然,身体承载不了主人的欲望。
    越是激动,越是紧张。
    佟书绷着身体,进退两难。
    顾寅摁住她的手,低声说:“我来吧。”
    他环过她的腰,托住臀,起身将两人对换了一下位置,他整个人压在她的两腿之间,与她分享了一个绵长的吻,在悄无声息中,他拉开她身上的男士外套,解开衬衫纽扣,低头将藏在下面的乳尖含入口中。
    突如其来的温热含裹,令佟书往后缩瑟了一下,又被他用牙叼住乳头,重新含回口中。
    “不要那里……”她摇头呓语,“插进来……进来……下面……插我……”
    顾寅眼睛一直看着她,嘴上不紧不慢地吮舔,手握住一边乳房揉捏,缓缓下滑,顺着她的骑缝滑入紧致的穴口,旋转着插入中指,拇指恰好停在花蒂上压着,一边抽插扩张,一边抚慰揉弄。
    痒痒麻麻的快感,佟书最受不了这个。
    他还真当这里是厨房,小火慢炖,精煎细熬,然后再叉到烤箱里烘焙。
    佟书忍不住吐槽:“你要不要给我刷点油,要不一会儿皮烤焦了。”
    顾寅唇角泛出一丝笑意,大发慈悲地撤出手放她一马,拿过旁边的草莓塞她嘴里,顺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少说话,吃草莓。”
    他握住她的右足腕抬到肩上,提了提自己的裤腿,分膝跪地,侧头轻吻她的内脚踝。
    佟书用食指抵着草莓在唇间咬着,眼瞅着他,哼笑两声,表示满意。
    但是很快   ,她就笑不出来了。
    蜻蜓点水的吻,从脚踝顺着小腿慢慢上延,不知不觉中贴近大腿根,等佟书警觉起来的时候,小穴已经落入男人的口中。
    舌头勾挑着花蕊,内外舔了几下,就开始进攻阴蒂,吮吸着,含弄着,一下重过一下,时不时舌尖插入穴内,卷出更多液体。
    然而这一切都比不过视觉上的冲击。
    从她的角度看下去,男人的下半张脸隐没在她的阴户下,挺俊的眉弓和鼻梁形成一道流畅的曲线,他的眉梢和眼尾之间泛起了粉色,即使做着如此下流的事,表情也能如此淡泊宁静,仿佛不知外物。
    佟书心想:靠,好绝一男的。
    光是这么看着,小穴就湿得不要不要了。
    她难耐地咬着嘴唇,着迷地盯着他的脸。
    他把她往快感的山峰上推,但是却总是在关键时刻截断,一次比一次接近那点,让她备受折磨,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高感,忍不住想要抓住些什么。
    佟书急促地喘息着,手在台面上胡乱摸索,碰倒了一堆瓶瓶罐罐的调料,忽然,她握住一把水果刀,举起来,赶紧又放下。
    天哪,这里为什么没有扶手之类的?
    在无边的心慌中,她终于被他推上巅峰。
    佟书仰头抵在后面的墙上,呼吸都停滞了,小小的穴口抽搐着,溢出透明的爱液。
    “顾寅……你……你犯规……这不算……”她颤抖不已,声音瘫软。
    阴蒂高潮之后,泛滥的爱液流得到处都是,从男人的唇间滑落,再从下巴滑到衬衫领口里。
    佟书饱食餍足,低下头,心有不甘地瞪着他,顾寅抬起眼皮与她对视,弯弯一笑。
    他居然又顺着她的大腿根往下,吻回了脚踝上,最后在她的脚背上咬一口,才站起身。
    佟书放松下来,并拢腿,舒出一口气,从旁边拿一颗草莓扔进嘴里。
    “爽吗?”顾寅问道,低头撕开安全套戴上。
    “不错不错。”她心满意足地点头。
    顾寅分开她的双腿,挺胯顶进三分之一,浅浅抽插了几下,确认润滑度,然后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那就起来干活。”
    佟书重新爬回上位,尝到甜头之后,不再像一开始那么急躁。她骑在顾寅胯上,手撑在自己的腿后,拧着腰上下摆动,腹间的线条时隐时现。
    比想象中要困难许多。
    即使有爱液和安全套的润滑,肉棒插到底的时候,还是令她感到酸胀,但是并非难以忍受。
    顾寅靠坐在料理台上,指腹抹了点口水涂在两人交合处,他两手交错于身前,冲她招了招手指,说了句什么,可是他声音太低了,仿佛在与空气说话,佟书根本没听清,下意识俯身追问:“你说什么?”
    他重复了一遍,佟书盯着他的嘴,还是没听清。
    她又问:“什么?”
    他并没有不耐烦,声音依然很轻,但很坚定:“手给我。”
    佟书愣了一下,茫然地把两只手递出去,被他牢牢握住,像扳手腕似的。
    有了支撑点助力,骑乘的动作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没有一成不变的姿势,只有互相理解的恋人。
    她望着顾寅破了皮的嘴唇,心里突然冒出一个从来没有出现过念头:他也会觉得爽吗?
    一旦有了好奇心,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她不再以自我为中心,而是观察他的表情和反应:皱起的眉,停顿的喘息,颤动的睫毛,鼻尖的细汗,额角的青筋,发红的眼睛或睁或闭……
    但不论如何,他的视线总是停留在她的身上。
    佟书学会调整姿势,膝盖收拢,变成鸭子坐,小穴含着粗硬的肉棒前后吞吐,九浅一深,分离的时候,穴内的壁肉挽留似地箍着龟头,然后重新捅回体内,发出体液挤压的声音,屁股与胯之间不再发生碰撞,而是相互摩擦,皮肤与皮肤没有间隙。
    长发随着她的倾身,如帘布一般垂下,落在他的脸上,顾寅呼吸加重,忽然泄出一段鼻音,握紧她的手,挺腰顶她。
    佟书受到了鼓励,腰身像装上了电动小马达,配合他的顶操,扭得飞快,右肩上的衣服滑下来,一只乳房暴露在空气中欢脱地弹跳着,像小白兔一样。
    “阿寅……阿寅……我……我不行了……你好了吗……一……一起……”
    他嗯了一声,低低的,沙哑的。
    细嫩的屄穴被肏得满满的,水淋淋一片,肉棒捣在最深处的花心上挤压研磨,她的腿越并越紧,膝盖搭在他的腹上,汹涌的快感奔腾而来,她垂头靠在他的手背上,发出抽泣般地呻吟,一抽一抽地泄了身,软软地趴了下去。
    佟书这下是一点都不想动了。
    顾寅坐起身把她搂在怀中,手掌按在她的背后抚拍,他喂她吃草莓,然后说了句什么,她又没听清,大概是夸奖之类的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