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五千五百四十六章 有事吗

    宝哥和韩成也没有藏着掖着。
    “我和你说实话,我现在崩了他们两个的心都有了!但是我做不出来,为什么?因为他们这么多年跟着我出生入死!”
    “知道我现在承受着多大的压力吗?”
    宝哥抬手一指自己。
    “首先,对面所有的行为,最后的目标都是我!其次,潜宝商会是我一点一点养大的孩子,知道我对他倾注了多少,有多深的感情吗?最后,我老板已经生气了,他指名点姓的要灭口肖战!但是我还在保他,而且我告诉你,我不光会保他,我还会一直保他,死保他!因为从那个时期一直跟着我风风雨雨过来的兄弟,没有几个人了!那都是我弟弟啊。”
    宝哥叹了口气。
    “他们就算是犯了再大的错误,我终究也是下不去手的。”
    宝哥摇头。
    “我安排人送你回去。你就把我和你说的一切,一个字不差的说给肖晓。做人做事要讲道理,你看看他有脸说我一个“不”字不!”
    宝哥气势十足!韩成听到这,顿了一下。
    “那您的老板不能出面解决这些吗?”
    “他出面解决?如果到了他出面解决的地步,那所有的一切,就要彻底乱套了。而且越是现在这个情况,他越要小心,越不能乱动。有个叫佘东的,现在已经开始再四处拿着我的照片打探了。也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已经打探到我老板那里了!这个叫佘东的可不是普通人啊,位高权重,心思细腻并且非常擅长隐忍!稍有不慎,让他抓到把柄,那后果更是不堪设想!这个事情从侧面反映,我们现在的很多事情,已经有人盯上了。还不是普通的小人物盯上的。”
    宝哥看了眼韩成。
    “多余的话,我也没有必要和你说了,让肖晓抗住,等着我!告诉他,我这么多年,从未让任何人失望过!笑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赢家!”
    韩成清楚,此时此刻,他已经无力改变任何事情了。他一脸的失落!坐在凳子上,双手捂住自己的脸,不停的摇头。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宝哥眼神闪烁。
    “人这一辈子,都是起起落楼,不会有谁是一帆风顺的。人活着,就是为了解决各种各样的矛盾。”
    就在宝哥还要说话的时候,房间外面有人敲门。
    宝哥起身,走出房间,剩下的两个人依旧再盯着韩成看。
    先后过了好几分钟的时间,韩成慢慢的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
    “那就这样吧,我也赶紧回去复命。”
    话音刚落,宝哥推开房间大门,走了进来。
    他轻轻的拍了拍韩成的肩膀,示意韩成坐下。
    韩成摇了摇头。
    “宝哥,我得赶紧回去报信儿了,老板还等着呢。”
    “没事,不差这一时半会儿的。”
    “可是老板那边。”
    “没事,坐会儿再,反正你走也得我们送你走,你自己也走不了。”
    实在没有办法,韩成只能继续坐下。
    明显心神不宁。
    宝哥叼着烟。
    “韩成,如果我记得不错,再鬼岛还未完全成型的时候,你就来了对吧?”
    “是的!”
    “有多少时间了。”
    “算不清了。二十多年?或者更多。”
    “你再鬼岛当中,算是天赋不错的。”
    “也不算吧,还好。”
    “但是为什么把你从鬼岛调走了,你清楚吗?”
    “不清楚。宝哥。”
    “原因就是你的人性好,忠诚度高,有担当!我当时很看好你!”
    “你留在鬼岛,不算我们这个核心圈子的人。但是如果你再肖晓的身边,担任这么重要的职位,你就是我们这个核心圈儿的人,这个你明白吧?”
    “我明白,宝哥。”
    “我的为人,你怎么看?”
    “就冲宝哥再这种时候,扛着这么大的压力,还在维护肖晓与肖战的性命,就足以见得,宝哥义薄云天!他们这么多年,没有跟错人!”
    “那你认为你跟错人了吗?”
    “我更没有了!”
    “不谈咱俩,毕竟越级有点远,就论你俩,这些年肖晓对你如何?”
    “亲如兄弟!”
    “那你这一次是不是有点对不起你的兄弟了?”
    宝哥这一番话,说的韩成有点蒙。
    “宝哥,我没有听懂你在说什么啊?”
    “我再给你说的明白点?”
    韩成点了点头。
    宝哥“哎”了一声,手上出现了一个gps信号跟踪器。
    韩成盯着这个信号器。
    “这是什么?”
    “你说这是什么不合适,你应该说这玩意是什么意思?毕竟你不可能不认识gps信号跟踪器,韩成!”
    韩成面无表情。
    “宝哥,我有些看不懂了。”
    “这是你遗落在凤凰商场顶楼办公室的gps信号定位器。”
    “宝哥。”
    “别着急,你听我说。”
    “那个办公室是有监控的。只不过你不知道再哪儿而已!给你看看监控!”
    宝哥拿起自己的手机,播放了一段录像,录像上面,正是韩成脱掉只剩下内,裤,对方让他把内,裤也脱掉的那一段!
    “韩成上前一步,猛的一抓男子的手腕,用力前推,直接就把男子推到墙边!他动作敏捷,抬手拿起衣柜当中的手枪,对准了男子。”
    韩成看着面前这一幕。
    “什么意思?”
    “确实也是,不仔细看的话,还真的看不出来。”
    宝哥开始播放慢动作,一下,一下,一下的播放,再视频中,再韩成从衣柜当中掏枪的那一刻,有一个明显的手指移动的动作,就在这一瞬间,与整个画面,相当的不协调。
    宝哥起身,把手枪摆放在桌子上。
    把这个微型的gps信号跟踪器,握在了大拇指与食指中间。
    他突然之间上前拿枪,手上也做了一个与视频当中一模一样的动作,这个gps定位器,就扔到了桌子上面。
    宝哥冲着韩成笑了起来。
    “你看看,整体的动作,是不是一模一样的。”
    “宝哥,这个不能代表什么!”
    “他的办公室,很少有人进,就算是有人进去,也没有钥匙打开他的柜子!更不可能把gps跟踪定位器,扔到柜子当中!”
    “宝哥,我觉得这还是不能代表什么。”
    “说实话,我开始的时候也是这么和他们说的。我说韩成这个人是我看着成长起来的,当初我把他从鬼岛调回来,跟在肖晓身边也是有原因的!我相信自己的眼光!我和他们说,一定是这个gps已经从柜子当中存在了很久很久了,当事人之前一直没有发现,现在恰好发现了而已。”
    “你说我说的对吧?”
    宝哥这一说,韩成不吭声了。
    宝哥微微一笑。
    “但是你毕竟是有那个动作,也是值得怀疑的,所以他们说可以查验一下指纹,就知道那个gps是不是你的了。”
    “我起初对于这个挺反感的,但是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最后我还是同意了。”
    “这是指纹比对结果,刚刚出来的。”
    宝哥从兜里面拿出来一张鉴定结果,递给韩成,嘴角挂着嘲讽的笑容。
    “没想到,我还真的看错人了,呵呵。”
    宝哥这一声呵呵说的,透漏着无穷尽的失望。
    “你当初应该是想到了可能不会让你携带手机等贴身物品,但是没想到,需要把所有的一切都换了,包括内,裤,甚至于连体内都要检查,你自知这个gps定位器躲不过去了,所以才会找了个理由,采取如此行为。那么,现在我问你,这个gps定位器是谁的,如果你说是肖晓的话,我马上就安排人去联系肖晓,询问一下。如果不是的话,那是谁的?”
    宝哥咄咄逼人。
    “其实说句心里话,我一直不相信你会背叛我们!哎,韩成,你太让人失望了。真的,我们现在仅仅是形势上不好而已,最后的胜负还未分出,你为何如此着急投敌啊?再回想你刚刚所说的一切,所做的一切,声情并茂的,你演戏的能力这么好吗?”
    宝哥把话说到这,韩成再也没有任何的解释了。他双手直接抱住了自己的脑袋。
    “宝哥,我没有演戏,他们真的是疯子,真的是畜生,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我已经要被他们折磨疯了!真的,我要被他们折磨疯了!!”
    韩成说着说着,直接跪在了地上,痛哭流涕,双手抓住了自己的头发。
    “畜生!畜生!简直就是畜生啊!!”
    宝哥看着面前的一切,叹了口气,眼神当中透漏着一丝的同情。
    他并未再与韩成说话,转身离开了房间,靠在门口,他的烟,依旧是一支接着一支。
    再他的对面,也靠着一个身影。
    “看来辉煌阁那个小家伙,这一次给你出的难题不小啊,哪怕是已经暂时性的解决掉王赢,后面依旧还有这么多的矛盾。宝哥,你说现在这形势,发展到这地步,怪谁啊?”
    “怪我自己。”
    宝哥叹了口气。
    “怪不得任何人!”
    “没错,心软是病,最早以前你就不应该帮肖战金蝉脱壳。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现在好了吧,把咱们都连累了。”
    “没关系!现在唯一的好处,是在于gps再凤凰商场,对面最多知道我们的根据地再凤凰小镇附近,别的他们都不会知道!而且我们在这里经营了这么多年,也绝对是经受得住考验的!”
    “哎,事情越来越复杂了。宝哥,你可得想好和老板怎么交代啊……”
    杏花村,腾家,西侧厢房内。
    腾玉盘着小腿,坐在王赢的身边。
    “蓝蓝的天空,轻轻的草儿……”
    优美动听的歌声再整个房间当中回荡。
    王赢脸上痛苦的表情,渐渐消散。
    几分钟以后,王赢缓缓的开口。
    “谢谢你,腾玉。”
    “哥哥,你就别老谢来谢去的了。显得太过去客气了,说实话我也没有想到,我的歌声居然还有如此效果,哈哈哈!”
    腾玉很开心的笑了起来。
    “腾玉啊。”
    “哥哥,你说。”
    “你父亲说过我的眼睛,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复明吗?”
    “他说这个不好说,可能一个月,可能半年,也可能。”
    腾玉说到这,顿了一下。
    “肯定没有那个可能了。”
    王赢躺在床上,陷入了沉默之中!
    “哥哥,你别多想,放心吧,你一定会痊愈的。”
    王赢轻轻的点了点头。
    “腾宇和叔叔是不是出去劳作了?”
    “是啊。”
    “阿姨呢。”
    “我妈妈出去办点事,一会儿就回来了,现在家里面就我一个人,哥哥,有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