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0章 武道至尊

    “她就读于三中高三四班,我已经帮您安排了插班生的身份,学生证也办好了,今晚就给您送到别墅去!”
    叶辰点头道:“我知道了,土地的事情,不用太急,重要的是细心,信息一定要确保准确!”
    吴广富连连应声,叶辰这才挂断了电话。
    “嗖!”
    他刚转过头,一道劲风扑面而来,是一颗铁球,就砸在他脚旁,将坚硬的石板都砸裂了一个窟窿。
    “孩子,没伤到你吧?”
    一个中年人快步走来,对叶辰歉意道。
    他长着方正国字脸,虎目泛光,看上去威势逼人,举手投足自有一股庄严气度。
    她身旁跟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娇俏女孩,样貌精致,肤纯齿白,穿着一身黑色武服,纤纤玉手上还抓着一个铁球。
    见叶辰没有回答,而且铁球只是砸在地上,她顿时皱眉道:“爸,又没伤到他,干嘛给他道歉?”
    她声音略带刁蛮,一听就知道平日里是被惯坏了。
    “小苑,住口,铁球脱手本来就是你的不对,虽然没伤到人,但惊扰了人家,赶快道歉!”
    中年人一脸正气,严肃道。
    名叫小苑的女孩一脸不情愿,但还是对叶辰说了一声对不起,声音有气无力,毫无诚意。
    叶辰看了中年人一眼,而后又扫向小苑,淡淡道:“以后要用铁球练拳,最好小心一些,换个没人的地方!”
    小苑一听,顿时来了脾气,也不顾中年人在场,嗔怒道:“我已接近跟你道歉了,不要得寸进尺!我选什么地方,跟你有关系吗?我就喜欢在这里练,怎么了?”
    她从小娇生惯养,什么时候被家里之外的人教训过?
    不过她也十分奇怪,叶辰怎么知道她是在用铁球练拳?
    叶辰轻笑一声,摇了摇头,并没有跟她再去争辩,快步离开了。
    “什么人啊这是,我勉为其难给他道歉,还真觉得自己是个人物,跟我装起来了!”
    看到叶辰远去,小苑还是一脸不爽,忿忿道,要不是她父亲在旁,她早就忍不住出手教训叶辰了。
    “小苑,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这性格,得改啊!”
    中年人正色道:“不要以为练了内家拳,修成了内劲,还有我们寒家站在你背后,就可以横行无忌,不把他人放在眼里!”
    “这世界上,卧虎藏龙之辈不知何几,你这性格,终归会吃亏的!”
    小苑根本没把中年人的话放在心上,不以为然。
    “卧虎藏龙?爸,你看那家伙的样子,像是什么龙虎之辈吗,我看就是个软脚虾,有什么好顾忌的!”
    中年人这次倒是没有反驳,的确,叶辰脚步虚浮,动作随意,根本不像是会武的人,并不值得他注意。
    叶辰在繁华的市区闲逛了一晚,体验了一把重归城市的感觉。
    他这些年来,要么就是在深山野林,要么就是在绝境险地,现在重回都市,给他一种久违的新鲜感。
    这一逛,就逛到了晚上十一点多,街上行人已经寥寥无几,他途径一条偏僻的街道,街道尽头,是一家宵夜摊,一阵香味扑鼻而来。
    叶辰闲来无事,就在宵夜摊坐了下来,点了一碗麻辣牛肉面,细细品嚼。
    他坐下后不久,又有两人来到,无巧不巧,正是他之前遇到的那对父女。
    中年人对叶辰点头微笑,坐到了旁边桌,小苑却是白眼一翻,根本懒得理会叶辰。
    “到哪都能遇到这个家伙,真是晦气!”
    叶辰自顾自吃面,对这对父女的到来罔若未闻。
    小苑练了一夜,感觉到非常饥饿,宵夜一上来,便狼吞虎咽,中年人坐在一旁,时不时露出微笑。
    宵夜摊旁边,是一个建筑工地,虽然时值深夜,但仍旧有人在忙碌着。
    小苑快要吃完,中年人起身到街道另一头的商店去买些营养饮料,他刚走出百步,只听得“哐当”一声巨响。
    中年人惊诧地抬头看去,只见建筑工地上的起重机绳索断裂,足有数顿重的钢材垂直掉落,而所掉落的方位,正是小苑坐的位置。
    “小苑!”
    中年人惊呼出声,目呲欲裂。
    他虽然实力不俗,但此刻跟小苑相距百米距离,而那钢材垂直下落的速度却是不下于一匹狂奔的野马,他还未到达小苑身旁,钢材早已落下,他根本赶之不及。
    小苑也意识到了危险发生,起身想要躲开,但她今天蹲马步蹲了六个小时,同时以铁球练拳,体力消耗巨大,这一下神经反应根本跟不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数顿重的钢材当头压下。
    “不要!”
    看着钢材越来越近,她尖叫出声,满心绝望,已经闭上了眼睛。
    “唉!”
    就在此时,一声轻叹从旁传来,同一时间,小苑感觉到身侧有风流涌动。
    过了许久,小苑并没有感觉到巨大重量压砸在自己身上,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顿时呆住。
    在她身侧,一道修长的身影傲然而立,一只手掌微微抬起,竟然将那数吨重的钢材,就这样托举在了半空中。
    百米之外,中年人表情骇然无比,声音更是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潇洒如意,举万斤如鸿毛,这少年,竟然是一位武道至尊?”
    叶辰单手插兜,另一只手将这重达数顿的钢材托举,好像举着一根羽毛。
    小苑从惊惧中回过神来,一脸的难以置信,在她眼中,手无缚鸡之力的“软蛋”,竟然一只手承托数顿重物,还救了她?
    中年人面目悚然,心中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非常清楚,叶辰这一手,代表着什么。
    叶辰手臂一抖,钢材向上跃起一段距离,而后他又是一个轻轻拨动,钢材平稳地落在了地上,连一点压塌的痕迹都没有。
    “谢谢谢!”
    小苑即便再刁蛮,她也知道自己遇到了真正的高手,赶忙致谢。
    叶辰扫了她一眼,连回都懒得回,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以小苑的刁蛮性子,他本来不愿意帮忙,但在小苑身上,他看到了一个人的影子,所以才会出手相救。
    叶辰那不咸不淡的态度,让小苑大为不满,她皱了皱眉,正要说些什么,百米之外的中年人快步走来,在叶辰旁边郑重抱拳,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
    “原来是武道至尊在此,后学之辈,寒家寒风,见过至尊,多谢至尊对小女寒苑的救命之恩!”
    寒风这一躬身,让得旁边的小苑彻底呆住。
    这可是她的父亲,寒家第二代嫡系长子,在寒家举足轻重的人物啊!
    平日里,除了老爷子之外,她从未见过寒风对谁如此恭敬客气,就算是许多大集团的老总级人物,在寒风面前也唯唯诺诺,赔笑相应,何曾有寒风需要拜见的人物?
    叶辰,不过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少年,虽然有些能耐,救了她一命,但道个谢,给些钱财也就罢了,不至于让寒风如此尊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