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1章 印子很难遮

    唐初露觉得很好笑,“针锋相对?抱歉我没那个时间,如果裴主任看完了的话,能不能先离开?”
    裴朔年欲言又止,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最后还是转身离开了。
    手握上门把,忽然又停住了脚步,他的声音有些艰涩,“你是医生,过敏的地方如果用化妆品去遮只会更加严重,这点你比谁都清楚。”
    原来他还在以为自己脖子上的是过敏的痕迹?
    唐初露忽然打量起这个男人来。
    该说他是反应迟钝看不出来这是吻痕,还是他太自信她不会跟别人在一起?
    裴朔年没有注意到她的神情,继续道:“以后我不在你身边,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明白吗?”
    唐初露轻嗤了一声,“你放心,有人把我照顾得挺好的。”
    裴朔年眸色一沉,转头看着她,眼里似乎在酝酿什么情绪。
    半晌,他也只是笑了一声,摇了摇头,“你这些话气不到我,露露,好好过自己的生活。”
    说完,他转身就走,丝毫不拖泥带水。
    唐初露在他身后被气笑了。
    合着他还以为自己是刻意说那种话来气他?
    他以为他是谁?
    以前唐初露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毕竟她是一个只会对自己喜欢的人上心的人,现在她经历了至亲离世,爱人背叛,事业停滞这些事情,早就不在乎那些幼稚的执着了。
    她只要自己手里抓得到的温暖,至于不是她的,她丢得比谁都快。
    但唐初露心里还是不爽。
    现在是午休时间,没有病人,她拿出手机给陆寒时劈里啪啦发了条消息过去——
    【你知道脖子上那些印子有多难遮吗?下次再这样,我就不让你亲我了!】
    说来也奇怪,最后一个字打完发出去之后,唐初露心里的憋屈忽然就消散了一些。
    她就是有些憋屈,就想随便找个理由跟陆寒时闹一闹,平时她还有些怵这个男人,这种时候却丝毫没有顾忌。
    陆寒时这个男人看上去内敛深沉,高不可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唐初露在他面前就是可以肆无忌惮。
    她在裴朔年面前就从来没有这么任性过。
    应该说,她从来都没有在任何人面前这样任性过。
    这么一想,唐初露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忽然就来了兴致,翻看起陆寒时的朋友圈来。
    ……
    此时在市中心霜降大厦的顶层,穿着高定西装优雅矜贵的男人,正当着所有股东的面演示公司未来一个月的计划宏图。
    他身形高大,气场斐然,举手投足之间都是处变不惊的冷沉。
    尽管那张年轻精致的脸显得他更像是一个靠脸吃饭的当红小生,但那沉稳的性格和傲然冷漠的态度,俨然是身为上位者的气度和魄力。
    那些年纪比他大了不少的股东都在认真听他的发言,时不时低头做着笔记。
    幕布投屏上连接的是他的电脑,上面有他最近设计的工程,代码简练程序流畅,很完美的设计。
    只是当备注为“老婆”的消息跳出来的时候,所有人愣了一秒。
    因为是特别关心,所以对话框还自动跳了出来,大屏幕上顿时出现了一排字——
    【你知道脖子上那些红印子有多难遮吗?下次再这样,我就不让你亲我了!】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