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8章 只是不习惯

    唐初露被呛得咳嗽了几声,陆寒时帮她拍着背顺气,“小心点。”
    “我……我没事……”
    唐初露脸色有些红,又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才把嗓子里的痒压下去,看了邵朗一眼,“还是不点牛排了吧……”
    陆寒时揉揉她的脸,轻笑一声,“随你。”
    唐初露又从服务员那里接过菜单,稍微挡住自己的脸,也挡住了邵朗投过来的哀怨的目光,忍不住又翘了翘嘴角,“就来两份招牌意面吧。”
    她其实一直笑点很低,尤其偏爱冷笑话,是黑色幽默的忠实拥趸。
    只是裴朔年一直不喜欢嘻嘻哈哈的她,这些年她就越发打磨自己的性子,将自己变成了笑不露齿的淑女名媛,看到什么好笑的也只是在心里笑笑。
    她改变得很多,可最后他还是离开了她。
    唐初露忽然收敛了笑意,拿起水杯又喝了一口。
    陆寒时将手掌放在她脑后,捏了捏她的后脑勺,“这么渴?”
    唐初露收起那些小心思,对他笑了笑,“我喜欢喝水嘛。”
    她是很喜欢喝水,不喜欢饮料果汁,也不喝酒,别人都认为寡淡的白水,她总能喝到甜甜的滋味。
    陆寒时给她快空了的杯子里又倒满了温水,但没给她喝,将杯子往桌面角落推了过去,“现在少喝点,现在喝饱了待会没胃口。”
    对面的邵朗忍不住也拿起杯子敲了敲,揶揄道:“喂喂喂,寒时,咱俩认识这么久,你可从来都没给我倒过水啊!”
    陆寒时随手把桌上的茶壶推了过去,“开水,趁烫喝。”
    邵朗:“……”
    ……
    北城中心医院。
    裴朔年看着手里那支白色药膏,微微有些出神。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他将药膏随手塞进了抽屉里,“进来。”
    乐宁拿着一个保温杯走了进来,脸颊红红地看着里面的男人,随即关上了门。
    “朔年,我给你泡了茶。”
    她揭开保温杯的盖子,里面的热气升了出来,本就精心装扮的脸颊在烟雾的衬托下像加了一层滤镜,温柔甜美。
    裴朔年没有说话,看着冒热气的杯子失了神。
    他记得读大学的时候唐初露有个一模一样的保温杯,只是容量很大,大概有1.5l像个军用水壶,每天上课都带着,一上午就能喝完,班里有喜欢她的男生给她取外号叫“水桶”,她还很不开心了一段时间。
    然后他就送了她一个粉色的兔子保温杯,小巧玲珑,很漂亮,只是装不了多少水,但唐初露却一直用着,哪怕每节课下课都要去开水房打水,也一点都不嫌累。
    他那个时候怎么就没主动给她打过几次水呢?
    裴朔年眼眸有些空洞,在一起的时候他很少会想到唐初露,倒是分手后会时常想起她。
    还是不习惯吧。
    他闭了闭眼睛,忽然觉得有些疲惫,拿起桌上的保温杯喝了一口,“谢谢,宁宁。”
    乐宁因为他这句“宁宁”心脏漏了一拍,红着脸说:“朔年,你不要跟我说‘谢’字,你知道我要的不是你的谢谢……”
    裴朔年扯了扯嘴角,笑了一下,“那你想要什么呢?宁宁。”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