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9章 为什么偏偏她不是

    唐春雨年纪太小,根本就看不出男人表情变化下的真实情绪,还抱着他的胳膊撒娇,“是啊!今天还带回家给妈看了,那人就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还把我爸爸的车给开走了,那本来应该是我的!”
    她嘟着红颜的唇,扯了扯男人的袖子,“姐夫,我也想开车,你帮我找个靠谱的驾校,好不好?”
    裴朔年没有理会她,事实上根本没有听到她在说什么。
    唐初露又谈恋爱了,还发展到要带回家见家长的地步……
    昨天在她电话里听到的男人声音,应该就是那个所谓的小白脸吧?
    他们才分手多久?有半年吗?她就另寻新欢了?
    裴朔年瞳孔猛地放大,忽然想到之前在她脖子上看到的那些红痕,其实根本就不是过敏吧!
    他冷笑了一声,觉得自己真是蠢透了。
    “你姐还真行,这么快就找到下家。”他阴冷地讽刺了一句,脸色有些难看。
    唐春雨嘟了嘟嘴,不以为意地说:“你不也搞了人妹妹吗……”
    还是在两人交往期间就跟她发生了关系,姐姐现在都不知道这件事情,一直被蒙在鼓里。
    裴朔年身子一僵,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唐春雨被这样的眼神吓到了,立刻收声不敢说话了。
    她跟裴朔年一开始是她的一厢情愿,自从那天去姐姐学校见到她那个帅气聪明的男朋友之后,她心里就有了别的想法。
    裴朔年这个男人真的太迷人了,她一路成长而来都资质平平,除了一张脸还算清丽之外别无长处,生命中也没出现过什么惊艳的人。
    唯独她这个姐夫,激起了她所有青春期的躁动。
    她一直有意无意在撩拨裴朔年,这个男人享受她的爱意和追捧,却从来只当她是小孩子,没有回应过。
    于是在她十八岁生日那天,她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将姐姐灌醉之后,她爬上了裴朔年的床。
    她本来以为不会那么容易得手,是想下点药的,却没想到过程竟然异常顺利。
    裴朔年掀开被子看到不着寸缕的她时,一点惊讶都没有,只是露出一个讽刺的笑,随即没有犹豫地抽掉皮带覆了上来。
    她的第一次给了自己姐夫,他的技术很好,疼痛几乎没有,只有灭顶的欢愉。
    人生第一次巅峰的时候她想,裴朔年应该跟姐姐做了很多次,所以才这么娴熟吧?
    那次结束之后,她一身的凌乱不堪,裴朔年却一丝不苟,系好扣子之后像是什么都没做过一样。
    男人坐在床头,点了一支烟,眼眸很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唐春雨拥着被子里已经不再纯洁的躯壳,小心翼翼,又满怀希冀地看着他,“这也是你的第一次吗?”
    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话,裴朔年抬眸看了她一眼,极尽嘲讽,“当然不是,难道你是?”
    唐春雨觉得受到了侮辱,红着脸反驳,“我是!”
    裴朔年不说话了,只有沉默。
    她都是,为什么唐初露就不是?
    他以为自己不是在意那层膜的人,可却五年都没有碰过唐初露,那件事就像一根尖刺一样狠狠扎在他心里。
    全世界的女人都可以不是第一次,可为什么偏偏她唐初露不是?
    他把烟狠狠地按在了烟灰缸里。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