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32章 还我儿子

    唐春雨没有想到裴朔年居然会主动找自己。
    她在北城中心医院周边开了间小旅馆,男人一进来就把她按在了门板上,动作粗鲁放肆,让她有些疼。
    唐春雨抱着他的脑袋,努力让自己的身体放松,声音是小姑娘一般的甜腻,“姐夫……轻点……”
    裴朔年心里一沉,动作更加发狠,伸手捂住了她的嘴不让她说话,“别叫我姐夫!”
    男人的占有是汹涌的浪潮,来的时候难以抵挡,褪去的时候也匆匆消逝,只留下一片狼藉的空虚土壤。
    裴朔年并不喜欢这种低档肮脏的旅馆,倾泻了之后几乎没有要多停留一秒的意思,扣好皮带就要离开。
    唐春雨一身粘腻,头发乱糟糟地垂在后背,急忙扯住了他的裤脚,声音已经变得沙哑,“你就要走了吗?”
    裴朔年不耐烦地停下,“还有什么事?”
    “我……”唐春雨抿了抿下唇,脸上还带着羞耻的潮红,“姐夫,你能不能帮我在市中心找个房子?”
    裴朔年有一瞬间的停顿,随即缓慢地转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的女人。
    他的眼神让唐春雨下意识地瑟缩,下意识松开了抓着他裤脚的手,瞳孔因为害怕微微震颤。
    裴朔年就这么看着她,像是在看一只不再惹人喜欢的宠物。
    半晌,他往她身上扔了一张卡,“春雨,这些日子是我鬼迷心窍了,你拿着这些钱回去做点生意也好,在郊区买房也好,以后好好过你的日子。”
    唐春雨难以置信地看着他,眼睛瞬间红了起来,眼泪就这么掉了下来。
    裴朔年无动于衷,又说:“这件事情是我的错,对不起,以后你有什么困难,看在你姐的份上,我会尽可能帮助你。”
    说完,他毫无留恋地抬起脚,转身离开了这个肮脏的地方。
    ……
    之后的几天,裴朔年都没再出现在唐初露面前,哪怕是偶尔碰见,也装作没有看见一样。
    唐初露对这个结果很满意,既然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她也不想再纠结,只想过好以后的生活,好好当她的医生。
    最近只有一件事情让她很不爽,就是乐宁这个半吊子的实习医生在医院可以说是众星捧月,因为有裴朔年的关系在,所有人对她都是爱护有加,她随便完成一个小手术,就有人称赞她基本功扎实,说她很快就能转正。
    唐初露一直是年轻医生里的翘楚,转正花的时间最短,只是她在医院里的名声,明显还比不上乐宁这个只会炒噱头的人。
    据说今天医院就送进来一个割阑尾的小男孩,是商会会长的孩子,会长老来得子,对这个小男孩自然有些溺爱,平时就捧得跟个金疙瘩一样。
    割阑尾这种小手术谁都能做好,但是大家都想巴结会长,毕竟手术是一回事,恩情又是另一回事,这个会长又向来大方,这件美差事自然而然落在了乐宁头上。
    如果顺利的话,乐宁经过了这场手术之后,应该可以直接转正,那个会长在北城一向以大方著称,还不知道会怎么感谢她。
    医院其他医生都有些眼红乐宁的待遇,但也不能说什么,毕竟裴主任跟她是那种关系。
    只是私底下那些还有原则和操守的医务人员就免不了有所抱怨,连唐初露这样有能力有天赋的医生都只能坐冷板凳,更何况是他们这些普通努力的人。
    唐初露现在已经习惯了在一楼办公,虽然不方便,但是对她的职业生活并没有什么影响。
    没有病人的时候,她就抽空看一些生僻的医学书,顺便学习了一些西语,很多厉害的外科书籍是西班牙语写成的,她不太信得过翻译,通常情况下都是自己翻。
    她刚拿出西语字典,走廊忽然就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延续到她办公室的门口,然后就是“砰砰”的敲门声。
    “唐医生!出大事了!”
    唐初露皱了皱眉,连忙放下手里的书籍,大步走过去开门,“怎么了?”
    小护士红着一张脸,气都有些喘不匀,急得不行,“那个割阑尾的会长的儿子,麻醉之后忽然全身高烧不退!现在根本就做不了手术,情况很危险!”
    唐初露眉心猛地一跳,吼道:“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
    急救室的人来来往往,几乎所有的医务人员都在场等候发落,应付这次的紧急状况。
    本来是场志在必得的小手术,没想到刚下麻醉,就忽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乐宁瞬间就六神无主,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主刀医生都手抖得不敢拿手术刀了,其他医务人员更加慌乱,只胡乱地进进出出,到处喊人帮忙,一时间急救室闹得就像菜市场一样。
    病人家属还等在外面,看到这样的场景也害怕起来,尤其是那个会长夫人,进来的时候还温温柔柔,高贵大方的样子,一听到儿子的手术遇到了紧急情况,一下子就慌了阵脚,在外面又骂又哭,护士根本就劝不住。
    所有人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一片嘈杂声中,病床躺着的小男孩体温越来越高,仪器发出刺耳的声音,生命在一点一点地流逝。
    “乐医生,病人的体温已经高达40度了!”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手术室所有人脸色顿时一片灰败,这种情况小男孩已经是一只脚踩在鬼门关上了,很可能会死在手术台上。
    乐宁嘴巴都在颤抖,双腿发软得快要跪下去,“快!给她吸氧!”
    要是会长的儿子真的死在她的手术台上,别说是作为医生的前途,她这一辈子都要完了!
    “快!快去叫裴主任过来!”她哆嗦着指挥身边的助理,“快让他去给病人家属做沟通,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
    裴朔年估计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等他赶到的时候,会长夫人和几个保镖已经闹翻了,好几个护士都被推倒在地。
    他硬着头皮过去安抚他们,只是一听到“心理准备”这四个字的时候,会长夫人忽然两眼一翻白,大叫一声,整个人都癫狂了起来,“你还我儿子!还我儿子!”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