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33章 有办法了

    一个母亲对儿子的爱是无人能挡的,裴朔年也是一米八几的个头,竟然就这么被一个女人给扑倒在了地上,一边哭一边抓他的脸,嚎啕着喊:“你这个害人的医院!害我儿子!”
    裴朔年很少有这么狼狈的时候,连忙叫保安,“快把她拉开!”
    只是保安这时候也被会长夫人带来的那些保镖给按住了,一时间扭打成一团,场面更加混乱。
    那女人哭得歇斯底里,忽然就直起身子,拿出手机拨了电话出去,一接通就开始哭,“老公啊!你快过来!我们儿子要被人害死在医院了!”
    “夫人你冷静一点,现在情况还不明朗!”裴朔年自然知道电话那头的人是谁,顿时头疼得厉害。
    要是会长也过来了,这场手术怕是就要成为医院的过错,他的心血就都毁了!
    一片混乱之中,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唐医生来了!唐医生来了!”
    那些医务人员就像是听到福音一样,连忙围了过来。
    唐初露虽然年轻,但是她的技术所有人都有目共睹,短短的两年时间就已经完成三台高难度手术,且手法十分漂亮。
    她的年轻与经验也许受人诟病,但她的实力和能量却无人敢质疑。
    唐初露一来就看到了裴朔年被那个女人压在地上的狼狈模样,但她没有多看一眼,直接越过他往急救室去。
    “病人现在的体温,心率,以及麻醉情况。”她穿着白大褂发号施令,接过助理手中的手套,口罩,有条不紊地戴上,动作很快速,却一点都不显慌张。
    一进手术室,先前那些围在乐宁周围的人全都涌到了唐初露面前,像是一种本能的信任和依赖。
    乐宁心里不是滋味,“这是我的手术,你来干什么?”
    唐初露没有理会她,皱着眉头仔细检查手术台上的人的生命体征,让一旁的助理给她报仪器上的数字。
    “这种高温不可能是人体免疫所引起的,一定是有病灶。”听完整个过程,唐初露迅速想出了好几个可能性。,“病人手术前做过生化测试没有?”
    “做过,一切正常。”
    “免疫系统?”
    “正常。”
    “麻醉后有排异反应吗?”
    “没有。”
    一问一答还在继续,乐宁却看不下去了,有些焦躁地拉住了她,“你现在问这些有什么用?现在重要的是安抚家属情绪,手术时高烧是要命的!”
    唐初露转过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将她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掰下去,“作为一个医生,就算是要命,也是我从阎王手里要我病人的命!”
    她这句话说得很轻,却掷地有声,整个手术室都安静下来,只有仪器的“滴滴”声。
    周围的辅助医生和助理都不约而同地说:“唐医生,你放手做吧!我们都相信你!”
    唐初露深呼吸了一口气,直接越过乐宁,对一旁的麻醉师说:“病人有无家族遗传病?”
    麻醉师摇头,“问过了,没有。”
    唐初露皱了皱眉,思索了一会,“先采用物理降温,务必保持体温不再升高,我去问问病人家属。”
    “好!我们听你的!”
    唐初露一推开手术室的门,周围就有无数的人将她围了起来。
    “情况怎么样了?还救得活吗?”
    “我儿子到底怎么样?到底是死是活啊!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
    “……”
    哭嚎声,叫喊声,女人撕心裂肺的咒骂声此起彼伏。
    唐初露像是没有听到一般,提高了音量,冷静地发问,“谁是病人家属?”
    周围的人还在吵闹,她根本听不到有效回答,皱了皱眉,猛地一脚踹在一旁的椅子上,发出剧烈的碰撞声——
    “都给我安静!我再问一遍,谁是病人家属!”
    她身上自带一种沉稳的气场,脸上带着薄薄的愠怒,此时有种霸气的冷静。
    那些人都迅速安静下来,就连会长夫人都愣了一下,呆呆地带着哭腔问:“我是病人的妈妈,你是谁?你能救我儿子吗?”
    唐初露摘下口罩,恢复了平时的音量,快速说道:“我会尽全力救治,如果你想你儿子活着,麻烦你冷静一点配合我回答问题。”
    “我当然想我儿子活着!”会长夫人下意识又要哭,刚说出一句话就忽然被面前的女人给打断——
    “那就请你不要大声喧哗!”
    唐初露倏然提高了音量,整个人的气场变得凌冽锋利,如同一把刚烈精准的手术刀,锋芒毕露。
    她径直走到会长夫人面前,那双温柔的杏眼此时透出鹰隼一般的坚韧,让人下意识感到畏惧,却也下意识觉得心安。
    会长夫人被她的气场震住,缓缓站起身子,抹了抹眼里的泪,“好,我不吵,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儿子……”
    唐初露表情缓和了一些,立马问道:“病人之前有无做过需麻醉类手术?”
    女人摇摇头,“没有。”
    “有无过敏史?家族内有无过敏史?”
    “都没有。”
    唐初露皱了皱眉,又问:“家里是否有其他成员在手术后死亡?”
    “没……”
    会长夫人下意识想说没有,忽然想到什么,改口道:“有!孩子的伯伯就是心脏做手术的时候去世的,刚上手术台没多久人就没了!”
    “因为什么原因?”
    会长夫人想了想,皱着眉摇摇头,“这个我不清楚……”
    唐初露沉着脸略微思索了一下,这时手术室忽然跑出来一个人,焦急地对她说:“唐医生!你要监测的病人吸末二氧化碳忽然升高,体温已经达到四十二度!”
    听到这话,会长夫人差点晕厥过去,连哭都没了力气,只抽抽嗒嗒,随时都能哭死过去一样。
    唐初露眼里却瞬间有了光,如果之前只是怀疑,那么她现在可以确定,现在这情况是恶性高热!
    她连忙扶住会长夫人的肩膀,“您放心,我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一定帮您抢救回来!”
    说着,她连忙吩咐裴朔年,“医院如果还有丹曲洛林就赶紧都拿过来,没有就去别的医院借!总之半小时内我要看到这个药!”
    说着,她就连忙戴上口罩,匆匆忙忙往急救室赶去。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