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37章 最好的朋友

    这是什么情况?
    唐初露愣在了副驾座上,手里还拽着安全带,迟迟没有解开。
    这女人是谁?怎么跟陆寒时这么亲密?陆寒时怎么都不推开她?这已经属于异性安全距离以内了吧?两人的关系肯定不一般吧?
    唐初露脸色不太好看,坐在原地没有说话。
    两人结婚前都做过保证,虽然是闪婚,但都是要认真过日子的,不管之前怎么样,结婚以后私生活都必须干干净净,这突然冒出来的女人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他亲戚?姐姐妹妹之类的?
    这女人的个性就像她那辆大红色的玛莎拉蒂一样,十分热情奔放,抱着陆寒时没撒手,还捧了捧他的脸,撒娇道:“我的好陆陆!怎么看你越来越帅啦!”
    陆寒时略显嫌弃地打掉她的手,却任由她抱着,没有要推开她的意思,冷声道:“滚远点!你看你像什么样子?”
    明明是训斥的语气,唐初露却听出了一丝无奈纵容的意味。
    那女人抱着他的脖子不肯撒手,整个人都快挂在他身上了,两具身体几乎贴在一起,就算是夫妻俩在大庭广众之下都不一定有这么黏人的。
    唐初露视线忍不住放在了那女人的胸前,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紧紧抵在男人的胸膛上蹭着,肉眼可见的澎湃汹涌。
    她不自在地收回视线,心里有些闷堵。
    陆寒时似乎也觉得不妥,皱着眉将怀里的人推远了一些,目光倒是很大方地扫过她的胸,冷笑一声,“你也不怕把硅胶挤出来。”
    女人立刻后退了一步,“哎呀”一声,娇嗔地在他胸前拍了一下,“刻意去韩国做的啦,质量很好的,你别咒我!”
    陆寒时没理她,脸上是很明显的嫌弃。
    唐初露还很少看到这男人这么情绪外露的样子,他在自己面前一直都是自矜而内敛的,只有在邵郎和这个女人面前的时候才放松而自然。
    邵郎是他很好的朋友,那这个女人呢?
    唐初露刚想着要不要下去打个招呼,那女人像是忽然看到了她似的,面露惊讶,“你车里怎么还有个女人?”
    她踩着高跟鞋风情万种地走了过来,一举一动都有种“乱花渐入迷人眼”的动人韵味,好奇地打量着唐初露,突然嗤笑了一声,“我就说小陆陆怎么忽然开起粉红色的平民车来了,原来是车里藏娇呀!”
    唐初露听着她喊“小陆陆”觉得有点怪怪的,因为她的小名也是“露露”……
    虽然心里不爽,但还是礼貌地伸出手,“你好,我叫唐初露,你是寒时的朋友?”
    “我可不止是朋友呢……”那女人掩面笑了一声,语气有些意味深长,“我叫周绒绒,是小寒时最好的朋友。”
    她笑得妩媚迷人,将“最好”两个字咬得很重,唐初露听出了一丝挑衅的意味,抿了抿嘴角,一言不发地打量着她。
    这是个长相英气的大美人,妆容精致浓烈,身材很好,看上去起码有一米七七,典型的模特身高,腿也又细又长,纤细苗条的同时还有优雅性感的曲线。
    她整个人就像一朵娇艳欲滴,正盛开得灿烂的红玫瑰。
    这么一个倾城绝艳的大美人,难怪连陆寒时这样冷清寡淡的人都难以拒绝。
    唐初露脸色不太好看,开门下车后坐到了驾驶座上,“砰”地一声关上车门,“既然你们关系这么好,那就尽情叙旧,我还要上班,就不打扰了,先走一步。”
    她声音很冷,面不改色地踩下油门,摇上车窗,打转了方向盘。
    陆寒时皱了皱眉,似乎看出了唐初露的不高兴,在她刚掉过头的时候走过去敲了敲她的车窗。
    “还有事吗?”唐初露摇下窗子,露出一张冷淡疏离的脸,语气还明显的不耐烦。
    陆寒时顿了一下,看得出来她很生气,捏了捏她的脸颊,轻声道:“怎么了?”
    唐初露心里一堵,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站在他身后艳光四射的周绒绒,眸光一冷,道:“陆寒时,我必须提醒你,不管你之前的私生活如何,结婚之后我希望你洁身自好,如果你有别的想法,希望你坦诚一点并尽早提出,我们好聚好散,不要抱任何侥幸心理,我不需要一个彩旗飘飘的丈夫。”
    听了她的话,陆寒时的眸光也渐渐沉了下去,嗓音很低哑,“好聚好散?露露,你什么意思?”
    唐初露收回目光,微微握紧了方向盘,“只是提醒你注意分寸。”
    说完,她直接踩下油门,头也不回地开了出去。
    陆寒时站在原地目送她离开,站了一会之后,拿出手机看了看,最后放回口袋里,转身就往电梯方向走去,没有理会一旁的周绒绒。
    周绒绒被无视了,很是不高兴,连忙踩着高跟鞋屁颠屁颠地跟着他进了电梯,在他旁边站定。
    她观察着陆寒时的脸色,忍不住顶了顶他的肩,“欸,寒时,你真把人家给娶了?”
    陆寒时看都没看她一眼,声音很冷淡,“不然呢?想要很久了,不能娶吗?”
    周绒绒脸色有些嗔怪,娇道:“我又没说什么……你自己惹你女人生气了,能不能别把气撒在我身上?”
    她一看就知道这男人都还不明白人家为什么生气,这么久过去了还是一点都不会跟女人相处,忍不住笑他,“我看她长得挺温柔清纯的,性格倒是刚烈得很,没少给你甩脸色吧?”
    陆寒时不说话,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视线往下移,“花了多少?”
    周绒绒颇为自豪地颠了颠那两个硕大挺拔的团子,“好几百万呢!手感非常好!”
    “再废话一拳打歪。”陆寒时收回视线,抬脚走出了电梯。
    周绒绒脸一黑,悻悻地放下手,骂骂咧咧地跟在他身后出了电梯。
    电梯门刚关上,迎面走来一个穿着银色西装的骚包男人,周绒绒抬头一看,顿时满脸嫌弃,“邵郎,你这是什么品味?也太丑陋了点吧这套衣服!”
    邵郎看到她的时候惊讶了一下,随即喜上眉梢,冲过去就将她抱了个满怀,“死人妖!你怎么来了!”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