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38章 还要不要脸

    周绒绒本来高高兴兴地跟他抱在一起,忽然就变脸一般推开了他,“邵郎,我再重申一遍,别叫我人妖!”
    她神情很认真,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连语气也是淡淡的,但能看得出她的受伤和愤怒。
    周绒绒脾气一向很好,不怎么记仇,这是真的生气了,看都没看邵郎一眼,径直往陆寒时的办公室走去。
    陆寒时停下脚步,在邵郎肩上锤了一拳。
    邵郎讪讪地揉着自己肩膀,也不敢嘴贫了,“她现在这么敏感了?以前这么叫她也没什么啊……”
    他忍不住问陆寒时,“是不是内分泌失调的原因啊?那种手术后都要吃激素的,她现在脾气也跟个娘们似的,说翻脸就翻脸!”
    这话他也不敢当着周绒绒的面说,怕她又像刚才那样突然生气。
    “她就是个娘们。”陆寒时瞥了他一眼,难得有些严肃,“以后管管自己那张嘴。”
    邵郎撇撇嘴角,摸了摸鼻子,“说得倒容易,认识这么些年了,有些习惯也不是说改就能改的!”
    陆寒时抿了抿唇,刚要说什么,看到周绒绒站在他办公室门口敲了敲,就没再理会邵郎,抬脚走了过去。
    他越过周绒绒往里走,按了按手上的袖扣,“进来,把门关上。”
    周绒绒就真的把邵郎一个人关在了外面,心情这才好了一些,大喇喇地在陆寒时的沙发上坐下,两条包裹着黑丝的长腿优雅地翘起,哼道:“你也不知道给我泡杯茶!”
    陆寒时打开电脑,纤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敲击着,“想喝自己泡,有话就说。”
    周绒绒撇了撇嘴,“还能有什么事?我现在无处可去了,只能来找你们求收留了!”
    陆寒时手指略微停顿,“被赶出来了?”
    “嗯,老爷子说家门不幸,除了我这么个妖孽。”周绒绒讽刺地笑了一声,张扬又有些苦涩。
    “活该。”陆寒时一向直接。
    周绒绒:“……”
    她换了个姿势,“我不管,你得给我安排个工作,当时在m国你俩可是答应过的,以后我被扫地出门了可是要养我的。”
    陆寒时视线就没离开过电脑屏幕,偶尔分神看看手机,自进来后就没看过她一眼,“我有人要养了,你去找邵郎。”
    “我现在不想搭理他!”周绒绒的语气恨恨的,咬牙切齿道:“你现在就安排我在你身边做个助理吧!反正我也跟你们学的一个专业,虽然功课比不上你们,但多多少少还是懂一点。”
    陆寒时终于停下动作,在书桌上挑了一本书扔了过去,“一周内精通。”
    周绒绒接过来一看,顿时翻了个白眼,“汇编?你考古吗?现在不都是c语言和java了?”
    她随手翻了几页,见陆寒时没有再理会她的意思,就没再说话,百无聊赖地看了起来。
    ……
    唐初露回到医院的时候,心里那股闷气已经消散了不少。
    她和陆寒时是夫妻,彼此肯定是在乎的,最少也是互相尊重的。
    但毕竟没有感情基础,除了愤慨之外,她倒是没什么酸涩的感觉,只要陆寒时能处理好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对于那个周绒绒她也并没有特别在意。
    她决定晚上回去之后跟他好好聊聊。
    一楼的办公室在走廊最里面那一间,路过的小护士纷纷跟她打招呼,唐初露也都很有礼貌地回应。
    她在医院的护士缘很不错,只是男人缘丝毫比不过乐宁,平时跟她打招呼的人都挺多的,不过她总觉得今天这些人看着自己的神情有哪里怪怪的。
    像是怜悯,又像是看好戏……
    她心里疑惑,但没工夫去注意这些,回到办公室之后就让助理关肃把昨天恶性高热的资料整理给自己。
    关肃还是医科大学的学生,因为学业很优秀,所以大三就来了医院实习。
    唐初露看过关肃的成绩,很耀眼,甚至比当初裴朔年的履历还要漂亮,而且年轻得很,才刚满十八岁,高高瘦瘦的,是个清俊雅致的少年。
    他明明可以选择更好的医院,更好的医生,却执意要跟在自己身边打下手,唐初露就没把他当普通助理来看,有意要带他。
    关肃拿着整理好的文件放在桌子上,眉眼是一如既往的淡漠清冷。
    唐初露习惯了他的沉默,已经见怪不怪。
    她翻了翻手里的资料,看着病理分析的那一页,头都没抬地问:“昨天手术室录下的医学录像处理好了没有?传给我看看。”
    “好。”关肃向来惜字如金,是个稳重沉闷的性格,但做事很利索干脆,很快就拿了录像过来。
    唐初露一边看着视频里的操作,一边做术后总结,反思自己做得不够好的地方,顺便还把关肃也叫过来一起看,“你觉得我在这里下刀是不是太险了?”
    关肃认真看着,点了点某根血管的位置,“险,但是时机抓得很好,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注意这根血管,尽量避开。”
    唐初露眼睛一亮,“你观察得很仔细!”
    她习惯在每场手术之后进行总结反思,将所有可能发生意外的操作全部摒除,哪怕连一丝丝可能性都要翻出来扼杀在摇篮里。
    关肃很佩服她的严谨认真,唐初露是个很优秀的医生,在她手里做助理可以学到不少实用的东西,他和唐初露比起师徒来说,更像是伙伴。
    两人将注意事项装订好之后,已经快到中午,唐初露提出一起去食堂吃饭。
    走在路上的时候她还在讨论病情,没有注意到迎面走来的乐宁一脸春风得意的样子。
    乐宁挡住了她的去路,笑得甜美可人,“露露,你是要去吃食堂吗?一起吗?”
    唐初露看着她,并不热络,“不用了,看着你我吃不下。”
    乐宁脸色有些尴尬,勉强笑笑,“你别这样,我只是想要谢谢你,昨天多亏你你的帮忙,不然我也不会这么快就转正!”
    听了她的话,唐初露不可思议地皱了眉,“转正?乐宁你心里没点数吗?昨天你顶多就是缝合了一下,我做了百分之八十的工作,凭这场手术转正你还要不要脸?”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