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40章 滚,别碰我

    唐初露也才工作了两年,这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除了愤怒之外更多的是无力。
    她打开电脑,将昨天拍的教学视频翻了出来,录像虽然没有拍到正脸,但是从声音能够听出来是自己的。
    思索了一会,她将这段视频截取了自己使用丹曲洛林的声音画面,写了一段长文描述当时的场景,说明自己才是当时的主刀人,并且谴责了裴朔年和乐宁这种为了私情罔顾医院公正的作法。
    她在医院网站和论坛上都发布了出去,只是她粉丝很少,发出去相当于石沉大海。
    唐初露抿了抿唇,私聊了昨天手术的麻醉师。
    这个麻醉师资历很老了,相对来说比较公正,只是人的脾气差了一点,不过在医院还有很有影响力的。
    唐初露在私信里简单地说明了情况,希望他可以帮自己转发一些这个帖子,维护医院秩序。
    还没等到麻醉师回复,她忽然觉得胃的地方一阵刺痛,来得突然又强烈,让她脸色一白。
    唐初露连忙蹲下身子,翻开抽屉去找胃药,拿到那个白色盒子的时候手都在抖,有些站不起来。
    作为医生,她基本不能够很好地按时吃饭,时间一长就养成了娇气的胃,只是稍微推迟了一下吃午饭,再加上心中有气,一下子就把隐藏的胃病也激发了出来。
    她缓了缓,深吸了一口气,撑着椅子慢慢站起来。
    办公室的门忽然在这时被人推开,裴朔年一边说着电话,一边阴骛地看着她,直接走到了办公桌前面,居高临下,英俊的面容散发着怒气。
    “有时间我会带宁宁亲自去拜访,请会长放心。”
    他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语气从刚才的恭敬瞬间变得愠怒,抓着唐初露的手腕就将她拽了起来,“唐初露,你究竟想干什么?”
    刚才找乐宁麻烦也就算了,居然还在网站上发布那种帖子,幸好没什么人看,而裴朔年又把唐初露的账号添加了特别关心,所以才能第一时间看到她发布的那篇“揭露事实”的小作文,连忙联系网站管理员删除了,否则还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
    他脸色阴沉,已经在发怒的边缘,“唐初露,你自己有能力,以后晋升的机会多得是,不要死抓着这一次不放,我以为你工作了两年,怎么也得学聪明点,没想到还是一样的愚蠢!”
    唐初露本来胃就痛,被裴朔年这样劈头盖脸一通训斥,心里又愤怒又憋屈,猛地甩开了他的手,“是我愚蠢!我最愚蠢的事就是把乐宁那个不学无术只会谄媚巴结,投机取巧的人塞进我爸爸的医院!我最愚蠢的事情就是没早点看清楚我那个所谓高材生前男友的虚伪面孔,我最愚蠢的就是没让你们两个渣男贱女天长地久互相祸害死在一起!”
    这段时间她一直忍着,现在是忍到了极限。
    父亲去世对她来说已经是很大的打击,随即发现一直爱慕的男友跟好朋友滚上了床。
    不仅如此,她原先以为裴朔年是个君子,以为他选择做医生是因为和自己有一样的本心和信仰,他本来可以成为一个救死扶伤的人,可毕业不到两年,他就沉浸在追名逐利的漩涡里,根本就忘记了自己的初心。
    现在的他,算什么医生?不过是个戴着虚伪面具的商人,连赚钱都不能堂堂正正!
    吼完之后她按住了自己的胃部,感觉那地方有些抽搐地疼,脸色煞白,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倒下。
    裴朔年被骂了这么一通,心里竟然没有之前那么憋闷,甚至隐隐放松了不少。
    他擦了擦嘴角,忽然弯下腰,双手撑在了桌子上,目光直直地看着唐初露,笑了一声,“你还是误会我和乐宁的关系,是吗?”
    原来她也不是看上去那么潇洒,其实她很在意,只是装作淡定而已。
    唐初露讽刺地看着他,“乐宁?不是宁宁吗?”
    他刚才打电话她也听到了,救了会长的小儿子,会长肯定会好好感谢,这功劳想必又是乐宁的。
    裴朔年却是笑得更深,“只是个称呼而已,再说,我叫你露露不是更久?”
    “那以后可别再这么叫我,我嫌恶心。”唐初露冷冷地说,额头上已经有冷汗流了下来。
    裴朔年这才发现她不对劲,嘴唇青白在颤抖,身形都有些摇摇欲坠,“你怎么了?”
    他眉头紧皱,下意识就要伸手去拉她,结果被唐初露避开,“滚!别碰我!”
    裴朔年不管她,越过办公桌走到她面前,看了看她放在胃部的手,心下了然,“胃病又犯了?”
    他进一步,唐初露就退一步,不给他任何靠近自己的机会。
    裴朔年看她这么倔强,只摇了摇头,见她手里抓着药瓶子,就转身走到饮水机那边去给她打热水。
    他刚拿了杯子,就听到身后“砰”地一声,心下一紧,连忙起身,果然看到唐初露咬着下唇摔倒在地。
    裴朔年有瞬间的心慌,胸腔某个地方倏然被抓紧,身体已经先脑子做出了反应,飞奔了过去将唐初露抱在了怀里,“露露!露露!你怎么了?”
    他连忙抱着人去了急救室,脚步显而易见的慌乱。
    检查,开药,住院,直到唐初露安安稳稳地躺在病床上,眉头也不再难受地皱起,而是恬静地睡着,裴朔年才松了口气。
    他坐在床边,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唐初露脸上的每一处。
    他挡住了窗外的阳光,下午的斜阳并不刺眼,但他还是担心会晃到唐初露的眼睛,所以坐着没动。
    她好像一点都没变,五官平淡,眉眼柔和,找不出特别精致的地方,也找不出一丝不好看的线条。
    说是大美女太抬举她,但也绝对算得上是个小美人,不然他也不会答应她的告白。
    裴朔年眼神柔和了不少,他想起那天她鼓起勇气,仰着一张小脸,双颊红红地对自己说喜欢的样子。
    他看过很多电影,那天的画面甚至都算不上精美,可是他就是记了很久。
    裴朔年回想自己过去的二十几年,什么记忆都是模糊而不堪回首的,只有唐初露那羞涩又小心翼翼的样子还有点颜色。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