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41章 合法关系

    他其实很喜欢看唐初露对自己叽叽喳喳地抱怨,然后仿佛又嫌弃自己话多一样,自己先不好意思地笑了。
    傻兮兮的,带着娇俏和温柔。
    只是那天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她这样对自己笑了,她甚至都不愿看见自己,哪怕碰到了,眼里也之后厌恶。
    裴朔年眸子渐渐地沉了下去,忽然伸出手,想要细细临摹她的轮廓,触碰她细腻皮肤上绒绒的细毛。
    就在指尖要触碰到的时候,病房里忽然响起一阵猪叫,带着节奏感在“吼吼……吼吼吼……”
    裴朔年:“……”
    这个猪叫的铃声唐初露用了很多年了,读书的时候就一直是这个铃声,他以前也说过她不少次让她换掉,但她就是喜欢,一直都不肯听话。
    裴朔年无奈地扶额,叹笑了一声,见那手机一直在响,就伸手拿了过来。
    唐初露身边没什么朋友,也没什么亲人,除了蒋宝鸾就没别人了。
    他猜可能是伯母那边打过来的电话,结果却是个没有存下来的电话。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号码,他心里下意识就有些排斥。
    “喂?”他想了想,还是去阳台上接了起来。
    电话那头静默了一瞬,传来了一个低沉的男声:“露露呢?”
    裴朔年也沉默了,半晌,他拿开手机,看了看屏幕,还是一串陌生的数字,连个备注都没有,却还是让他感觉到了压迫感。
    是唐初露养的那个小白脸?
    裴朔年心里一刺,却故意装傻,对着电话那头说:“露露在睡觉。”
    陆寒时脸上笼罩着阴郁的森寒,周身的气场下降了几百个度,空气都凝结起来,邵朗和周绒绒连忙闭紧了嘴巴,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
    他们两个可没忘记,陆寒时这男人生起气来有多可怕。
    男人随手扯开脖子上的领带,走到了阳台上,垂眸看着手上的青筋,声音却还是冷静的,“我是露露的老公,你是?”
    裴朔年笑了,似乎有些挑衅,“太巧了,我是他前任。”
    “不巧。”陆寒时淡淡反驳了他,眼里带着一丝寒气,“前任男友怎么配跟现任丈夫作比较?需要我提醒你后者的关系受法律保护么?”
    裴朔年眸子里郁结的冰冷和不屑瞬间碎成了千万片,带着难以置信的震颤,咬牙切齿地问:“你们结婚了?”
    陆寒时听出了他语气里的波动,勾唇一笑,有些讥讽,“已经领证,到时候请你来喝喜酒?”
    裴朔年直接挂了电话。
    “嘟——嘟——”
    听着那头的忙音,陆寒时瞬间收敛了笑意,眸子越发阴沉,本就雾霭阴霾的脸色像是要结上一层寒冰。
    办公室的气场压抑而沉闷,像是在酝酿一场即来的暴风雨。
    邵朗顶着巨大的压力,硬着头皮给了他一叠文件,“老陆,这是中心医院的资料。”
    陆寒时没有伸手接,示意他放桌上。
    邵朗这个时候不敢触他的霉头,恭恭敬敬放好,指了指门口的方向,“那我……和绒绒先出去了?”
    陆寒时看都没看他一眼,转过身靠着办公桌,摸了一支烟出来,点燃。
    袅袅的烟雾从指尖升起,他的侧脸精致得不像凡人,哪怕是邵朗这个纯正直男都觉得陆寒时的长相实在过分妖孽。
    他只抽了一口就不再抽,烟还在指尖燃烧,他掸了掸烟灰,忽然问道:“你知道怎么合法杀人吗?”
    邵朗:“……”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合法杀什么?”
    “算了。”陆寒时将烟挤在烟灰缸里,转身坐了下来,打开了电脑,“你俩可以滚了。”
    今天的老陆太诡异,邵朗也不敢久留,二话不说带着周绒绒麻溜滚了出去。
    陆寒时看着电脑屏幕,视线焦点却不在上面,手指轻轻点着按键,却又不按下去,眸色越来越深。
    没有办法合理杀人,总能合理造人吧?
    他似乎听人说过,孩子,不一定能拴住一个男人,但一定能拴住一个女人。
    陆寒时忽然头往后一靠,闭上了眼睛,自嘲般笑了一声。
    这样的想法都冒出来了,他可真是没出息。
    ……
    唐初露醒来的时候,眼前除了亮晃晃的白炽灯,什么都没有。
    她揉了揉有些僵痛的眉心,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回想昏倒之前的事。
    手背上还插着针,她看了看吊瓶上的标签,就知道自己应该是胃痛导致的炎症,然后发热昏倒。
    另一只手摸了摸额头,发现没怎么烫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窗外的光线已经昏黄,看样子时间已经不早,她四处找着自己的手机,想要知道现在几点了。
    她还答应了陆寒时带他去买衣服。
    手机放在另一侧的床头柜上,唐初露动了动胯,伸长着腰撅着屁股就要去拿,病房的门这时被推开——
    陆寒时手里拿着洗好的水果,看着唐初露撅起来的那圆润的两瓣,顿住了脚步。
    唐初露也听到了开门的声音,一个慌乱又跌坐了回去,手背上的针头被扯了一下,痛得她倒吸一口凉气,还是抬起头诧异地看着门口的男人。
    “你怎么来了?”
    陆寒时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快步走到床边,将果盘放在床头柜上,轻轻拿起她的手,看着针头没进去的地方,“扯到了?”
    唐初露点点头,“嗯。”
    “疼不疼?”
    “有一点点。”
    陆寒时没看她,纤长温润的手指轻轻放在她略微肿胀的手背上抚摸着,里面的胀痛感顿时消散了不少。
    唐初露这才一点一点地放松下来,陆寒时看着她有往后倒的趋势,眼疾手快地往她身后垫了个枕头。
    唐初露舒舒服服地靠着,近距离欣赏着男人好看的侧脸,又问道:“你怎么来了?”
    陆寒时又给她的手背揉了几下,随手拿了一个苹果,不急不慢地削着皮,“医生说你犯了胃病突然昏倒,我刚好提前下班,就过来看看。”
    “啊?”唐初露很惊讶,“那你过来很久了吗?”
    陆寒时才削了一圈,苹果皮就断了,他干脆用刀挖了一小块,递到了她嘴边,“还好,不算久。”
    打完那通电话,他就直接过来了,在病房照顾了四个小时。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