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926章 时露番外2

    唐初露觉得有些痒,忍不住想要推开他,“唐甜甜刚睡着……唔……”      她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男人抵在了走廊的墙壁上。
    热灼的气息萦绕在耳畔,带着一点水润,缓缓在肌肤上攀爬。
    陆寒时显然有备而来,唐初露想要嗔他一眼,却不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根本没有任何说服力——反而火上浇油。
    “你这样看着我,我没办法。”
    男人低沉的声音响在耳畔,还带着一点无奈的沙哑。
    仿佛让事情变成这个样子是唐初露的不对,是她的责任。
    陆寒时终于肯放过她的耳后,辗转到唇边,发出似有若无的一声叹息,“露露,我什么时候可以转正?”
    “……”      唐初露恶意地没有回答他,当然到了最后她也基本上说不出话来,最后甚至都成了破碎的呜咽。
    陆寒时很明显是想要她自己求饶,但她一直死抵着牙,不肯松口。
    她的眼角都被逼出一点泪水,陆寒时有些心软,但只是伸手捂住了她的眼睛,“抱歉……”      ……浴室里的水声终于停了下来,唐初露闭着眼睛,累得有些睁不开。
    她本能地转过身去,呼吸还有些急促。
    门被打开,她听到一阵脚步声响起,随即身后一重,自己便被揽入一个气息清冽的怀抱中。
    陆寒时周身还带着一点沐浴露的香气,是唐初露惯常用的那一款,她到现在都没有让陆寒时彻底地搬进来,家里的一切生活习惯也都是按照她的来,让陆寒时像一个租客。
    唐初露觉得很舒服,但陆寒时显然不这样觉得。
    她连手指都不愿意动弹一下,累到不行,陆寒时从她身后抱着她,与她十指相扣,另一只手放在她的腰间,轻轻揉捏着。
    唐初露困意浓重,闭着眼睛,像是很快就要睡过去,可身后的男人一点都不想让她就这么睡着——      片刻后,男人低沉的声音在耳后响起:“露露。”
    唐初露皱起眉头,有些不耐烦,“做什么?”
    陆寒时没有回答她,过了一会又在她耳旁喊她的名字,“露露……”      唐初露抿了抿嘴角,没有回答她。
    本来想着过一会陆寒时就会自己去睡觉,却没想到身后的男人像是故意不想让她好过,又在她的耳边喊了一句,“露露……”      唐初露烦躁地转过身子,闭着眼睛在他怀里撞了一下,“到底要说什么?
    快点说,我好想睡觉……”      说着说着她的声音又小了下来,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陆寒时搂着她的腰,抬起她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
    唐初露依旧紧闭着双眸,陆寒时忍不住低笑了一声,低头在她的鼻尖上亲了亲,“给我个名分。”
    唐初露装作没听到,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又要睡过去,脑袋一点一点的,看着有些娇憨。
    陆寒时却打定了主意不肯让她就这么睡过去,捏着她的下巴晃了晃,试图让她清醒过来,“答应我,答应我就让你睡觉。”
    不知道他的语气到底是威胁还是诱哄,总之唐初露的睡意逐渐散去了一些,带着一点清醒,但依旧不想让这个男人得逞,只哼哼唧唧怎么都不肯给他确切的回答。
    直到下巴上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唐初露“嘶”地一声睁开了眼睛,眼底还有一些红,带着没有散去的氤氲和困倦,看着面前的男人,“你做什么?”
    陆寒时松开手,定定地看着她,一句话没说。
    房间里面只亮着一盏小小的台灯,视线非常昏暗,男人的五官在这样的光线下显得格外深邃,又立体好看。
    迷人的眼眸直勾勾地望着她,像是望进她的灵魂深处。
    他的诉求已经表达得无比明显,唐初露根本就没有办法装作看不见,突然闭上了眼睛,“我们现在这样不挺好的吗?”
    她沙哑着声音说:“我不想改变现状,这样就挺好的,有时候珍惜当下所拥有的就已经够了,你觉得呢?”
    她说了很长的一段话,声音越来越小,像是又被困意染上一丝沉重,有些撒娇地在他怀里面蹭了一下,说出来的话却让陆寒时的心中有片刻凉意。
    但他什么都没说,只是伸手揽着她的腰,在她耳旁亲了亲,忽然像是叹息一样,说道:“只要你开心。”
    唐初露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抱住他的腰,在他怀里面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陆寒时也调整了几下动作,让她枕着他的胳膊沉沉睡去。
    唐初露一脸的倦容,很快呼吸就变得平稳起来。
    刚才将她翻来覆去折腾了一遍,的确是有些累,等她睡着之后,陆寒时却有些燥意,越来越清醒。
    看着她沉睡的侧脸,男人伸出手,描绘着她脸颊上的线条,一点一点地往下移,最后在她唇边轻轻点了一下。
    墨色的深眸在黑夜中缓缓沉淀下来,涌动着漆黑的情绪,“晚安。”
    晚安。
    因为要过节,唐初露提前就接到了唐甜甜,直接带着她到了陆夫人这边。
    陆夫人也早就已经准备好,看到她依旧是带着唐甜甜两个人过来的,上前一步接过她手里的小姑娘,抱在怀里垫了垫,笑着说:“甜甜最近是不是胖了点?”
    唐甜甜搂着奶奶的脖子放肆撒娇,听到这话也没有不高兴,反而大大方方地说:“是奶奶最近喂得好!”
    陆夫人被她逗得合不拢嘴,看得出她对唐甜甜是真心的喜欢,见唐初露在一旁忙前忙后,又想到刚才她带着唐甜甜两个人过来,忍不住对她说:“最近寒时是不是太忙了?
    每次都是你们两个人过来,没看到他送你们。”
    唐初露对她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说:“可能是公司那边出了什么事情,没事的,我和唐甜甜两个人也挺好的。”
    听了这话,陆夫人脸上的笑意缓缓收敛了一些,看着唐初露有些心疼,“你们两个的事我其实也听说过一些,那三年你带着甜甜两个人受苦了。”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自从唐初露和陆寒时和好之后,陆夫人反而对于唐初露更加偏爱一些。
    也许是因为和陆寒时之间始终隔着那么一点距离,再加上过去的那些年都处于一种很别扭的状态,哪怕现在释怀了,那些别扭的东西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完全消除。
    所以陆夫人好像更愿意和唐初露待在一块。
    听了她的话,唐初露先是一愣,毕竟陆夫人很少和她说起过去的事情,随即摇了摇头,很真诚地说道:“虽然过去是经历过一些不好的事情,但如果没有那些,我们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我从来不会后悔,珍惜当下就是最好的。”
    陆夫人的眼神闪烁片刻,随即缓缓柔和下来似的,“对,珍惜当下就是最好的。”
    她把唐甜甜放了下来,“甜甜,奶奶给你准备了很多好吃的,自己进去看看!”
    唐甜甜欢呼一声,连忙跑了进去。
    唐初露见陆夫人欲言又止,忍不住问她,“是不是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敏锐地感觉到她似乎有些什么话要跟自己说,陆夫人看了她几眼,最后还是咬牙开口道:“最近陆文瀚一直过来找我……”      她话还没有说完,唐初露就瞪大了眼睛,“他又来找你了?
    跟你说了些什么,是不是又威胁你了?
    什么时候找你的,你为什么不告诉陆寒时……”      陆夫人连忙对她说:“你先别着急,别跟寒时说!”
    她最怕的就是陆寒时知道这件事情又会跟陆文瀚起冲突,这是她不愿意看到的。
    唐初露看陆夫人一脸为难,这才深吸一口气平静下来,“他找你什么事情?”
    她的确是有些不明白,为什么陆文瀚这么不愿意放陆夫人一条生路?
    在她看来,陆文瀚的那些所作所为根本就称不上是赎罪,对于陆夫人来说只是一种打扰而已。
    但他显然不这样想,他觉得自己那么多年亏待了陆夫人,所以现在开始想要获得她的原谅,那过去那么多年他去做什么了?
    就连她都对陆文瀚是这样的态度,更别说是陆寒时,父子两个只要一见面基本上都会闹得很难看。
    唐初露自然也是知道陆夫人的顾虑,但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院子外面忽然传来引擎熄灭的声音,像是谁在外面停了车。
    唐初露初起眉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个时候应该不会是陆寒时,最近公司的事情很忙,他大概还要一个多小时才会赶到这里。
    果然,她远远就看到院子外头走进来一个人,身形已经有些瘦削,面色也苍老了许多,但还是明显能够看出周深气质不凡。
    男人缓缓朝里面走了进来,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虽然上了年纪,却依然是个老帅哥。
    陆文瀚第一眼就看到陆夫人,举止间有些局促,但依然没有停下脚步,走到她们两个面前。
    他先看了唐初露一眼,“你来了?”
    随即看向陆夫人,一下子就没有了刚才的淡然,甚至有些期期艾艾,“听说你在这里,所以我就来看看你,别误会,我不是来打扰你的,只是心里总是放不下……”      他说话时声音异常柔和,像是生怕打扰到陆夫人。
    陆夫人深吸一口气,声音几近于冷漠,“我已经跟你说过无数次了,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就是对我最大的赎罪。”
    她话音落下,陆文瀚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虽然已经无数次被陆夫人这样拒绝过,但心里面不免还是有些难堪,“我知道,我没有想过要求的你的原谅,只是想过来看看你……”      他说得很可怜,声音都有些颤,“我……看你过得很好,就放心了,你别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