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928章 时露番外4

    唐初露抱紧了他,过了一会又连忙推开,上下检查着他全身,“你没出事吧?
    是不是哪里受伤了?”
    “怎么就突然出车祸了……你开车小心点啊!救护车都在,你到底是哪里受伤了?”
    她的神色焦急,眼里写满了担心,眸光闪闪烁烁,还带着一丝晶莹,着急的样子毫不掩饰。
    陆寒时本想告诉她自己没事,看到她这幅模样,忽然就没说出口。
    他按着她的后脑勺,揉着她的头发,垂眸看着她心急如焚的神情,眸光里盛着清浅的温柔,嘴角扬起一抹弧度。
    “我没事。”
    看她急得团团转,陆寒时终于开口安抚她,“只是车撞了,别担心。”
    唐初露不肯相信,检查了一番,没发现他有受伤的痕迹,这才松了口气,“没事就好……”      她放下心来,退出男人的怀抱,猛地反应过来,“你没事怎么喊救护车来了……”      她看现场这么多人,还以为事情很严重。
    结果看到那些人来来去去,基本都是在另一辆车上,便顺势看了过去——      “那里怎么还有辆车?”
    唐初露觉得有些眼熟,上前几步,就看到里面被拉出来一个男人,看样子受了些伤,刚才应该就是在营救这个男人。
    她眯着眼睛,看了几眼,“这不是……陆文瀚?”
    陆寒时走到她身后,揽着她的肩膀,淡淡应了一声,“嗯,是他。”
    唐初露猛地转过身子,看着他,“怎么会是陆文瀚,你们刚才碰头了?”
    她打量了一眼四周的环境,是一条偏僻的公路,这个时候鲜少有人经过,所以特意过来找陆夫人的陆文瀚跟下了班匆匆赶来的陆寒时碰上也是情理之中。
    他们都开黑色的车,陆文瀚虽然财产被冻结,但是自己名下还是有些积蓄,几辆豪车不在话下;陆寒时注重车的性能,不怎么开那些花里胡哨的跑车,而且他自己本身就是赛车手,平时开车很小心,应该很少会发生车祸才对……      唐初露看着那两辆相撞的车,似乎看出了些什么。
    这条大路很宽敞,就算是快速通过也不会有很大的可能相撞,但是这两辆车分明是直接撞了上去,车头对着车头。
    陆文瀚那辆车车头已经完全变形,冒着白色的烟,被撞出一段距离,地上还有长长的刹车痕迹。
    但是陆寒时那辆却没有,像是被巨大的外力逼停的。
    这段路是近路,没有摄像头,刚好在监控盲区,没办法看现场的情况,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两人车上的行车记录仪都被撞坏了,完全没法使用。
    唐初露心里似乎有了数,沉沉地看了陆寒时一眼,脸色不太好看。
    陆寒时似乎也知道她看出了什么,难得眼里闪过一丝不自在,但还是镇静地处理了在场的事故。
    “请问您是陆先生对吗?”
    “嗯。”
    陆寒时拍了拍唐初露的肩膀,“我去那边,你在这乖乖等我。”
    唐初露点了点头,看他去跟那些负责人沟通,自己走到救护车旁边,看到陆文瀚已经被抬了上去。
    他还是那件黑色的风衣,上面染了点血迹,看上去有些严重。
    她皱起眉头,本想上去问几句,但还是作罢。
    没过多久,陆寒时已经处理好那边的事情,朝她走了过来,“露露。”
    唐初露整理好情绪,转头对他笑了笑,只是笑容有些勉强。
    陆寒时看了眼救护车,又看了眼她,眉眼有些沉。
    他刚走到唐初露的身边,救护车就已经开走,远远离去。
    两人之间只剩下一地的灰尘。
    陆寒时对她伸出手,“过来。”
    唐初露看了他一眼,把自己的手放进他的手掌心,低头看着两个人十指紧扣的地方,轻轻晃了一下,“你吓死我了。”
    本以为结束之后她会责骂他,却听到这么一句话。
    陆寒时停顿了一秒,眼神一深,拉着她的手径直将她拉进了怀中,“露露……”      他呢喃着她的名字,侧头在她头发上亲了亲,“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唐初露闭着眼睛,就这么被他抱着。
    两人站在路边,旁边是被撞毁的车辆,一切声音都被消寂。
    唐初露越发抱紧了他,在他怀里蹭了蹭,刚才一路赶过来的心才稍微安置了一些,重重吐出一口气。
    陆寒时察觉到她的动静,忍不住轻笑一声,“怎么了,嗯?”
    他捏了捏她的下巴,让她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害怕什么,我不是好好的?”
    “你还好意思说!”
    唐初露像是忽然清醒过来,变脸一样推开他,在他肩膀上用力一拍,“你是不是故意撞的他!”
    她刚才就发现了,陆寒时那辆车都没有紧急刹车的痕迹,他分明就是在路上看到迎面而来的陆文瀚,认出了是他就直接撞了上去!      陆寒时有些无奈地看着她,“别生气了,我不是没出事吗。”
    唐初露怎么可能不生气?
    她都快要气死了!      “你知不知道这有多危险?
    万一真的出事了怎么办?”
    她刚才松了口气,现在又提心吊胆起来,还有些心有余悸,“就算你很讨厌陆文瀚,用别的办法不行吗?
    非要用这种蠢方法?
    这里没有护栏,也没有其他的遮挡物,你就这么撞上去,万一……呜……”      剩下的话全部都消融在相接的唇齿见,陆寒时没再给她继续说下去的机会,捧着她的脸亲了下去。
    他亲得很深,就像她在他心里那么深。
    陆寒时在她耳边轻蹭,语气带着笑意,“没有万一,你还没有答应跟我复婚,我怎么舍得出事?”
    道路空旷,只偶尔传来一两声鸟鸣。
    陆寒时的车是不能开了,好在唐初露从陆夫人那里开了辆车来,有点小,对于将近一米九的男人来说还有些憋屈。
    唐初露开着车,慢慢悠悠地往别院的地方开。
    太阳已经西沉,黄昏都快沉没。
    刚才陆夫人打了电话过来,说是已经做好了饭,唐甜甜贪玩还没吃,等着他们两个。
    陆寒时以为这就是一件小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但是没有想到一路上唐初露都没有跟他说过话。
    半个字都没有理会他。
    仿佛刚才在路边的亲昵都是假的,一转眼就翻脸不认人。
    直到车到了院子里面停下,下车,唐初露都没有理会他半个字,一个人沉默地走在最前面。
    陆寒时跟在她的身后快走了几步,去牵她的手,唐初露也没有拒绝他,只是也没有回应他,就这么被他牵着慢慢地往里走。
    陆夫人一出来,看到他们两个人刚要打招呼,就察觉到了两个人之间气氛的不对,看了看他们没有说话,只是笑着对里面的唐甜甜说:“爸爸妈妈都到了。”
    唐甜甜闻言连忙跑了出来,先冲到唐初露面前抱住了她,“妈妈,你刚才去做什么了?
    怎么都不带我去?”
    唐初露脸色柔和了一些,对她笑了笑,蹲在她面前揉了揉她的脑袋,“这不是已经回来了吗?”
    唐甜甜撇了撇嘴巴,这才去看向陆寒时,“爸爸你为什么来得那么晚?”
    她一问出口,周围的气氛忽然就沉闷了一些。
    只有成年人之间才感觉得到这种氛围,小孩子完全毫无所觉,反而还一脸无辜地看着陆寒时。
    陆寒时无奈地叹了口气,也伸手去揉了揉她的脑袋,“刚才去处理一些事情。”
    又是处理一些事情,到底是什么事情?
    唐甜甜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为什么你们两个都走了,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
    说着说着,她好像很没安全感一样,突然就松开陆寒时转身去抱住了唐初露,“我不管,以后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妈妈一定要带着我走。”
    她话说得认真,虽然还有一些稚气,却让在场的人都有些沉默。
    唐初露看着她,眼神闪烁,心里面说不出的滋味,过了很久才对她点了点头,“好,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会带着你。”
    唐甜甜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皱紧的眉头松开来,看样子已经想通了这件事情。
    吃饭的时候,唐初露还是没有怎么理会他。
    只是态度比先前要好一些,大概是为了不想让唐甜甜看出什么来,所以有些话还是会回应陆寒时。
    但他明显看出来唐初露心里面依然是有气的。
    男人揉了揉眉心,心里自然是有些无奈,只不过没有表现出来。
    一旁的陆夫人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唐初露,摇了摇头,倒是不怎么担心。
    小两口之间有摩擦是很正常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处理,他们早就已经是成年人,而且现在都做了父母了,有矛盾就要自己去解决,她现在也上了年纪的,年轻人那些事情都弄不明白,也不好插手。
    吃完之后,唐初露就让唐甜甜帮陆夫人去打下手。
    陆夫人喜欢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虽然找了人来帮忙,但很多时候力所能及的事情都是自己做,但她也不会逞强,觉得有点累的时候,还是会把事情交给别人,不会勉强自己。
    更何况唐甜甜经常过来玩,也需要帮她养成好习惯。
    这一点唐初露做得很好,唐甜甜比一般的小孩都要有礼貌,懂事听话,但是又还保留着最基本的童真和稚气。
    听唐初露这么一说,她便下意识地起身也要去帮忙,“奶奶,我来帮你!”
    陆寒时跟在她们身后,等唐甜甜走远一些,才攥起唐初露的手腕,在她耳边软着声音问:“还在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