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929章 时露番外5

    “我没生气。”
    唐初露嘴上这么说,却是看都不想看他一眼,甩开他的手径直往里走。
    她看着陆夫人时表情还是笑着的,就是不愿意给陆寒时一点好脸色。
    陆夫人看出了一点端倪,本来还以为是他们两个小打小闹,现在看上去应该是有点真的矛盾,于是看了陆寒时一眼,“你去做点别的事情,这边不用你来帮忙。”
    陆寒时看了看陆夫人,又看了看唐初露,最后还是转身离开。
    陆夫人看着他的背影要走不走依依不舍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一下,对唐初露说:“还是你有办法,我带他这么多年都没有看过他现在这副模样,他很久以前性格就这样,不怎么理会别人也不黏人,如果不是出了那一件事情,他对我其实也……”      说到这里陆夫人突然就闭上了嘴,像是不愿意回忆从前那些不好的过去。
    唐初露抿了抿嘴角看向她,“要是不想说的话,就不说了吧。”
    她还是很心疼陆夫人,虽然她也很想知道陆寒时小时候是怎么样的,但是如果那些事情会让陆夫人不高兴的话,她也没必要知道。
    陆夫人拍了拍她的手背,“没关系,都已经过去了。”
    唐初露的眼神也柔和了一些,像是不怎么生陆寒时的气了。
    过了一会儿,陆夫人看着唐甜甜在旁边认真地帮忙做家务,突然问唐初露,“你们刚才是不是吵架了?”
    唐初露顿了一下,想了想决定还是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她,“对,因为刚才陆寒时出了车祸,所以我赶出去的。”
    闻言陆夫人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像是很诧异,又很担心,“怎么会这样?”
    唐初露连忙安抚她,“放心,他没事,只是车子被撞坏了而已,人没事。”
    陆夫人这才松了口气,点点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她应该知道的,毕竟刚才唐初露陆寒时跟个没事人一样,应该是没出什么大事。
    只不过听到事情的那一瞬间还是忍不住提心吊胆。
    唐初露看她这样的反应就觉得自己生气情有可原,“您看您也会这么担心,我当时都快要吓死了,可是陆寒时他是故意的!”
    “故意的!为什么?”
    陆夫人皱起了眉头。”
    “因为方才陆文瀚来过,陆寒时他在路上的时候刚好碰到他的车,两个人又是在一段偏僻的路上碰到面,没有别的人,陆寒时看到他从那条路过来,可能是想到他又来这个地方找你,于是气不过就直接撞了上去。”
    唐初露说完还心有余悸,想到当时的路线,陆寒时是真的很生气,甚至差一点就要直接把陆文瀚从公路上撞出去。
    但好在他还有一点理智,没有真的这样做,不然的话现在也不会好好地坐在这里。
    陆夫人一下子就没再说话,眼神有些呆滞,看着空气中的某一处,手上的动作都变慢了一些。
    唐初露看着她的神情,不知道她在想什么,问她,“您怎么了,没事吧?”
    陆夫人摇了摇头,沙哑着声音说:“我没事,只是……”      唐初露看到她的眼眶有些红,一下子就有些慌张,“您怎么了?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陆夫人连忙摇摇头,擦了擦自己的眼角,“我没事,我就是觉得有些感慨。”
    她忍不住笑了笑,叹了口气,“我知道这孩子一向向着我,但我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傻……”      唐初露看她不是因为伤心难过,反而是有些感动,这才放下心来。
    听到陆夫人这样的话,心里面也不免有些触动,对她说:“是您把他教育得很好,如果不是您在他身边的话,兴许陆寒时跟在陆文瀚身边长大……”说到这里她一下子就不说话了,心里面像是被突然揪紧一样,有些难受。
    如果没有陆夫人的话,陆寒时会不会就会长成陆文瀚那样的性格?
    又或者是简肖姗那样的性格?
    那样的陆寒时,还是她的陆寒时吗?
    想到这里,她原本只是心疼陆夫人,现在对她又有一些感激,如果不是她把陆寒时教得这么好,他们就不是现在的他们。
    唐初露其实早就已经软化,只是还有些气不过当时的陆寒时这么冲动。
    他分明是他们之中最不会冲动的那个人。
    一开始听到他出了车祸的时候,她都快要吓死了,结果陆寒时还云淡风轻地告诉她自己没有事,让她不要担心。
    她怎么可能不担心?
    一家人在陆夫人这里待到了天黑,时间不早才一起离开。
    本来打算在这里过夜,但陆夫人知道他们两个现在在吵架,也就让他们先回去,让他们两口子自己解决。
    路上。
    唐初露也没说什么,只是抱着唐甜甜在后座。
    她玩得有些累,在她的怀里面睡着,两个人到了家之后就先把唐甜甜安置好。
    陆寒时正在主卧的浴室里面洗澡,唐初露关了灯走进卧室,关上门,听到浴室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心里一下子就平静下来。
    她想,到了最后,自己也不过就是担心他而已。
    现在他已经没事,那些气一下子就消散不见,只不过是因为两个人还没有主动开口,才没有给出那个台阶。
    这段时间她被陆寒时宠得有些无法无天,也习惯了他细密周到的照顾……      唐初露忍不住叹了口气,听到浴室里面的水声戛然而止,眼睛眨了一下,掀开被子躺了上去,闭上了眼睛。
    陆寒时只系着一条浴巾就走了出来,完美的腹肌和人鱼线若隐若现,完美得好像在发光。
    窗外面的光线打了进来,映衬着他的全身。
    唐初露只是偷偷看了一眼,便立刻扭过了头去,声音放轻,就连呼吸都平缓起来。
    她装睡的功力日益见长,但还是瞒不过陆寒时的眼睛。
    男人眼里闪过一丝无奈的笑意,慢慢走到床边坐了下来,隔着一床被子把手放在了她的脑袋上,轻轻揉了一下,“装睡?”
    唐初露没有说话,回答他的是越发缓慢的呼吸声。
    外头细微的声音响起,像是短发上的水滴在了地板上,发出细微的响声。
    唐初露越发屏住呼吸,过了一会又感觉到耳朵旁边传来一阵热度。
    陆寒时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如果要装睡的话,呼吸不应该这么紧绷。”
    唐初露一下子就睁开眼睛,四目相对——      她看着陆寒时那双深邃的眼眸,眨了眨眼睛,猝不及防地对他笑了一下。
    陆寒时喉结上下滚动,倒是没有想到她会突然对自己笑,一瞬间便觉得有些口渴,薄唇印在了她的额头上,“笑什么?”
    唐初露没说话,两个人就这么看着彼此,突然又同时笑出来。
    陆寒时轻轻一笑,将手放在她的脑袋上,用力地揉了一下,“终于不生气了?”
    “我本来就没有生你的气。”
    唐初露干脆就伸手抱住了他的脖子。
    陆寒时直起身将她从被子里面抱了出来,另外一只手拦住她的腰,往外面的方向走去。
    唐初露看到他走的方向是阳台,“你去那里做什么?
    不睡觉吗?”
    陆寒时拉着她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头顶上,“还没有吹干,怎么睡?”
    唐初露一下子就懂了他的意思,笑了笑。
    他把她放在阳台上的躺椅上,自己又转身去了卧室,拿了吹风和毛巾出来,把毛巾递给唐初露。
    唐初露便盘腿坐在了藤椅上,示意他在面前坐下来。
    陆寒时半跪在她身前,让她给他擦着头发,直到不再滴水了才把毛巾接了过来,随意地搭在肩膀上,又把吹风机递给她,还非常主动地插好电源。
    唐初露见状忍不住笑了笑,“到底是让我帮你吹头发,还是你在伺候我?”
    “都一样。”
    陆寒时沙哑着声音说,两条胳膊撑在藤椅两侧,抬头看着她。
    他只是系着一条浴巾,整个人几乎将唐初露圈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
    唐初露看着他的眼睛,他半跪在她面前,自然是要比她矮上一些。
    唐初露拿起吹风,打开开关,吹出来热热的风,在掌心里面还有些烫。
    她离远了一些,忍不住抚摸上他的脑袋,一点一点吹着他的黑发。
    明明是再普通正常不过的动作,不知道为什么却让她莫名有一种难以正视他眼睛的错觉。
    这是一种甚至都不需要两个人开口的默契,周围的氛围一下子就变了味道。
    明明手里面的吹风机还在轰隆隆地响着,手上的热度一点都没有变化,可就是觉得四周的空气被压缩得只剩下那么一点,一下子变得安静又窒息起来。
    他们看着彼此的眼睛,周围的声音都变成了背景音乐里面的喧嚣,听不到实际的内容,更听不到他们的耳朵里面去。
    就连里面的电器都已经停止运作,等唐初露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被抵在藤椅上,无力地承受着陆寒时的热情。
    现在还是春季,多雨又温差大,还是有些冷,藤椅上也有些人凉意。
    陆寒时随意找了一件厚厚的毯子,垫在她的身上,按下墙上的开关,阳台上的玻璃变了一个颜色,从里面可以看得到,外面没有办法看到里面。
    就算是这样,这样的情景还是让唐初露有些紧张。
    她侧过头去,呼吸有些急促,最后变得破碎淋漓,看着窗外面。
    夜晚清凉,天空中只有一点半点的星星,还没有到夏天,那个时候才会看到漂亮璀璨的星空。
    呼吸急促到最后,唐初露才知道原来阳台还有这样的用处。
    也许是察觉到她的不专心,陆寒时捏着她的下巴,在她耳朵下面用力地啃了一下,“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