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930章 时露番外6

    唐初露朦朦胧胧地抬起头,眼睛里面还带着一点水气看着他。
    明明是陆寒时要求她的,可是当看到她那双盛满了水汽的眸子时,最先受不了的反而是这个男人。
    他用手捂住她的眼睛,带着一丝沙哑和难耐,在她耳边哑声说道:“别看了。”
    唐初露脑子里面一片浆糊,不知道他到底是要她看还是不要她看。
    但她不管看不看都不影响陆寒时要做的。
    阳台一阵风吹来,带来一阵的凉意,身下的毯子却无比暖和,甚至被滴落下来的汗珠浸得有些难受。
    唐初露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这么放肆。
    不知过了多久,阳台上的动静才悄悄安静下来。
    旁边就是唐甜甜的儿童房,整个过程都是压抑的,但唐初露却觉得所有的力气都消耗殆尽,最后又被陆寒时抱着去浴室里面洗了个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得以睡着。
    迷迷糊糊中,她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像是被打了封条,眼皮子很沉重,没过多久就已经沉沉睡了过去。
    半梦半醒中,她感觉到好像有人在她的耳朵上亲了一下,带着微凉的凉意,随即自己的手指上也套上了一个什么东西。
    她来不及看就已经沉沉睡了过去,错过了陆寒时在她耳边说的晚安。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室内凌乱的气息还没有散尽。
    昨天晚上的疯狂还历历在目,但周围已经冷了下来,她的旁边也不再有温度。
    陆寒时像是已经起床去上班,唐初露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打了个哈欠。
    一看时间已经快中午,连忙掀开被子跑到儿童,发现也已经没人在。
    她走到客厅,看到冰箱上贴了一张便利贴,走过去一看,陆寒时已经把唐甜甜送去托儿所,自己去上班了,还给她做了早餐——当然现在可以说是中餐。
    吃的放在桌上已经冷掉,唐初露走过去摸了摸玻璃杯子里面的牛奶,已经有些冷了。
    唐初露没打算喝,勾了勾嘴角。
    陆寒时像是知道她会到中午才起来,她才刚刚在餐桌旁边坐下,手机就响了一声,是他发过来的消息:【冰箱里面还有吃的,别饿到。
    】    唐初露看了屏幕一眼,嘴角勾起一个弧度,笑了一下:【知道了。
    】    她换好衣服,坐在餐桌前吃东西的时候,才猛然发觉这段日子好像被陆寒时照顾得有些四肢不勤。
    他什么东西都给她安排好,像是照顾女儿一样照顾她,她和唐甜甜两个人都越发脾气坏任性。
    唐初露觉得这不是一个好的征兆,很合理地怀疑这个男人是不是有什么企图,所以才这么宠她们?
    她才刚刚吃完她的中餐,蒋宝鸾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电话那头,她的声音依然明艳又开朗,“我到北城来找你了,今天我们一起去逛街,我带你出去玩!”
    唐初露有些诧异,但听到她的话还是很开心,“你怎么舍得过来了?
    关肃居然愿意让你离开他的视线?”
    说道那个人,蒋宝鸾的声音就有些不高兴,“别提他了,我以前不知道他占有欲竟然这么强!”
    “好不容易才把你从蒋和风那里弄到手,当然要占有欲强一点。”
    蒋宝鸾悻悻地说:“不说这种晦气的话了,我很快就要到机场,你过不过来接我?”
    唐初露看了一眼时间,想了想什么时候去接唐甜甜,结果陆寒时就直接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她对蒋宝鸾说:“你先等一下,我接个电话。”
    那头传来男人低沉沙哑的声音,还带着一丝愉悦,像是吃饱喝足之后的餍足,“醒了?”
    从电话那头传过来的嗓音,带着一丝磁性。
    唐初露本来就很喜欢听陆寒时压低了的声音,在她的耳边说话、尤其是在讲电话时,好像是蒙上一层声音滤镜一样。
    她莫名的脸有些红,看着桌上他给她准备的早餐,应了一声,“嗯。”
    她的声音有些低,陆寒时似乎没有听到她在说什么,又重复了一遍,“嗯?
    在说什么。”
    唐初露这才平息了心情,对他说:“刚刚才醒来,已经吃好了。”
    那边传来一阵低笑,“……在害羞?”
    唐初露抿了一下嘴角,有些气恼,“你几天前在阿姨那里的时候才答应过我,不会闹得太过分的!”
    “昨天晚上很过分?
    不是你一直抱着我不让我走?”
    唐初露一下子就抬高了音量,“陆寒时!”
    她喊他的名字,明显的恼怒。
    陆寒时现在不在她身边,自然是不能够在电话把她惹生气,又开始给她顺毛,“只是确定你不会饿到,今天蒋宝鸾应该会过来找你,下午你们出去玩,我去接唐甜甜。”
    唐初露闻言有些诧异,“你怎么知道蒋宝鸾会过来?”
    “这段时间公司的合作对象是关肃。”
    陆寒时说着,语气突然变了,“本来事情已经处理好,这段时间有空打算陪某个人出去玩。”
    唐初露一下子就懂了,忍不住笑,“所以关肃是来跟你抱怨的?”
    “抱怨谈不上,不过不是很高兴。”
    “那你呢?
    你高兴吗?”
    “你说呢?”
    陆寒时挑了挑眉,站在落地窗前,一只手放在西装裤袋里,眉眼淡淡地看向远处,从背影上来看出身都萦绕着冷淡矜贵的气场,无人可以靠近。
    他习惯拒人于千里之外,但是对于电话那头的女人,说话时却是温柔亲昵的。
    在给陆寒时打电话的这段时间,唐初露已经跑到了卧室的衣帽间,给自己选一件待会去和蒋宝鸾玩的衣服。
    听到他在电话那头的声音,也只笑了笑说:“那今天晚上就麻烦你带一下唐甜甜了。”
    陆寒时很敏锐地捕捉到她话里面的关键词,“今天晚上?
    你还打算彻夜不归?”
    陆寒时用手揉了揉眉心,“需不需要我提醒你一下,你现在是有家室的人。”
    “是吗?”
    唐初露将手机放在耳朵下面,偏头夹着,去衣柜里面找好看的衣服,“我怎么记得我现在还是单身?
    又没有结婚。”
    “我至少也是你的男朋友。”
    陆寒时觉得这一点不能够退让。
    唐初露笑了笑,“对呀,只是男朋友而已,男朋友还管我晚上去哪里玩吗?”
    陆寒时哑口无言,片刻之后才沉着声音道:“就算要出去玩,也让我跟你一起。”
    “那谁带唐甜甜呢?”
    “她自己一个人可以。”
    “不行,她晚上会害怕的。”
    “露露……”男人沙哑着声音喊她的名字,似乎是有些无奈,“别这样折磨我。”
    唐初露不以为意地说:“我跟蒋宝鸾两个人一起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情的,你难道还信不过我吗?”
    “不是信不过你,是信不过她。”
    蒋宝鸾是什么样的性格他是有所耳闻的,更何况原来那一段婚姻里他们两个互相看不顺眼,一开始的时候让唐初露有些左右为难,后来出了那些事情,蒋宝鸾毫不犹豫地站在唐初露身边,自然是直接与他为敌,直到现在两个人见面还是没给对方好脸色看。
    更何况蒋宝鸾那个人一向肆意妄为,有些任性,如果她和唐初露在一起的话,指不定会带她去哪些地方玩。
    如果要是以前红窝那样的地方,他是绝对不允许的。
    唐初露一边找衣服一边打电话,没有注意到不小心按下了挂断按键。
    听到那头久久没有声音,看了一眼,发现是自己不小心终止通话,也就没再打过去,随意地将手机放在床头柜上,自己专心致志地挑选衣服。
    自从有了唐甜甜之后,她就很久没有这样出去玩了,尤其是和自己的小姐妹一起。
    以前还是当医生的时候,她虽然学业很努力,课外生活没有那么多姿多彩,但是因为有蒋宝鸾在,也不至于古板无趣。
    她不是那种呆呆的,会让自己一整天闷在家里的人,有时候也会出去找点乐子,只不过会自己注意尺度。
    换了一身卡其色的风衣,唐初露对着镜子看了看,简简单单化了个妆,就拿着包去楼下打车。
    她特意没有开车,因为跟蒋宝鸾在一起的话,大概率是要喝酒的。
    两个人已经很久没有见面,到了机场之后先是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
    蒋宝鸾捧着唐初露的脸,如果不是大庭广众之唐初露觉得有些丢脸的话,她怕是要在她脸上亲无数下——    两个人亲昵挽着胳膊,“我都好久没有看到你了!对了,我的干女儿呢?”
    唐初露闻言笑了笑,“在托儿所,晚上去我家住?”
    蒋宝鸾一下子就皱起眉头,“不是吧,去你家的话岂不是要面对陆寒时?
    我才不想看到那个大冰块,那张臭脸跟谁像他几百万一样,家里面已经有一个冰山了,我可不想出来玩的时候还要碰到另外一个冰山。”
    两个人上了车,唐初露听到她这么说关肃,摇了摇头,“人家对你也挺好的,别这么说,要不是他的话,你现在和蒋和风还……”    他们三个人之间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后来蒋宝鸾也简单地跟她说过。
    原来蒋和风愿意放她离开,除了他自己良心发现之外,还有关肃一直在给他施压的缘故。
    他已经完全接手了他父亲的公司,虽说以前是当医生的,转业之后,似乎也有经商的天分,再加上本来就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很快就把家里面的人上上下下打点得服服帖帖的,没有人再去管他交友恋爱这一方面。
    蒋宝鸾现在日子过得舒服无比,乍一听到蒋和风的名字有些沉默,但脸上也没有别的情绪,只是说道:“这么好的日子,就不要去谈那些晦气的男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