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

    凤勾情
    凤勾情
    文案
    他一定是太久没碰女人了!
    否则光是一缕清香、一件兜衣
    怎幺会惹得他心猿意马、血脉偾张、不能自已?
    遇上这个未曾谋面的娇媚小女子
    他立刻从彬彬君子变成爱吃豆腐的登徒子
    谁知她竟然是他四年不见的亲亲妹子!
    更糟糕的是,他从此再忘不了妹子的妖娆身躯
    他知道这样的感情是一种禁忌
    只好找个花娘以求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可不知为何,他总在花娘的身上看见妹子的形影
    而当他被爹爹强迫和一个陌生女子举行婚槽
    他除了直叹老天爷真是不公平
    就连洞房花烛夜,都引不起他的兴趣
    序
    对我而言,写小说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因为可以把自己脑海里的故事化为文字,也可以把现实生活中不美满的爱情美化。
    每当完成一个故事,就有一种梦想实现的兴奋感!
    贩卖梦想的工作,我非常喜欢也写得很起劲。
    很少人能真正喜欢自己的工作,我很幸运能把工作和兴趣兼顾──虽然我从没把写作当成吃饭的工作。
    但是,再怎么喜欢的兴趣也有令人讨厌的事。
    我最讨厌的事……写序,替主角取名,还有想切合故事内容的书名。
    每一次想主角的名字和书名,我便要抱起一本厚厚的辞典翻来翻去,往往命名的时间比想剧情还费时间,真是令人伤脑筋的一件事。
    后来觉得太麻烦了,我终于想到一个很简单的方法──(嘿嘿嘿,偷偷告 0诉你们!)
    身为一个作家,当然要时时观摩其它作家的大作。基于偷懒的心态,我都会特别注意配角的名字,如果不错看又好听的,那就……成为我下一本书的主角名了。
    所以各位读者大人,若你们有看到一样的名字,可千万不要乱说我是抄袭他人的作品,只不过是借用他人的配角名字而已……嘿嘿嘿!
    最后说说这本《凤勾情》吧!它是延续之前一本书《隔世追情》的作品,刚好是上下两代,没看过的读者请自行寻找禾马珍爱2223。谢谢!
    下次再见!
    第一章
    阙凤吟鼓着双颊,气呼呼的朝合欢苑走去,不理会身后追赶的丫鬟。
    昊哥哥出门好久了,都没有人陪她出门玩,她快要被闷死了!
    狠心的爹,把工作全丢给昊哥哥,一人独占她温柔美丽的娘亲,两人老是窝在房里不出门,害她的日子无聊死了。
    既然她的日子不好过,她也绝不让爹好过!她倒要瞧瞧爹娘到底窝在房里干嘛──
    “小姐,阙主交代过,任何人都不能擅入合欢苑,违者要挖去双眼,断其四肢的。”阿英焦急的喊道,拉着直往前冲的娇小身子。
    “放手!”她甩掉阿英的手就冲进合欢苑里。
    “不行呀!小姐──”
    看着小姐的身影消失,阿英余下的话根本来不及说出口,更没有胆子跟着去,因为冷着一张脸的阙主实在让人害怕。
    看来小姐要自求多福了……
    ※     ※     ※
    阙凤吟一走进合欢苑,便让苑里的景色迷住了。
    青翠茂盛的幽竹沿着围墙种得满满的,高高的翠竹好似屏障隔绝了外面的世界,园里种满了绿意盎然的大树,许多不知名的美丽花卉,还有各种奇形怪状的石雕、栏杆和桌椅。
    爹真小气,这么美的园子都不让他的宝贝女儿进来玩玩。
    风中传来微微的呻吟,引起她的注意。好象有人在哭……她蹙眉细听。
    她随着吟声寻去,慢慢的走入园子深处,吟声越来越清晰……
    这好象是……娘的声音!
    娘怎么会哭呢?难道是爹在欺负娘?可恶!她非替娘讨回公道!
    借着花丛的掩护,她小心翼翼的朝声音的来源寻去。
    忽地,她被眼前所见的一幕吓傻了,幸好她机警的掩住那欲脱口而出的惊呼,否则早被爹发现她的行迹。
    老天!她的爹娘居然光着身子打架,而且是在露天的温泉边……她快要被眼前的一幕吓晕了。
    看着爹把娘压在身下,双手用力抓着娘亲的玉乳,还不断的啮咬。
    娘一定很痛才会不停的呻吟……爹真坏,怎么可以欺负她美丽温柔的娘亲呢!
    等等!这好象……不是在打架耶!
    爹心满意足的表情好似在品尝山珍海味,娘的每一寸肌肤他都不放过,而且从娘脸上的表情来判断,好象很喜欢爹这么对她……这是怎么回事?
    天啊!爹居然连娘的那地方都不放过,好恶心!真是脏死了……
    可是……娘的叫声变得好奇怪哦!好似处于极度的狂喜中,还一直求爹进去她身体里。
    进去……是进去哪里呢?她越来越弄不懂大人的行为。奇怪的是……她的身体忽然变得好热,好似……有一种莫名的空虚,需要有人去填满它。
    天啊!阙凤吟瞪大双目,吓得张大嘴。爹的身上怎么会有那么丑又那么粗壮的棒子?
    爹……怎么把那一根粗棒子插进娘的身体里,还一直不停的抽插?而娘白皙修长的玉腿紧紧缠绕在爹的腰上,好似怕爹离开她的身体,还抬高自己的身子迎合。
    看爹娘的样子,好象很舒服、很享受……她心头似有一股火在燃烧。
    她手不知不觉向自己的私处探去,一触到那隐密的花核,彷若触电一般的酥麻快感在四肢直骸窜流,吓得她赶快把手收回来。
    她病了吗?要不然……为何会有那么奇怪的感觉?
    刚才娘一直求爹进去,而且爹也一直吃娘的那地方,是因为……会带来那奇怪的感觉吗?
    如果是……她似乎可以理解爹娘为何会做这种奇怪的事。
    难怪爹娘老窝在苑里不出来,还不准任何人来打扰他们。
    阙凤吟目不转睛的盯着沉醉在欲海的双亲,粗喘的低吼夹杂着柔媚淫荡的娇喊,还一直变换体位。
    她着魔的眼丝毫不放过双亲的表情和每一个动作,那俪颜上的晕赧潮红,欢情愉悦、媚骨艳色、淫荡索求──
    虽然她还弄不太懂爹娘在做什么,却看得出他们完全沉溺在其中,否则不会一直做下去,而舍不得分开。
    原来这就是爹娘不爱出房的原因!
    直到日暮西山,才见爹抱着瘫软的娘亲走进温泉里。即使在走动之间,两人的身体仍不愿有片刻的分离。过不久又传来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