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

    娘柔媚的吟声……她这才悄悄的离开合欢苑。
    ※     ※     ※
    “啊──”一声惊喘在夜半的伫凤阁中响起。
    阙凤吟被梦魇惊醒,汗水濡湿了她乌黑如上好绸缎的秀发,也浸染她贴身的衣衫。
    柔细白皙的玉手掩住热烫的脸颊,空虚火热的身体难受的弓起来。
    她是怎么了?自从数月前在合欢苑见到那意外震撼的一幕,她从此夜不安枕,夜夜被梦魇所扰醒。
    她怎么会作出那种荒唐无耻的春梦?梦中那恣意承欢的淫荡女子怎会是自己?她到底是怎么了?
    那一天无意间撞见爹娘欢爱的一幕,回房后,她逼着嬷嬷问清楚,这才知晓男女之间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她的好奇心虽被满足丁,但身为女人的需求却被挑起,她的身子因为空虚而夜夜被欲火烧灼痛苦。
    如果她梦见爹娘欢爱,她尚且能欺骗自己只是被吓到了,所以才会老梦见那天的事情。
    可是……偏偏她梦见自己像个贪婪淫荡的女子勾引着昊哥哥,然后两人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就像爹占有娘的身子一般,昊哥哥也占有自己的身子,淫荡的自己曲意承欢,祈求昊哥哥霸道的怜爱和占有。
    那天后,她每晚都在欲火灼烧的空虚中度过,恨着自己淫秽的念头,痛苦的逃避最疼爱自己的哥哥。
    昊哥哥是哥哥呀!她怎能对自己的哥哥有这种无耻的念头?
    可是……思绪就如脱疆野马,一发不可收拾!
    谁来救救她呀!救她脱离这无望燃烧的欲火深渊……
    她翻身下床,换掉一身湿冷的兜衣,走出房门朝合欢苑去──现在她也只能向爹娘求助了。
    她明白此时前去,必因打断爹娘好事而遭爹责难,但她是他们的女儿呀!
    他们有责任救救长久以来遭他们疏忽的女儿……
    第二章
    风在耳畔轻拂,花朵的香气弥漫在空中,被他抱在怀中,她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那双总教她心慌意乱的幽深黑眸专注地注视着她,眨也不眨,专注得像她是个眼中的唯一。
    昊哥哥似刀刻的五官俊逸有型,那性感的薄唇总让她有亲吻的冲动……
    他轻柔的将她放倒在开满不知名白花的花海上,神情无比虔诚地解开她身上的衣衫。
    当她浑身赤裸地躺在他身下时,她没有丝毫羞怯,只有满心的期待,期待他们合而为一。
    昊哥哥的手会抚摸她的脸蛋,摩擦她细腻的肌肤,缓缓细细地探索她的胴体。
    在她忍不住要抗议峙,他的手沿着她的颈项、锁骨径行滑下,覆盖她傲然挺立的娇乳。他总爱用手指夹住她粉红的乳晕,拉扯旋转,不停搓揉,直到她难受的扭动身体。
    他俯下身子,以唇舌含住她的嫣红蓓蕾,尽情的吮吻辆弄,或轻啮啃咬,教她脑袋一团浆糊。
    放开她已然硬挺绽放的花蕊,他炙热的唇舌转而往下,滑到她平坦的小腹,在她凹下的肚脐上旋转,惹得她娇吟不断,再滑过下腹继续向下。
    期待已久的两腿主动敞开,迫不及待要他的阳刚填满她阴柔里的空虚,毫无忸怩地表明她要他。
    男人灼烫的气息侵袭着神秘的丛林,吹拂在颤动的樱蕊上,教她浑身软烫、战栗。
    他用鼻尖抵弄着她的花核,灵活像条小蛇的舌尖轻轻舔弄她敏感的珠核,带给她强烈的快感。
    两手托高她的臀部,让她更加敞开在他火热的视线中,被唤醒的珍珠快速地充血肿胀变得红艳如霞,他张口便将她的珍珠吞噬,狂吮、舔弄、吸啜,直到她自动拱起身子,完全奉献出自己。
    他修长的手指狂猛地戳入她的花穴,快速地抽送幽径内的一池春水,搅和得她目眩神迷、理智尽失。
    像是飘浮在天上,被蓝色的天空包围住,坐在他的指尖上,乘着他的唇舌,在宇宙穹苍间盘旋。
    几番折磨之下,她几乎要放声尖叫,他却故意放慢了手指的速度,让她因得不到慰藉而啜泣。
    就在她沮丧的张口要抗议他的恶劣峙,他撤离唇舌,就连手指也抽出,取而代之的是他粗大火热的阳刚狂野地挺进,深深地、有力地填满了她,让她所有的不耐瞬间扫除,只留下他一次次勇猛急速的律动。
    强烈的快感遽然爆发,她被昊哥哥强而有力的密集冲刺送上了天堂,浮沉在缥渺的天际,忍不住放声尖叫,淫浪的尖叫声中尽是身为女人的愉悦和狂喜。
    ※     ※     ※
    『砰──砰──』猛力的拍打声将阙凤吟由春梦中惊醒。 「小姐!小姐……妳没事吧?」
    阿英听见小姐的尖叫声,急急披衣来探,免得小姐出事,她难跟阙主交代。
    揉揉惺忪的美目,阙凤吟恼怒的回道: 「没事啦!妳赶快回房休息。」
    「可是──」她叫得那么大声,很难让人放心。
    「没有可是!回房去。」阙凤吟不耐烦的大叫。可恶的阿英,又一次打断她的春梦!
    「是!」见小姐如此坚持,她只好遵照小姐的话,回房去。
    反正小姐每天晚上总会尖叫,她早已习惯了。
    撩开濡湿的秀发,阙凤吟拿出手绢擦拭脸上及颈项的汗渍,起身下床向后室的澡堂走去。
    一边走,她一边脱下汗湿的兜衣,来到澡堂时已一身赤裸。她跨进澡盆,让凉水冷却她一身的燥热。
    啧!作了四年春梦,今天总算梦到和昊哥哥结合了!
    只是──这进度也太慢了吧!
    踏出澡盆,随手拿出布巾擦干身上的水滴,站在一面此她还高的钢镜前,阙凤吟仔细打量自己的胴体。
    双手托起饱满的雪峰。嗯!不错,越来越有弹性和分量。她满意的笑了笑,这都是她每日勤劳按摩的结果。
    侧身照镜。嗯!很好,她身上该凸的凸出,该翘的地方也结实挺立。
    抓起一把绣花针撒在地上,她努力的用脚趾将地上的绣花针一根根夹起来。
    娘说这个方法可以训练女人的幽径,使它紧致而有弹性。
    夹完那些绣花针,她已经满头大汗。举高双手、转转身子,她再次打量镜中的自己。
    嗯!很好,她相信没有一个女人有比她还要标准的曲线。
    她已经不是四年前的黄毛丫头,而是一个令男人心动的妖娆女人。
    该是回澐龙阙的时候了!
    她空虚的娇躯需要昊哥哥的抚慰和占有,她再也不想过没有昊哥哥疼爱的日子了
    ※     ※     ※
    阙昊天做完例行的巡视工作,再回到家门是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