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3

    个月后的事。
    踩着疲累的步伐,在灿烂繁星和圆亮月娘的陪伴下,他悄悄回到澐龙阙,没有惊动任何仆役。
    一身的疲惫,让他只想泡进温泉里舒解紧绷的身体,然后上床睡个大头觉。
    回到自个儿的院落昊日楼,他换上一袭简便轻衫朝后山的镜月池走去。
    当年建造澐龙阙时,无意间挖掘到地热山泉所成的温泉,这才将泉水引进后出低洼处,成为天然美景镜月池。
    镜月池四周有嶙峋的大石环绕,恰成一隐密屏障,山岚雾气阻断了外界的目光,苍劲古松点缀其间,形成它傲然世俗外的景观。
    镜月池是主子专用的温泉,除了每日早晨固定前来打扫的仆役,严禁任何人接近。
    练武之人耳聪目明,一接近温泉便听见暗夜中有拨动泉水之声,还有女子轻哼曲调。
    有人先到!阙昊天微怒的剑眉拧紧。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占用主子才能用的温泉。
    自从爹娘搬入合欢苑,凤儿独居在城里的别苑,镜月池便只有他一人使用。今日竟然有人胆敢违规,他倒要看看是谁活得不耐烦了!
    他无声无息地走近池边,见到一袭水蓝轻衫放在大石上,轻衫上有件黑色丝绢的肚兜,兜衣上用月白色丝线绣出令人惊艳的赤裸女体。
    好一件引人遐思的兜衣呀!
    一般女子少用黑色丝绢来做兜衣,更何况是绣上这么大胆的图案。不知这兜衣的主人是怎样的姑娘,这件黑色的兜衣穿她身上又是怎样的风情?
    他……不自觉对那兜衣的主子起了好奇追逐之心。
    拾起兜衣,一股清幽淡雅的香气侵入鼻端,黑色的兜衣包裹住雪白细腻的娇胴,绮丽画面进入他的脑海,欲火突起,胯下肿胀得难受。
    老天!一缕清香,一件兜衣,一位未曾谋面的女子居然就让他血脉偾张,尝到欲火焚身、不得宣泄之苦……
    他施展轻功跃上大石,由高而下俯瞰池中清灵人儿。
    孔夫子有言非礼勿视,他一向自认为君子,本不该做出这等偷窥女子净身的下流事,可按不下心中那一股狂烧的欲火,他这个君子只好沦为登徒子了。
    月光照在白玉无瑕的肌肤,反射出温润莹光,乌黑的长发盘在头顶,只有丝丝顽皮的细发贴在她优美的颈项上。
    灼灼虎目直勾勾盯着那纤丽的身影。可惜……池中女子背向着他,让他无法看清她的样貌……
    转过来!转过来!他心中有一股意念,想教那女子转过身来,一睹卢山真面目。
    有此线条优美的背影,清脆如黄莺出谷的婉转嗓音,池中的女子该是艳绝尘寰的倾国佳丽吧!
    若能春风一度,那该是销魂的蚀骨滋味……阙昊天脑中自动浮现两人交欢的画面。
    想象她白皙修长的玉腿缠绕着他,在他身下曲意承欢、婉转娇吟,共赴极乐的天堂……
    脑中淫秽的思绪,使他极力压下的欲火反而燃烧得越加旺盛,痛苦的喘息差点脱口而出。他压下那痛苦的喘息,避免惊扰池中佳人。
    无法宣泄的欲望令他痛苦难当,生平首次尝到如此狂猛的情火灼烫全身。
    逼不得已,只好自已动手解决了。这真是非人的折磨呀!他非要池中佳人补偿不可。
    他是血气刚强的正常男人,尊贵的身分、俊逸斯文的外貌让女人总是围着他打转。
    忙碌的工作让他没时间玩女人,除了生理的需要,他也甚少接近女人──
    看多了女人争风吃酯的场面,甚至为了接近他而不择手段,让他轻视女人这种低等的生物。
    那些江湖侠女、闺阁千金为了勾上他这条肥羊,全成了淫荡无耻的女人;青楼艳妓则视他为脱离送往迎来生涯的救主,无不尽心尽力服侍他。只是……除去他身分所代表的财势,这其中又有多少真心呢?
    除了娘和凤儿外,其它的女人都入不了他的眼。可是如今……
    一名不知身分和容貌的女子,就这样挑起他排山倒海的狂猛欲潮。
    看着那毫无所觉的女子依然优闲地戏水,他就暗暗恨起她的迟钝。要不是怕会吓着佳人,他早跳入池中和她做一对戏水鸳鸯,宣泄他狂猛的欲望。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这样影响他,若能将她拥入怀中尽情占有欢爱,那该是笔墨难以形容的狂喜境界吧!
    随着套弄的速度加快,阙昊天已攀上兴奋的高潮,灼热白浊的阳精喷撒在大石上,难以压抑的兴旧低吼在寂静的暗夜中响起,格外的清晰──也惊吓到优游在温泉中的纤纤俪影。
    「谁?!是谁在暗中偷窥?」她转过身,搜寻那下流的登徒子。
    见到预期中的身影无声无息的立于温泉边,她的心狂跳不止。
    四年了,她终于又见到他──她朝思暮想的男人呀!
    ※     ※     ※
    黑暗中,感觉到灼热的眼神窥视着她,阙凤吟的唇角扬起满意的笑绞。
    不用转过身,她也知道偷窥的人是谁。镜月池只准他们一家四口进入,爹娘自从搬进合欢苑后,就过着深居简出的日子,这儿除了她以外,就只有昊哥哥能进来。
    那灼烫她肌肤的火热视线,让她莫名的处于激情的狂喜中。她等了四年,就是为了这漾满热情的目光。
    那是……男人注视女人的目光。
    独占的眼神……让她心喜的眼神……
    就是为了这个眼神,四年前她才会忍痛离开澐龙阙,离开昊哥哥的身边。
    因为她不要做昊哥哥的妹妹,她要做他的女人,做被昊哥哥占有怜爱的女人,就像爹对娘那样的恩爱缠绵。
    当年和娘的一番长谈,她才明白自己的心意。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爹娘欢爱的震撼性画面,使得她身为女人的自觉苏醒过来,才明白女人是需要男人的怜爱和占有,而她的梦境反应出内心真实的声音。
    原来自己的一颗心早就悬在昊哥哥的身上,才会每晚作那些羞人的春梦,那是心底深处最深切的渴盼。
    她渴望被昊哥高拥入怀中,像爹疼爱娘一般的疼爱她,甚至希望有朝一日为她建造另一幢合欢苑。
    幸好他们不是亲兄妹,否则她就要陷入乱伦的悲恋之中了!
    只是……昊哥哥懂她的心意吗?
    火热的视线逐渐加温,好似两簇火炬烧灼她的肌肤,她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因为愉悦而轻颤。
    单单炙热的眼神就让她兴奋起来,她……期待成为昊哥哥女人的那一天能早日到来。
    过去四年,别人家的闺女是学女红、刺绣、琴棋书画,而她却是研究房中术和春宫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