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4

    的繁杂体位。
    为的就是做一个了解男人需要的完美女人,让昊哥哥此离不开她。
    压制的低吼中有不容怀疑的狂热,她故作惊吓地转过身去,终于见到那思思念念的身影──
    第三章
    「你是谁?」她故作不知的问。
    两人的视线在黑夜的空中交缠,灼热的视线冒出丝丝火花照亮两人的心房。
    阙凤吟凝视着那和四年前同样英俊斯文的面孔,经过岁月的洗礼,脱去年轻的稚嫩,更有一城之主的成熟稳重,昔日瘦削的身躯也变得挺拔壮硕。
    英姿枫爽、器宇轩昂,那尊贵的气势有如天神般潇洒自若,难怪天下佳丽对他趋之若骛
    在她打量他的同时,阙昊天也仔细认真的观察那令他惊艳的容貌,他发觉自己方才宣泄过的火热阳根又硬了起来。
    这女子是上天派来蛊惑他的妖精蚂?否则怎会轻易挑起他的欲望?
    那张清灵美艳的瓜子脸嵌着精致的五官,水灿灵眸被雾气熏染闲着迷蒙莹亮的水光,眸光流转尽是妩媚风情,勾得他心魂俱醉。
    不点而朱的丹唇,红润潋滟像熟透多汁的鲜果,让人恨不得扑上去吸吮那甜沁心扉的蜜意。
    星月争辉映照波光粼粼,山岚水气遮不住如羊脂白玉的肌肤,雪肤花貌勾人心魂。
    本以为天下没有能撼动他心神的事物,没想到池中初次见面的女于却做到了,让他的心为她狂乱跳动。
    清灵绝艳的矫颜莫名的让他觉得熟悉,还有一丝丝亲切感……这是怎么回事?
    他肯定没见过她,这么美丽的女子,让人印象深刻。
    「这个问题该是我请教姑娘吧!」邪肆的眸光灼灼凝视池中的纤影。
    察觉他放肆眼神的炙热情潮,玲珑娇躯快速藏入温泉中,却压不下唇角那微微上扬的笑,嫣然矫容让阙昊天的眼神离不开她。
    「你还不转过身去?!非礼勿视的道埋,公子不懂吗?」阙凤吟不悦的嗔道。
    见他两眼发愣、目不转睛的直盯着自己,她的心有说不出的自满。她──终于抓住他的目光!
    「姑娘这个问题不觉得好笑吗?」阙昊夭轻桃扬眉望着那柳眉倒竖的俏颜,忍不住想逗逗这美艳女于,
    「姑娘露天泡澡,不就是摆明要让人欣赏的吗?﹂
    「你……」阙凤吟气得咬紧下唇。
    啧!四年不见,昊哥哥居然成了一个登徒子。
    昊哥哥对女人的态度都是这般轻浮吗?想到此,她的心不由被螫疼。她不要昊哥哥的眼中有别的女人,她也不要他用这轻浮的态度封别的女人!
    好一个灵秀清雅的绝色佳人,就连生气的风韵也是这般的迷人……阙昊天在心中赞叹。
    「我怎么了?莫非姑娘认为只是欣赏不够?」他挑高英挺的剑眉,故作恍然大悟状。
    「哦……原来是要在下下水相陪,和姑娘鸳鸯戏水一番。」
    「你胡说些什么?」
    「我说的可是姑娘心中的盼望。」他嘻皮笑脸的回道。
    阙凤吟蓦然红了双颊。
    她……她的表情有那么明显吗?她吓得微转过头,躲避他犀利的目光。
    「公子再不离开,莫怪我叫人来了!」
    「妳叫呀!镜月池地处偏僻,妳就是叫破喉咙也没人来。况且就算真的有人来,坏的是妳的名声,而不是我的。到时候……人人都会以为妳是我的女人了。」
    邪恶的笑容,像极引人犯罪的恶魔,却让阙凤吟的心如小鹿乱跳,就为了他那一句──我的女人
    压下心中的狂喜,她极力表现出生气不屑的态度。
    「这就是澐龙阙的待客之道吗?」阙凤吟冷笑道: 「偷窥贵客净身入浴,阁下不怕遭人耻笑吗?」
    「贵客是指受邀而来的客人,姑娘不请自来,只能算是宵小之徒。」
    她脸上不屑的表情让他的心极不舒坦,忍不住也反讽回去。
    「我是阙主亲自接回来的人,难道不算贵客?」阙凤吟大声嚷道。 「阁下对我不敬,就代表对阙主不敬!」
    「妳是爹邀回的客人?」他不信!
    爹一向狂傲自负、目空天下,并无知交好友,怎么可能请人来作客?
    他定要弄清楚这女子的真正身分!
    「原来是澐泷阙的少阙主!现在可以请阙公子离开了吗?」
    「我不想走,妳又能奈我何?」他满腔欲火无处发泄,心中极不舒坦,自然不会听她的话离去。
    「你……」阙凤吟佯装发怒, 「阙公子不肯离去地无妨,那就请公于转过身去,顺便将姑娘我的衣服丢过来。」
    阙昊天拿出君子风度捡起她的衣服,递到她的面前,在她伸手抓住时又抽回来。
    「你──」
    「想要衣服,自己过来拿。」他眼底眉梢尽是幸灾乐祸的谑笑,等着美女出浴围在也面前上演。
    她愤慨的眼直瞪着他,只见他毫不在乎的坐在一旁大石,等着池中圭人氏头求他。
    带着戏谑笑意的眸子对上一双愤愤不平的水灿灵眸,两人僵持不下,互相瞪视。
    既然不能一口吃下她,在言语上占占她的便宜也是好的,就当是补偿方才欲火焚身的痛苦。
    「不想要了?可惜这么漂亮的一件肚兜……」他拿起那黑色丝绢制成的兜衣,送到鼻端深深吸进那清冷的幽香。
    「嗯,好香呀!让我每晚闻着这味儿入眠,一定夜夜春梦连连。」
    「无耻!」阙凤吟骂道,一双美目却暗藏着荡漾的春心。
    她喜欢和昊哥哥的抬杠斗嘴,感觉上他们就像一对打情骂俏的情人……
    「这不叫无耻,这叫人不风流枉少年。」见她白玉的脸颊晕上异样的红彩,他好心的提醒她道:
    「泡温泉虽然对身子很好,可是泡久了,可会适得其反。」
    「猫哭耗子假慈悲!」她不领情的娇叱。
    忽地,一阵晕眩感袭击因泡温泉而有些昏沉的脑袋,她连忙扶着身后石头,险些昏倒在泉里。
    「哈!」看到她狼狈的样子,他恶劣的嘲笑道: 「受到教训了吧!该不会……妳是要我下池,来个英雄救美吧?」
    「你……想得美!」
    「呵!我想得的确是很美。」邪恶的眼神透露着轻狎。
    不能吃了她,那就意思意思的尝尝她的小嘴也好。
    「你休想得逞!」看穿他脑袋里淫秽的打算,她不甘示弱的宣誓,心中却希望他真的如此对待自己。
    又一阵晕眩袭来,她知道她不能继续泡在温泉里。
    若不是因为昊哥哥喜欢泡温泉,她何苦夜夜泡在温泉里,就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