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6

    子!今晚,她只是小小报复一下。
    「赶快把妳的衣衫穿好!」阙昊天转过身压下心头狂烧的欲火,不敢看向那妖娆女体,生怕自己会把持不住,一口吃了她。
    「人家本来穿得好好的,是有人故意把人家的衣服扯开来。」她一边把衣带系好,一边轻声抱怨,让阙昊天的脸整个烧起来。
    谁想得到当年的黄毛丫头会变成今日妖艳的女子?!
    他轻咳数声,掩饰自己的不自在。 「妳何时回到澐龙阙的?」还是换一个比较安全的话题吧。
    「已经回来大半个月了。」胆小鬼!阙凤吟抿嘴偷笑。她怎会不知昊哥哥心中的想法呢!
    「怎么没人通知我?」
    「昊哥哥行踪不定,要阙里的人怎么通知你?」
    其实是她阻止商叔叔他们通知昊哥哥,打算给昊哥哥一个难忘的惊喜。
    嘻!看昊哥哥今夜的举止,他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今夜发生的事。
    「算了!」他抬头看看夜色,高挂的月轮也已躲入云层里。 「时候不早了,昊哥哥送妳回房休息吧!」
    两人一前一后,一路上默默无语,回到伫凤阁。
    「妳自己进房吧!昊哥哥就送到这里了。」不等妹妹开口,他便落荒而逃。
    他怕多留一刻,又会做不该故的事……
    该死的是,他明知不该,却又挥不去想抚弄凤儿娇胴的欲望。
    天啊!他……怎么会对自己的妹妹存有不该有的欲念?
    若真侵犯了凤儿,他死千万次也难赎其罪愆,还是远离凤儿才是对的。
    望着阙昊天远去的背影,阙凤吟唇角扬起一抹诡笑。
    昊哥哥,你是逃不了了──
    ※     ※     ※
    阿英一见主子回房,便将她迎到梳妆台前坐下。
    她撩起主子的秀发,慢条斯理梳埋那犹如盛夏瀑布的黑发。 「小姐,妳今晚回来迟了──」她惊见小姐颈子的地方印着紫红色的痕迹,
    「小姐,妳的颈子……怎么被虫子咬了?」
    阙凤吟捂着昊哥哥留下的吻痕,她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么私密的事。
    「阿英,妳也累了,回房去休息吧!」这个阿英是很忠心,可爱大惊小怪的性子真让她受不了。
    「可是……」小姐纠结的长发,没有她帮忙梳理,行吗?
    阙凤吟不耐的将阿英推出房, 「只是梳个头发,难不倒我的。」关上房门,她迫不及待地奔向澡堂。
    来到铜镜前,阙凤吟撩开衣襟。见紫红色的吻痕由颈子来到胸前,她不禁掩着嘴吃吃傻笑。
    天啊!她真像个花痴,追着男人跑。
    不过,她只追着昊哥哥一人。为了得到昊哥哥,别说发花痴,就算做个傻子她也愿意。
    想到昊哥哥的吻,她就笑得好甜……她就像恋爱中的女人,心满意足的上床休息。
    今晚,她一定会作个很美的春梦…
    同一个时间,昊日楼却传出惊天动地的吼声,吓得澐龙阙人心惶惶,只有阙凤吟未受影响。
    阙昊天站在井边冲着冷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有如此污秽的思绪。
    凤儿是他的妹妹呀!
    他……怎么会作那么荒唐的梦?!
    冰凉的井水暂时冷却了体内的欲火,却无法冷静他的脑袋,为他指点一条明路。
    凤儿由镜月池走出来的一幕,妖娆成熟的女体深深印在他的脑海里,无法抹除消灭,几欲逼他想不顾伦理侵占凤儿的娇胴──
    他到底该怎么办?
    ※     ※     ※
    第二天晚上──
    为了欢迎妹妹回来,阙昊天特地在昊日楼的花园设宴洗尘,阙凤吟独自一人赴宴。
    阙凤吟一入座,阙昊天便殷劝地夹菜给她, 「凤儿,这些都是妳爱吃的菜,多吃一点。」
    「想不到昊哥哥还记得我喜欢吃什么。」
    「只要是妳喜欢的,昊哥哥都记在心里。」阙昊天温柔笑着。
    这虽是简单的一句话,但话中所包含的深切关怀,却让阙凤吟感动不已。
    她最喜欢昊哥哥──不对,是最爱昊哥哥了!
    「四年前,妳为何匆促离开澐龙阙?」这一直是他心里头的疑问。
    「爹没告诉你吗?」
    阙凤吟满足的咬一口玫瑰松子糕。嗯!还是住在家里最幸福 当然,还要有心爱的人陪在身边。
    阙昊天摇摇头。 「爹只说时间到了,妳就会回来。」这一等,却让他等了四年。 「妳到底为什么离开?」见她碗空了,他赶紧替她夹菜。
    「昊哥哥,你别只顾着我,自己也要多吃点。」她夹起一块栗子糕送到他嘴边,
    「来,我喂你。」看他吃下她喂的糕点,阙凤吟笑得好开心。
    嘻!他们就像一对恩爱的夫妻……
    「赶快回答我的问题!」他阻止她继续喂他吃东西。
    「爹没告诉你吗?」她眨着无辜大眼问道。
    「没有!」他咬牙切齿的回答。 「不要再考验我的耐性!」她敢再把问题丢回给他,他就先打她屁股。
    「其实,我为什么离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为了什么而回来。」
    「好!那告诉我,妳为什么回来?」
    「为了嫁人。」嫁给她心爱的男人。
    她笑得好灿烂,却给了阙昊天莫大的冲击。
    ※     ※     ※
    「妳想嫁人?!」阙昊天不敢置信的咆哮,手中的筷子让他在一怒之下用力折断──他真正想折断的是对方的头。
    见阙凤吟点头,他觉得自己的心好似被刀绞碎一般,痛得没知觉了。
    凤儿是怕的心肝宝贝,从小就让他捧在手心里呵护,他从来没想过她会嫁人。而且她才刚回到澐龙阙,怎么可能马上就要嫁人?
    他不要凤儿嫁人!他不要!
    只要他在的一天,谁都别想娶凤儿为妻,他会照顾凤儿一辈子的。
    「凤儿,妳才十七岁,不觉得太快了吗?」
    阙昊天不想厘清心中的不满,一心只想让凤儿打消婚嫁的主意。就算要他养凤儿一辈子,他也愿意。
    「很多女人在我这个年纪,都已经是好几个孩子的娘啦!十七岁算晚了。」而且他也等不及了。
    见她急着嫁人,阙昊天不由往别虚想。 :凤儿,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他一颗心提得老高,心里害怕听到他不想听的答案。
    「妳要嫁的就是妳喜欢的人?」
    见她花颜灿烂,答案不言而明。他心中涌起一股酸怒和不甘。
    凤儿打小就是他捧在手心疼爱的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