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7

    谁都没有资格和他争,更别想要他让给别的男人。他做不到!
    四年前,爹没有经过他的同意就送走凤儿,甚至不允许他到城里别苑探望;四年后,他挂念的宝贝妹子是回来了,却又马上要属于另一个男人……
    他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想到她有另一个男人,像他昨晚一般爱抚她的矫胴,他就恨不得将对方千刀万刚、碎尸万段──
    天啊!他怎么会有这么该死的想法?
    凤儿是妹妹呀!他怎么会对自己的妹妹有这么可怕的念头?
    他应该祝福她,可是……他实在说不出违心之论。
    想起昨晚在镜月池畔所见的美景,一团欲火便在小腹里燃烧。若不是还有一丝理智,他才不管眼前女子是不是自己的妹妹,直接就扑上去吃了她。
    「见妳这幸福的笑厉,昊哥哥应该祝福妳。」压下心中的苦涩,他举杯敬酒。
    再好喝的陈年醇酒,落入失意人的口中,都变得苦涩而难以下咽。
    「我也祝福昊哥哥。」她亦举杯。
    「我有什么好祝福的?」他苦笑道。最重要的宝贝被人夺走了,他还有什么值得祝福的?
    「怎么,爹连这件事也没跟你说吗?」阙凤吟故作诧异。
    「我出外巡视商行近两个月,昨晚才回到澐龙阙,怎么可能见到爹!」
    「说的也是。」她点头附和。
    「凤儿。到底是什么事?」
    「不只我要嫁人,就连昊哥哥也要娶妻了。爹打算将我们两人的婚礼一起举行。」也就是说,爹打算让他们两人拜堂完婚。这可是她四年来朝思暮想的婚礼。
    「什么?!」阙昊天惊愕大叫, 「这是什么时候决定的?」他竟然不知道!
    」你的亲事在四年前爹就帮你决定了。」看昊哥哥天气得脸色发青,她心疼的想告诉他真相,可是她答应过爹,要到洞房花烛夜才让昊哥哥知道新娘子就是她。
    「难道……爹都没有跟你提过吗?」她只好对昊哥哥说对不起了。以后再好好补偿他。
    「有!」他不悦地眠紧唇瓣。
    四年前,凤儿离开澐龙阙时,爹曾经提过他的婚事。当时他不甚在意,后来因为忙于阙里事务而忘记了,如今又被提起,却已是佳期抵定。
    怒气一发不可收拾,阙昊天恨不得捏碎老爹的脖子。
    爹凭什么决定他的婚事?!竟耍他娶一个不知是圆是扁的女子为妻,甚至连哪一家的姑娘他亦不知──
    「昊哥哥!你的手……」凤儿的惊呼引起阙昊天的注意,他抬起手掌,赫见斑斑血迹。
    他误把酒杯当成老爹的脖子,竟在不知不觉间捏碎,瓷器的碎片还嵌在掌心。
    身体的痛楚,抵不过心头的苦楚。
    「昊哥哥,你为何……」一点都不爱惜自己?红着眼眶,她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坐到他的身边,她小心地握着他的手,细心为他挑出伤口里的碎片。
    「痛不痛?」她专心在他的伤口上,完全忽略阙昊天那柔得快滴出水来的眼神。 「痛要说一声哦!」
    她为了清理他的伤口斜倚在他的身边,处子的体香如空谷幽兰飘进鼻中,脑中不由自主想起昨夜香艳的记忆,他一直努力压下的欲火又开始狂飙。
    他想把凤儿拥入中恣意宠爱,理智又拚命压下那不道德的想法,不时提醒自己凤儿是他的亲妹妹
    「好了!」包好他受伤的手掌,阙凤吟抬头娇笑, 「别再那么不小心了,见你受伤,我的心会很痛的。」
    见那对自己笑的清丽容颜,他的理智溃堤了,一把将她搂入怀中,低头吻住地想了一日夜的红润樱唇。
    这一刻,他忘了凤儿是他的妹妹,只知道怀中的女子强烈的吸引他,勾起他的欲望。
    霸道的唇在她的唇瓣上肆虐,灵活的舌头一逮到机会就窜入她口中,和她的丁香小舌纠缠得天翻地覆。
    阙凤吟虽讶异昊哥哥在得知她身分后又吻了她,可是如此大好良机,她自是不会错过。
    她主动揽住他的颈项,毫无保留的响应他的索吻──呵!昊哥哥的吻真棒……
    在模糊的思绪中,她唯一所知是他炙热的唇舌让她整个人都瘫软在他怀中。
    她嘤咛一声,感觉到拥着她的手臂收紧了,两人的身躯更加贴合,炙热的火龙隔着衣衫抵着她私密花园,她不由自主的扭动娇躯,让他火热的昂扬更深抵入她的阴柔。
    她的配合更加刺激他的淫欲,他扯开她的衣服,将她放倒在长椅上,压住她纤弱的矫躯。
    「凤儿!凤儿……」他捧起她丰腴的雪乳,贪婪品尝手中泛着乳香的绯红花蕊。 「妳是我的!只属于我一人!」谁也别想跟他抢!
    「昊哥哥,凤儿永远都是你的人……」意乱情迷的阙凤吟揽紧胸前的头颅,毫不知羞地娇喊。
    纤纤玉指摸进他的衣襟,抚摸他壮硕厚实的胸膛,烫人的体温也炙热了她暗许的芳心。
    绵滑细腻的抚触,本该是极乐的享受,但胸口那蠢动生涩的抚弄,却犹如一盆冷水由头兜下。
    「天啊!我做了什么?」一把推开躺在他身下的凤儿,他抱头狂啸奔出昊日楼。
    他差点就犯下逆伦的滔天大罪!
    一定是因为太久没碰女人的关系……他自我安慰的想着,犹不肯承认自己对凤儿有手足之外的感情。
    阙凤吟跌坐在地上,望着阙昊天狼狈奔离的背影,脸上有阴谋得逞的奸笑,还带着一丝丝遗憾。
    啧!又逃了。
    昊哥哥,在你心中,还当我是你的妹妹吗?
    没有一个做哥哥的会自己的妹妹做出那么亲密的动作。
    昊哥哥,你何时才会承认你心中的爱意呢?
    ※     ※     ※
    「商叔叔,你说昊哥哥要你去替他找一位干净的窑姊儿?」阙凤吟忧愁的重复商应的话。
    唉!昊哥哥已经避着她好多天了──她会不会玩得太过火了?
    再这样下去,她的勾情计画也不用进行了。
    「是的!所以属下前来告知小姐,看小姐要如何处理。」
    阙主特别交代过,要所有人暗中帮助小姐得到少阙主的心,一切都得依照小姐的计画行事。
    见阙凤吟低头不语,商应出声叫唤, 「小姐?」
    「商叔叔,昊哥哥他…」﹂阙凤吟硬着头皮问出心中疑问, 「他是不是常常找窑姊来……」
    「小姐尽可放心,少阙主不是那种贪花好色之徒。」
    「那……为何……」要找个窑姊来消火呢?
    「这就要问问小姐自己对少阙主做了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