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8

    」商应忍住笑意,一本正经的回答。
    一向冷静的少阙主,见过小姐后就整个失控了,变得暴躁易怒,动不动就对下人发脾气。
    看来阙主的如意算盘打赢了,小姐也会得到一个如意郎君……就是苦了少阙主被他们父女折腾。
    阙凤吟委屈的咬咬唇瓣。她什么也没做,昊哥哥就避她如蛇蝎;她要真做些什么,昊哥哥早逃之夭夭了。
    既然昊哥哥想要女人,她就给他一个女人吧!她一脸奸笑。
    昊哥哥以前有过多少女人她不想知道,既然她已经回到昊哥哥身边,她才不会让昊哥哥碰除她以外的女人呢!
    「商叔叔,我们就照昊哥哥所求,给他一个女人吧!」
    「小姐,妳──」
    「把耳朵靠过来。」阙凤吟示意道,在商应的耳边低声交代, 「一切照我吩咐行事。」
    「是!」商应忍住胸中笑意退下。
    小姐亲自出马,少阙主是在劫难逃了!
    阙凤吟微微一笑。山不来就她,就由她去就山吧!
    既然昊哥哥逃避她,她只好主动出击了。
    第五章
    三日后。
    今夜,商应领着一名女子来到阙昊天的房里。 「少阙主,你要属下找的人,已找来了。」
    「嗯!下去吧。」
    待商应退下,阙昊天才仔细打量眼前的女子。
    一张面具遮住她半张脸孔,只露出她红菱小嘴和秀气的鼻头,一身红纱包裹住她的身体,看起来似乎有些臃肿。
    他厌恶的微蹙眉头。商总管找不到好一点的货色吗?
    「妳叫什么名字?」虽然她的身材和凤儿差多了,但现在只能……将就些了。
    「妾身名叫凤凰。」
    凤凰?!名字倒和凤儿挺相似的,就连声音也有几分相像。难道……商总管也看出他对凤儿的感情了?
    「把妳脸上的面具拿掉。」不知面具下的脸孔像不像凤儿?隐藏起自己的心思,他对此女起了好奇心。
    「妾身乃身家清白的姑娘,迫于家境无奈接客,今晚是妾身的初夜,可否允许妾身戴着面具?」
    「随便妳。」反正他只要一个女人消消火,不必在乎对力的长相。 「过来!」
    阙凤吟慢慢朝阙昊天走去,妩媚的眼直瞅着那邪俊的男人。他身穿轻便长袍,长发带着湿气披散在背后,修长的身躯斜倚在床边,长脚放在床上,看得出来长袍底下空无一物。
    见他如一头优雅的猎豹慵懒地斜倚在床边,她的心就跳得飞快,为将要发生的事而兴奋。
    「如此良夜,若直接挑上少阙主的床,未免大杀风景。倒不如先让妾身为少阙主舞上一曲。」
    「也好!」
    她举手轻拍,清脆的掌声响起,随即房外传来丝竹合奏之乐音。
    她一个凌波步退至数尺外,半弯着身躯,右脚跨在左腿之前,右手遮住了半边,是一个开舞的姿势。
    听从琴声响起,她双手往空中划开,身形、姿态全然不同于方才的端庄,而是妩媚,彷佛在音乐响起时,就变了另外一个人,连眼神、嘴角的笑,都媚得勾人心魂。
    随着音乐逐渐加快,她舞动的速度也加快,一个旋转,一块红纱由她身上飞落,再一个扭腰,又一块红纱掉落在地上。
    随着掉落在地上的红纱越多,她窈窕玲珑的身段逐渐清晰,包裹在若隐若现的红纱中引人遐思。
    原来她的身材同凤儿一样好得无懈可击!阙昊天在心中赞叹。
    他整个人被震慑住了。那浅笑、那媚眼,那窈窕玲珑的身段……他仰头喝下一杯酒,手中的酒杯让他握得死紧,而他的一双眼,却始终无法自她身上移开。
    她轻笑,银铃似的笑声窜过他的周身,令他起了眼。无惧于他灼人的目光,她舞上前,双手几乎要环住他,却又只是在他身前舞动,虽然丝毫未曾碰触到他,但她双手所经之处,却像燃起一把火。
    他的欲望完完全全被挑起了!
    她执起酒杯,在他还来不及伸手拉她之前,轻灵的退了十数步,却见她曼妙的执起酒杯,眼儿微醺、脚步微颤,摇晃舞动着,恍如一个醉了酒的女子,仍在跳着眩惑之舞。
    突然,她一个跳跃,他几乎以为她要飞向天空,消失在他的视线之外,然而她只是轻轻跃起,随后环绕着长腿缓缓坐下,侧身、仰头,将酒一饮而尽。
    随着她一曲舞毕,房外的乐音也恰好停止,两者配合得天衣无缝。
    生平第一次,阙臭天感到喝醉酒的女人是如此吸引人──纵然她根本不曾真的喝醉。
    她斜瞥向他,身子末移动。她自已知道,这迷人的、惑人的舞姿,不会有人舞得比她更好。
    自他灼热的目光,她看得出,他深受诱惑。
    她为他灼人的目光心动。她感觉自己从未如此像一个女人,一个令男人深受吸引的女人。
    她四肢着地,慢慢地向阙昊天爬去,一双媚眼直瞅着阙昊天不放。在红纱中微微可见晃动的豪乳,映着深深的乳沟,撩拨起炙人的欲火,让阙昊天发出痛苦低嘎的咆哮。
    她跪在他的身前,玉手由他的脚跟缓缓向上抚摸,粗硬的脚毛摩擦她细腻的肌肤,让她忍不住一阵哆嗦,好似电流流窜全身。
    松开他的腰带,退下他的长袍,她双眼瞪如铜铃,直盯着挺立偾张的欲龙,笑得合不拢嘴。
    呵!她下半生的幸福可期了……
    ※     ※     ※
    「怎么,吓傻了?」
    「不!只是为妾身的幸运感到高兴。」见他挑高眉头,询问的眼神投向她,她道: 「因为少阙主的雄伟是每一个女人梦寐以求的。」
    她的赞美今阙昊天开朗大笑。
    「妳不是说自己是清白之身,又怎会知道女人喜欢什么样的男人?」近看她一开一合的小嘴,他才发觉她的一切和凤儿该死的相像,就连身上的香味也一样。
    世上竟有如此相像的两人!难道是老天爷给他的补偿,补偿他不能拥有凤儿的遗憾吗?
    「凤凰卖身窑馆,馆中嬷嬷自会教导这方面的知识。」
    「哦!」他好奇的挑起眉, 「那就让我试试窑馆都教妳些什么技巧!」
    他猛地一拉,将她整个人拔地而起,硬生生撞进他的胸膛。
    她抬眼,吃惊地望着他。
    「还有……这支舞,除了我之外,不许你让其它男人看见。」他抬起她精巧的下巴,语气是全然的命令和占有。
    「明白吗?」既然是老天给他的补偿,他就要一辈子留下她!
    他低头吻住她红滟的小嘴,灵舌强势地挤进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