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9

    唇间吸吮撩动。啊!好甜的滋味,就像凤儿的味道……
    阙昊天眼神一黯,眸中聚起欲望的火焰,大手狂暴地扯下她身上的红纱,雪白无瑕的乳峰倏地盈跃在他的眼前。
    他低吼一声,俯身将她娇嫩的乳蕾纳入口中无情地啃咬着。
    「啊──」阙凤吟全身一颤,胸前立即泛起一片嫣红。
    「真是个敏感的小妖精!」阙昊天舔着她小巧的耳垂,温热的气息呵在她赤裸的颈间,让她全身泛出醉人的红霞。
    「少阙主,商总管找凤凰来,是让凤凰服侍少阙主。」她矫媚笑道,温热的心手平贴在他胸上。
    四年来,她最想做的就是把昊哥哥吞吃人腹,尝遍他的全身;怎可让昊哥哥捷足先登呢?
    「好!就看妳的表现。」阙昊天的眼神异常晶亮。
    「凤凰不会让少阙主失望的。」灿亮的水眸发出邪媚的诡光。
    她双手在他颈后交握,毫不客气的坐上他的肚子,低头啃咬他的脖颈,解开缠在手上的透明冰蚕丝,趁他不注意时,将他的双手捆绑在两边的床柱上。
    「妳做什么?」阙冥天发出怒吼,却无法遏阻她的胆大妄为。她又将他的双脚捆绑在身后的床柱上,让他整个人呈大字形躺在床上。他施力挣扎,却无法自困窘的情况中脱身。
    「别挣扎了!」她给他一个娇媚的笑靥,眼底眉梢尽是醉人的风情。 「这天山冰蚕丝水火不侵、刀剑难断,无论内力多深厚也挣不开的。」
    「妳是谁?到底想做什么?」一个窑姊儿怎么可能会有天山冰蚕丝?她真的只是一位窑姊儿吗?
    「我是凤凰呀!一个不得已沦落青楼的女子。至于对少阙主,我不过是……」阙凤吟不怀好意的笑道: 「打算吃了你!」
    阙昊天被她大胆的话气得想挣开身上的束缚。商总管到底找了个什么样的女人来?
    「认命吧!」阙凤吟咯咯矫笑。她的心愿终于成真了!
    她大胆的跨坐到他的腿上,阴柔的花蕊抵着他炙热吓人的欲龙,酥麻的快感由敏感的花蕊传遍全身,娇浪的吟叫和男人粗喘的嘶吼同时出现。
    「妳……」
    阙凤吟主动吻住阙昊天的嘴,滑腻的肌肤在他身上磨蹭扭动,挑起阙昊天滔天欲望。
    这个女人是狐狸精转世吗?居然这么懂得撩拨男人的本事!
    强烈的欲望已经让阙昊天说不出话来,只能在她挑起的欲海中随波逐流,直至灭顶。
    阙凤吟遍吻他的脸,才沿着颈项而至他的胸膛,伸出细软的舌头,轻舔他胸前的汗珠,将那暗红色的乳头纳入口中赫吸吮,惹得他仰头嘶叫。
    见阙昊天仰首嘶叫失控的模样,她的唇角扬起满意的笑纹,更加费力的吃他豆腐。
    她小手抚过他的胸腔向下探去,也抚过他平坦坚赏的腹部,炙热的灵舌随着双手游走他身躯,在他身上留下一道道热情的痕迹,阴柔的花蕊不停磨蹭他的欲龙,让他饱尝想要却吃不到的痛苦。
    「小妖精……给我!别折磨我了……」欲火焚身的痛苦让他忍不住开口要求。
    「不!」阙凤吟一口回绝, 「我还没有尝遍你的身体。」她邪气一笑,轻颤的小手小心翼翼握住他不断悸动的阳刚。
    掌中温热滑腻的触感比想象中更棒,她好奇一握,令掌中硬挺猛地一跳,更加火热的抵住她。
    阙昊天身子绷紧,双手紧握成拳,颈间青筋暴突,彷佛承受极大的痛苦。
    她舔了舔干燥的唇瓣,滑下他的腿,跪坐在地敞开的腿间,再度握住他火红昂挺,不由倒抽口气。
    老天!手中的欲龙比方才所见更巨大,也更为炙热……
    她半抬眼看着阙昊天,却被他狂乱炙热的眼神惊得马上垂下眼,细细地急喘着气。
    轻轻套弄他的昂挺,她舔舔干涩的唇,颤抖着靠近轻轻吻了一下,他立刻惊喘地倒抽口气。
    受到鼓励的阙凤吟,一手抚着狂跳的胸口,另一只手则握住个的欲龙,大胆地伸出湿滑的小舌轻舔。她抬头望了阙昊天一眼,就见他全身绷紧弓起,喉间逸出破碎的嘶吼。
    她湿滑的小舌舔着那火热的顶端,吮去自小洞泌出的滴露,突生的冲动,让她不顾一切含住他的昂挺。
    「嘶!」阙昊天抓住床边的纱帐猛力撕碎,猛腰向上一顶,偾张的火热欲能在她湿润的口中。
    「唔……」被突然冲入口中的昂挺欲望吓住,喉间越发肿胀的炙热阳刚梗得她难过欲吐。
    他的热剑越来越强势地在她口中进出,让她慌张地伸手握住它的根部,想阻止他继续霸道的深入。
    不料此举反而使得阙昊天仰起头,发出一声震天怒吼,身下的动作也更加猛烈。
    阙凤吟吐出口中梗着难受的铁棒。 「好累!」昊哥哥的老二真壮观,把她的樱桃小嘴都快撑破了。
    她吐着粉红色小舌,矫憨的模样惹得阙昊天情潮难抑。
    「给我……快……给我……」饱尝欲火焚身苦楚的阙昊天忍不住开口要求。
    「让人家先休息一下嘛!」她趴在他身上娇项, 「做这种事情很累人的。」丰腴的双峰摩擦他的胸膛,湿润的花蕊还不忘撩拨他的阳刚。
    「我……等不了……」
    「好吧!」看他那么痛苦的样子,她又跪坐在地敞开的腿间,低下头再次探索他男性的奥秘。
    这次她学聪明了,由他的根部开始探索,连那两颗子孙袋都不放过,由下而上细细舔吮,轻轻啃咬。
    「呀……」阙昊天嘶吼咆哮,却得不到阙凤吟仁慈的对待。 「快给我……」
    「你求我,我就给你。」她抬头邪笑道。
    「作梦!」即使身在欲火中,他的骄傲和自尊仍不允许他向女人低头。
    「那……我只好继续折磨你了!」邪媚的笑靥迷惑了阙昊天的眼。
    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她的技巧看似熟练其实生涩,淫荡的动作中却又保有少女的纯真和稚嫩,而她的一切今他深觉熟悉又迷惑,总觉得自己好似坠入迷雾中。
    「给我……」
    「求我,我就给你。」吞吐着他的昂挺,她坚持要他哀求。
    「小妖精,妳不该小看男人的欲望。」她真以为曲曲几条天山冰蚕丝就能困住他吗?
    既然她不肯给,他就自己动手攫取了!
    将内力集于四肢,阙昊天用力一挣,挣断了天山冰蚕丝,邪气的盯着她因惊讶而微张的檀口。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有能力挣开冰蚕丝的束缚?
    察觉阙昊天不怀好意的目光,她吓得跳下床铺,却已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