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0

    不及了。
    「小妖精,妳想逃去哪里?」阙昊天由后搂住她的腰,不让她逃出他的怀中。
    情势顿时逆转──
    第六章
    强烈的欲望迫使阙昊天挣脱天山冰蚕丝的捆绑,将这个撩拨他欲火的女人压入怀中,报复的念头油然而生。
    他要把方才的折磨加倍讨回来!
    阙凤吟哪知他心中的想法,只想挣开他的束缚,实践吃了他的心愿。
    怀里的娇躯不断扭动,在他的胸腔磨蹭着,挺翘的臀部摩擦着他男性的阳刚,阙昊天眼底流露出浓浓的欲望,一族火焰在眼眸渐转炽热。
    「小妖精,妳还想逃到哪去?」壮硕的身子一压,将她压倒在床上。
    「没……没有!」炽热的男性气息熏得她晕头转向。
    「没有最好!」阙昊天沉醉于身下胴体的细嫩肌肤,粗糙的手指不断在如凝脂的女体上游走,所到之处都引起一阵娇喘。
    他霸气的唇覆在她柔嫩的唇瓣上,柔唇不自觉的开放,他滑溜的灵舌则趁此钻进她小巧的菱唇,真正霸占她口中的甜蜜。
    被他激情而热烈地搅动着,她只能下意识地承受他的需索,与他缠绵深吻,瘫软而乏力的娇胴不由和他的身体更为贴合,整个人完全依附着他。
    阙昊纵情地吻着她,没有放过任何一丝甜蜜,深深沉醉在她绛唇之中,难以自拔。
    天啊!就连她口中的甜蜜也和凤儿一样……
    炙热的吻来到耳畔,他吹出来的气息全景热的,搔得她心痒难耐。
    他啮咬着她白皙圆润如扇贝的耳垂,不时吹送温热的气息,彻底勾起她所有的感官知觉。
    他抚摸着细致的锁骨,滑嫩的香肩,巨掌再往下,揉搓坚挺的玉乳,手指在顶峰处流连徘徊,两朵红梅随着手指力道加强而显得红艳不已。
    薄唇嘴着邪恶的笑容,用力攫取她那娇软而富弹性的丰胰,阙凤吟忍不住嘤咛出声。
    大掌随着灵舌继续往下,滑过平坦的小腹,来到女性幽谷,修长的手指拨弄着花丛,欲探索那今男人疯狂的神秘所在……
    虽然作过千万次春梦,但真正肌肤相亲却是第一次;这感觉好亲昵,比梦境真实多了……
    就在阙凤吟神智恍惚的时候,阙昊天灵活的舌尖探进她的阴柔,体内突来的异物吓得她挣扎起来。
    「啊……」她害羞的欲拢回腿儿,却遭阙昊天阻挡。
    「别怕!」他双手将美人儿的白润玉腿拉开些,见隐藏在私虚的花蕊稍绽,沾有水润光泽的花瓣微微轻颤,等待爱怜。
    他趴在她的腿间,细吻遍洒放大腿内侧和沟壑,惟独不爱怜那瓣蕊和瓣内的珠核。
    千般爱抚、万般亲吻引发她更难耐的呻吟,沟壑已让淫穴儿泌出的爱液润泽发亮。
    「啊……不要……」别再折磨她了!
    她娇嫩的花瓣儿不住轻颤,等待不到他的轻怜蜜爱,却让饥渴的欲火焚得难受,只求地快些停下来。
    饥渴的女人,经不起狂蜂浪蝶的戏弄呀!
    男人闻言,美唇扬起嘲弄的弯弧,
    :别说违心之论。妳的身体明明想要更多的,对不对?」说完,他终于吻住那等待爱怜的花瓣,啜吻舐舔,最后以灵舌快速地舔弄充血的珠核。
    「啊……」阙凤吟无神地浪吟,承受他恣意的销魂手段。
    高超的舌功,促使快感流窜身体各处,酥了她的身、化了她的骨、蚀了她的心,失魂长声吁喟,放浪淫呼,忘形的把腿张得更开。
    爱液汹涌而出,红艳的花瓣更加晶莹亮透,幽穴径越发滑润,阙昊天伸出一指,毫无阻塞的进入。
    幽径内湿润柔软,紧密吸吮住修长的手指,规律的吮送令他想象欲龙进入时那至极无上的快意感受,胯间的亢奋更加蓬勃。 d
    「嗯……」
    「老天!妳好紧!」花穴虽盈满爱液,但紧窒的花径仍然难行。
    他在每次进出间,穿插摩捻内壁那神秘的敏感点,见她脸蛋由抽搐至愉悦地泛起醉人的红霞,他再加入一指,预先让紧致的窄径稍稍适应他的进入。
    「嗯……啊……」撩麻酥愉的畅快阵阵袭击她的全身,在她体内掀起狂飙的欲潮,一波又一波席卷她的神智,胸口越炙热,身体越来越敏感……
    一道滔天欲潮袭来,将她席卷至天边,翻搅得她飞了起来,在拔尖高呼出高潮的到来后,她被淹没了,神智尽被炙热的欲望摧毁,汨汨倾漫的爱液湿透了大片红缎被褥。
    「天啊!妳真是个敏感又热情的小妖精!」忍欲太久的声音已经沙哑。
    「瞧,这身子已经完全为我绽放了。要我吗?想要就开口求我。」他恶意回报她方才的折磨。
    攀过欲望的高峰,花径频频收缩,却得不到盈满、饱胀的占有,阙凤吟为无法忍受的空虚而啜泣,长长的羽睫让水珠沾得晶亮。
    「我要你!求你……」强烈的空虚令她拋弃尊严,娇弱的求爱。
    壮硕的身子熨贴而上,阙凤吟发现他的身体好热好热,刚硬得做初炼出炉的炙铁;满身的热汗,微黯的眼眸,都诉说着他未得驰骋的情欲有多么煎熬。
    炽热的欲龙胀硬的发疼,再不消火,发疯的人恐怕是他。
    「把妳的腿圈上我的腰,缠紧点。」
    阙昊天宽阔的胸膛揉压她的雪绵丰腴,坚硬的胸肌摩逗她雪峰上的红蕊,引她声声浪吟。
    阙凤吟依话将腿圈上他的腰杆,淫穴儿凑近他炽红的畅铁撩拨穴口,让欲龙润足了爱液,花穴在磨蹭逗弄间又泛漫出滚滚欲流。
    腰杆一挺,粗热的巨阳推入,内壁瞬间被撕扯至极限,阙凤吟因破身的痛而哭喊。
    「啊──」痛死人了!比娘说的还要痛!她──可不可以不要了?
    她在他身下挣扎,推拒他巨阳的入侵,双手撑住身子向床头爬去,只想脱离这破身的痛楚。
    「想逃?别作梦了!」
    见他唇畔噬血的邪笑,阙凤吟开始后悔今晚的计画──
    ※     ※     ※
    阙昊天不容许她退缩,大掌按住她的后脑勺,霸道的封住她的樱桃小嘴,猛腰冉向前一挺,昂扬的男欲紧抵住她花瓣间微绽的细缝儿,缓缓地迫进交合。
    「热!好热……」
    天!他火似的巨热蛮横地撑裂她柔弱的幽穴儿,一寸寸、毫不留情地直刺入她花壶深卢。她屏住气息,小手紧揪住身下的红缎被褥,眼角泪光隐约闪现,火烧似的疼和酥麻在她的身子里蔓延开来。
    阙昊天的黑眼闪过一丝费解的光芒,似笑非笑,彷佛极满意从她肉穴儿内得到被紧紧包裹住的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