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1

    味。
    忽地,他伸出大掌腾空抬起她雪白紧翘的臀,猛然往自己热欲奔腾的男茎一按,彻底贯穿她的阴柔。
    阙凤吟被那道贯穿幽径的强烈痛楚给震慑了,她痛叫出声,用力挣开他封吻的唇,一双小手在他的后背留下痛楚的痕迹。
    「停一下……好痛!真的好痛……」她小脸惨白,哽咽地哭喊出声,望着他深邃俊美的脸庞,发现他男性薄唇擒着狩猎的微笑,对他的热情不由得凉了几分。
    他伸出长臂扯回她雪白匀净的双腿,两人私处再度紧紧交合;掺揉着她处子的幽血,他这次的进犯意外的顺利。他沉腰不动,语带温柔道:」我忍不住了,才会一时心急弄疼了妳。」
    「不!你是故意的……你是故意弄疼我!」阙凤吟噙着泪水,指控地直瞪着他,脆弱的模样惹人怜爱。
    被猜中心思,阙昊天笑而不语。遇见这个和凤儿极为相似的女子,把他心中深藏对凤儿的欲望全挑了起来,才让他认清自己对妹妹不正常的感情,似要发泄怒气一般的弄疼她。
    不理会她的指控,他微微抽身退出,怒火偾张的男欲再次放肆,狠狠贯穿她血嫩的幽穴儿。
    「啊……」她咬疼了红唇,痛呼出声,揪住他散乱的长发。 「痛……住手,还是好痛呀……」
    她逐渐感觉到呼吸困难,想要抗拒,但终究必须用双腿夹住他的腰臀以稳住腾空虚晃的身子,两人之间的欢合更加紧腻,抽送之间揉合着血水的爱液不断从幽穴儿淌出,沾染了他进占的欲龙。
    「嗯……啊……」
    一声声嘤咛从她喉间逸出,扶住他肩膀的纤手无力的垂下,手里紧握住他一束发丝,仰望他的脸庞,心中涌起对他的柔情,不想他无力抵抗他蛮横的占有,一次次承受着他火热的贯穿。
    「凤儿……我的好凤儿……让哥哥好好爱妳!」抱着别的女人,阙昊天却唤出心中最想呼唤的名字。
    他低唤声浑厚沙哑,爱怜地攫吻住她嘤泣的艳唇,炽热的力量汹涌地贯注他的欲龙,在她体内胀满亢奋,一次次在她血嫩之间抽送,强烈欢愉快感不断地堆栈累积,在他的腰胯之间泛起一阵阵战栗。
    阙凤吟听见他亲昵的呼唤声,心窝儿一颤,泪水盈眶,心中涨满浓浓的喜悦和情意。
    原来昊哥哥是这么强烈的想要她!
    奇异而强烈的酸软感觉从她花心深处涌出,如火泉般,随着他的猛烈油击而迅速堆积,伴随着酥麻的快感从她下身泛开。
    她快要承受不了了……可是无论如何,她定要承受下来……
    她终于明白爹娘为何老爱待在房里不出门。这火热的滋咪……会让人上瘾,终至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少主,慢点……求你……」残忍快速的律动让她哀哀求饶。
    阙昊天轻冷的笑哼一声,大掌按住她腾空虚晃的矫胴,猛腰挺进,不断的迫她迎合承欢,另一只手掌则揉玩着她丰盈颤浪的乳波,揪拧着敏感细致的奶尖儿,两人苟合的私处不断地撩拨出淫浪声。
    「妳叫声昊哥哥来听听,叫得好听就允妳所求。」
    「昊哥哥……求你……昊哥哥……」
    她迭声娇喊,却更刺激阙昊天属于男人的攫夺天性,律动速度不慢反而加快。她试图抗拒那近乎痛苦的欢慰,然而热潮汹涌,她根本无力招架,只能弓起身子让他更加深入,高声喊出她的欲望。
    阙昊天爱怜地看着泪痕斑斑的小脸,但强而有力的占有律动却不因此而稍歇,胯间的男性勃起逐渐亢奋难耐,极致的战栗快感逐次增强,偾张的欲火渴望被释放。
    「求你……别……昊哥哥……啊……」
    一阵足以教人窒息的热潮从花壶深处化了开来,她瞬间厥了神,一声嘤泣的喘息梗在她的喉间,措手不及的快感几乎让她晕死在他怀里。
    她天真地以为这欢爱已结束了,不料他犹不肯放过她,一次次地狂飙而入。她差点觉得自己真的死了,进入那由欢爱堆积成快感的欲望天堂,神智无数次飘荡在九霄之间,随着他强烈的律动而逐渐溃散、崩解。
    「别……别再来了……」她泣不成声,哀哀娇喘着。
    过了久久,他一阵没有预警地剧烈抽动,大掌按住她紧翘的雪臀,将亢旧的男欲深深地埋人她摩擦肿艳的蕊花之间,浓浊炽热的欲液激射而出,满满地贯入她娇嫩湿润的花蕊深处。
    「昊哥哥……」她激昂淫叫,泪眼圆睁,不敢置信睨着他脸庞,被弥漫在腰腹间的温热震撼住了。
    阙昊天并未立刻从她体内抽身,爱怜地拨开她额角汗湿的鬓发,俯首轻吻她的唇,沉魅迷人的笑了。
    两人晶亮的眼眸相互对视,一同回味方才震撼身心的欢爱。阙昊天有股揭开她面具、一睹卢山真面目的冲动,想起她清白姑娘不得不卖身的羞窘,又按下心中的想念。
    觑见她妩媚含娇的笑靥,陪衬她初尝男欢女爱的艳丽,阙昊天直觉得胯间的欲龙又起反应,就在她的体内欲重温直捣她花径内饱满的快感。
    「感觉到了吗?」见她羞赧的低下头,他朗声大笑更加勾动体内的欲火,
    「小妖精,妳是不是对我下蛊了?我想一直与妳欢爱,直到天荒地老……」
    热情的低语,宛若燃起欲焰的咒语。阙凤吟嘤咛一声,直往他怀中钻,夹在他腰际的玉腿也缠得更紧。
    「妳也想要是不是?」她的举动无疑是给他鼓励。
    他的直言无讳令她羞惭地将头埋在他颈窝处,不敢看向他调侃的笑脸。
    「这没什么好丢脸的,男欢女爱本就天经地义,而且……我喜欢淫荡的女人。」若是……能这样抱着凤儿,那该有多好!
    阙凤吟只感觉到一阵颠晃,她一条匀净的玉腿被抬了起来,怒火偾张的龙阳已经在她水蜜满溢的花穴里抵捣。
    火烫欲望寸寸进噬,阙凤吟水眸顿时圆睁,欢快的感觉交织成奇异的欲网将她缚住。
    她的下半身彷佛遭受到他蓄意的焚烧,亢旧的欲龙直窜花心深处,虎腰猛然挺进,开始在她细薄柔嫩的幽径之间肆虐起来。
    「嗯……啊……」她无助的低咛,悬空的身子因他的进占而颠簸不已。她一边修细的玉腿被抬高,淫穴因为肌肉的拉扯更加紧缩,几乎困难的吞吐着他偾张的欲龙。
    阙昊天高捧起她的圆臀,像是抱着个黏人的奶娃儿,让她一双纤臂紧揽住他的颈项,被迫张开的双腿环住他捷健的猛腰,大掌狠狠一按配合猛腰的摆动,两人交台的的淫浪私处再度欢爱捣弄起来。
    「昊哥哥……昊哥哥……」
    阙凤吟火红的小脸趴在他结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