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2

    肩胛上,小手死命抱住他的脖子,双腿夹合在他的腰际,他一次次的占有进攻都直直深抵她花蕊深处,不停地引起她浪吟媚啼。
    泛着滑腻幽香的爱液不断从两人交合的私处流出,那彷佛是他欲龙激捣她幽径所撩拨出来的火热欲焰,她一头乌柔青丝披泄,随着他们欢爱的剧烈震动而摇曳生浪。
    「凤儿……我的好凤儿……妳这一生都是我的人,我要一直这么爱着妳……」
    在欢爱中,阙昊天高喊出心中的渴望,将攀附他的女子当成心爱的妹子,将他的欲龙狠狠贯入。
    「昊哥哥──」我早已是你的人了──不敢说出口的事实,只好藉由淫荡的媚吟表达。
    阙凤吟昂首淫叫神情迷醉,小腹根儿不断涌出酸软的热潮,似逐渐升高的海浪般,一阵阵酥麻了她的腰椎,渐而迅速地泛过身体里每一寸经脉。
    天啊!她的身体彷似要崩解了,犹如箭矢紧紧被绷在弦上,一触即发……她逐渐按捺不了汹涌而出的炙热,淫穴儿因他的占有而绽放肿艳,足以摧毁所有理智的快感在她体内升高、再升高──
    她近乎痛苦的蹙眉,眸底噙着晶莹的妩媚光彩,无以名状的炙热狂潮肆虐掳获了她,浓郁的快感在她的小腹处化了开来,小手紧捉他雄健的肩背,在他的背后留下激情的痕迹。
    阙昊天神情狂飙,与她紧紧的交首厮磨着,在他的腰间同样堆积着亟欲释放的热潮,彷佛濒临爆发的火焰,不断地捣弄着她阴柔的淫穴儿。
    蓦然,他抬高她的纤腰,快速而深入的在她花蕊间进出抽送,不顾她讨饶的脆弱娇吟,一道炽热的火焰强而有力地从他双股之间涌出,急急窜出昂挺的欲龙。他按住她俏翘的圆臀,恶意地在她的花心深处释放一道道如灼流的焰液。
    「昊哥哥──」阙凤吟皱着小脸,神情痛苦又愉悦的浪叫。
    她彷佛窥见了死亡的殿堂,它用黑暗甜美的快乐引诱她走进充满危险的地方,心甘惜愿地成为它的俘虏。
    阙昊天将余焰未尽的阳龙深埋在她的花心深处,紧拥住她轻颤不已的娇躯,久久不舍离去──
    第七章
    天微亮,阙凤吟勉强撑着酸痛的身直走出昊日楼,见商总管和阿英已经在门口等着她。
    「小姐,妳没事吧?」商应关心问道。
    「我没事.商叔叔莫挂心。」见阙凤吟躏珊的步伐,阿英赶紧扶住小姐摇晃的娇躯。 「先则让昊哥哥知道昨夜陪他共寝的女人是我。」
    望着小姐逐渐远去的背影,商应一头雾水的搔搔头。
    他真弄不清阙主葫芦里卖什么药!
    只要说明少阙主和小姐不是亲兄妹,就可以让两人光明正大的成亲了,为何非要绕上一大圈?
    回到伫凤阁,阿英连忙伺候阙凤吟入浴。一脱掉小姐身上的衣衫,阿英瞪着阙凤吟身上的青紫吻痕惊骇大叫,
    「少阙主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把小姐折腾得──」体无完肤!小姐一身原本雪白无瑕的肌肤,经过少阙主一夜的摧残,身上只有一大片青紫。
    「阿英,妳不懂!」吃力的爬进澡盆,阙凤吟满足的吐了一口气,让热水纾解浑身的酸痛。
    「看来该给妳找个对象了。等妳尝过那滋味,就明白身为女人的幸福了。」
    「小姐,阿英没想过要嫁人,只打算一辈子服侍小姐。」阿英吓得赶紧表明心迹。
    昨晚,她在昊日楼外静候一夜,小姐痛苦的啜泣、哀求声一晚未断,害她一直担心小姐会不会被少阙主折磨死了?
    不过看小姐一脸满足的样子,应该是她多心了。
    如果做女人就要承受这种痛楚,她倒宁愿留在小姐身边,伺候小姐一辈子。
    阙凤吟含笑睇婢女一眼,却让阿英一张脸烧红了起来,心儿怦怦跳个不停。
    小姐的笑容变得……好美哦!
    怎么才一个晚上就差耶么多?!
    阿英疑惑不解的看着从小服侍到大的主子。不是说小姐以前的笑容不好看,她的小姐是个美人儿,怎么笑都好看。
    只是……小姐方才的笑靥竟多了一丝淫媚的气思!
    好象是……一个随时准备魅惑男人的妖姬,需要男人时时刻刻的娇宠和怜爱。
    可她仔细一瞧又没了,反而有一抹神秘的微笑挂在小姐的唇畔,久久不散……阿英暗怪自己眼花,拾起小姐脱下的红纱退出澡堂。
    回味昨晚每一个交欢的细节,阙凤吟心中涨满身为女人的愉悦。
    难怪爹娘老窝在合欢苑不出来,原来……男欢女爱的滋味会让人上瘾的。
    经过和昊哥哥一夜的欢爱,她终于清楚明白男欢女爱是怎么回事了!
    那真实占有、律动的感觉,根本不是四年来的春梦所能替代的。
    两个相爱的人结合为一体的感觉,不单是身体上的结合。更是心灵上的结合。
    水乳交融、灵肉合一,把两个相爱的个体合而为一,让彼此的生命得到圆满。
    虽然一夜纵情的结果,是得来浑身的酸痛、可是和她得到的狂喜欢愉相比,却是绝对值得。
    纤纤王手缓缓抚上自己完美的胴体,阙凤吟回想着昊哥哥的大掌爱抚她女性的曲线,炙热的灵舌在她的身上烙下印记,巨硕的欲龙占有她娇嫩的身子……
    玉指来到自己的幽处,细细抚慰那已知欢爱滋味的花蕊,轻微地娇喘在氤氲的澡堂弥漫着,探进那依然紧密湿润的花径,她学着昊哥哥在自己的体内移动,幽嫩的花径紧吸含缚她的手指,爱液肆流,充血而敏感的蕊心抽搐着。
    自慰的快感虽撼动她的身心,却远远不及昊哥哥占有她身子的感觉。
    「昊哥哥!昊哥哥……」矫唤爱人的名字,才刚餍足的娇躯又被欲望点燃。
    经过昨夜自欢爱,她心知自己将永远成为昊哥哥的欲奴,她再也不能没有他──
    ※     ※     ※
    阙昊天因凤凰不告而别闷闷不乐,想找商总管闲清楚凤凰的下落,却得知商总管出去办事了。
    什么办事?根本是在躲他这个主子嘛!阙昊天不悦的跳上马背,如旋风一般奔出澐龙阙。
    待晚上回到阙里,他才由下人的口中得知凤儿身体不适,且一整日都未曾进食,他心急如焚地赶来伫凤阁探视。
    「让开!」他粗鲁地推开挡路的婢女,像风一般直闯内室。
    「阿英,怎么这么吵呀?」一身酸痛的阙凤吟躺在床上休息,连起身看一眼也懒,只是随口问道。
    一直未闻阿英的声音,阙凤吟翻过身直,忽见一昂然挺拔的身影轰立在床边。
    「冥哥哥,你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