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3

    ?」她想坐起身,但一身的酸痛又让她的脸蛋皱成一团。
    阙昊天连忙扶住她娇弱的身躯。 「怎么才几天未见,妳就病成这样子啦?」他将她搂进怀中,言语之间尽是宠溺怜爱。
    「有没有找大夫瞧过?」这般纤弱的身子,合该有人好好照拂她。
    「我又没生病,为何要看人夫?」她只不过是被一只大色狠折腾了一晚罢了。
    阅凤吟爱娇的瞅了他一眼,依恋的靠进他的胸膛。呵!这温暖的地方,她要独占一辈子……
    见她矫媚的眼神瞅着自己,阙昊天心如小鹿乱撞。他觉得自己好象又回到十七、八岁的年纪……
    「没病?」他不信的揪着眉,伸手量量她的体温。
    「那为何在床上赖了一天又不吃饭呢?」柔软的胴体依偎着他,馥郁清幽的体香盈满鼻腔,他辛苦地压抑蠢动的欲望
    「刚睡醒。」所以还没时间吃饭。
    「妳昨晚没睡吗?」他关心的问。
    「嗯!」她点头,懒懒地打着呵欠、又伸伸懒腰,丝绸水袖滑下双臂,雪白臂膀上印满青紫吻痕映入阙冥天冰冷的寒眸中,一股想要杀人的怒气油然而生。
    「妳的手臂上怎么会布满淤痕?」不侍她回答,阙昊天不避男女之嫌的扯开她的衣襟,记忆中的雪白冰肌不见了,妖娆的胴体上印满斑斑吻痕。
    「说!
    到底怎么回事?」他怒不可遏的质问。
    他心中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却不想承认他最宝贝、最心爱的妹妹已是属于其它男人所有。
    阙凤吟愕然阙昊天无礼的举动,拉好自己的衣襟遮掩,垂着头,不知该如何回答昊哥哥的质问。
    总不能老实告诉昊哥哥,这是他昨晚的杰作吧!
    「回咨我!」见她闪避问题,不愿回答,阙昊天失去班智用力抓着她的手,大声咆哮。
    「昊哥哥也是男人,应该比我还要清楚是怎么回事。不过就是男欢女爱罢了。」手臂传来的痛楚令她小脸皱成一团,却又挣不开阙昊天的掌握。
    「妳的意思是说,妳把自己随便给了一个男人?」他多想听她否认,甚至欺骗他也没关系,只要……给他一个理由、一个借口,无论多离谱,他都会接受。
    「不是随便,是我自已心甘情愿的。反正我和他都要成为夫妻了,提早过洞房花烛夜也没什么。」
    「下贱!」心痛让他无情的伤害她。 「妳尚未出阁,怎可做出败坏门风之事?」妒忌让他恨不得将那个男人碎尸万段。
    「就算对方是妳的未婚夫婿也不行!」
    「我喜欢他、我爱他,为何不能把自己给他?」她理所当然的说道,却让阙昊天动了杀机。
    「说!那个污了妳清白的男人是谁?」他要杀了那个人!阙昊天眼中的杀气把阙凤吟吓坏了。
    他不要!不要别的男人碰她!可是……他有何资格阻止?
    为什么他最想要、最爱的女人,却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老天爷为何这般折磨他?
    「你想杀他?」看穿阙昊天的心思,阙凤吟心中暗暗欢喜。臭哥哥果然很在乎她!
    「我不会让昊哥哥有动手的机会。」她要嫁的人就是昊哥哥吋!他根
    本不需要动手。
    「妳在袒护他?」见凤儿对那污她清白的男人诸多维护,他更是妒火中烧。
    「我保护自己的丈夫有何不对?」
    面对她理所当然的反诘,阙昊天无语。
    丈夫……凤儿已将那男人当成自己的夫君?!
    他在这儿吃力不讨好的想为凤兄出头,说穿了就是自己私心作祟,不许别的男人拥有她。
    「啊──」察觉自己污秽的心思,阙昊天狂喊一声,痛苦的奔出伫凤阁。
    他怕!怕再多待半刻,他会做出令自己悔恨终生的事。
    「昊哥哥──」见他痛苦的样子,她的心也不好受呀!
    昊哥哥,你别难过!等咱们成亲拜堂后,凤儿会替你向爹讨回公道的。
    想欺负她夫君的人,就是她的敌人。
    就算是亲生父亲也不例外──
    ※     ※     ※
    奔回昊日楼,阙昊天失控地将房中的东西全摔坏。想到凤儿的身干已被其它男人碰触,他好似心头一块肉被人刚去一般痛不欲生,恨不得将对方碎尸万段。
    更恨的是他们两人兄妹的关系,让他连追求她的资格都没有……莫非是上苍有意捉弄?!
    望着房中一片狼藉,心中那股极欲爆发的妒火化为千百枝细针,将他一颗心刺得千疮百孔。
    以他的身分和权位,他可以得到天下任何一名女子,但却永远得不到他最想要的那一个……
    想到此,他发狂似的大笑,抓起放在桌上的酒猛灌入口中。
    醉了也好!醉了就可以忘记凤儿属于别人的事实,这痛彻心扉的事实就让他永远忘了吧……
    灌没几口酒,酒壶已空,而他的心神依然清明,痛苦依然存在。
    「拿酒来!」他大声咆哮。
    小厮见到主子发疯的模样,一方面派仆役去拿酒,一方面派人通知商总管前来。
    「少阙主──」商应一进昊日楼,便见阙昊天已然醉倒在一片狼藉之中。
    眼见阙昊大醉得一塌胡涂,大声叫唤他唤不醒,他只好认命的把人扛到另一处院落休憩。
    一路上就听见阙昊天的醉言醉语, 「凤儿……别走……」
    商应不客气地拍人往床上一丢,正欲跨步离去,却被人拉住衣摆走不得。
    「凤儿……昊哥哥养妳一辈子……妳别嫁人……」
    唉!没想到少主也是个痴情的人。
    看来他该请小姐在婚前来临之前,继续假扮风尘女陪伴小主,免得才主因为相思之苦而形销骨立。
    情之一吻,害人非浅呀!
    第八章
    数日后,商应领着假扮凤凰的阙凤吟来到重新整理过的昊日楼。
    一进楼内,便见小厮们苦着一张脸,伺候着发着酒疯的阙昊天。
    「你们都下去吧!」听见商总管的赦免令,小厮们全逃出昊日楼。
    「小姐,妳也看到了,少阙主这几日都是这样度过的。」他实在没办法了,只好把人交给小姐了。
    商应一把抢下阙昊天手上的酒瓶,直接点上他的睡穴让他昏睡,再将人扶到床上躺好。
    阙凤吟怜惜地轻抚他凹陷的双颊,心疼他把自己折磨成这样,回过头吩咐道:
    「商叔叔,麻烦你先派人送些热水来,再教厨房准备些饭菜先温着。」
    商应不发一语转身离去,把昊日楼留给他们两人。
    阙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