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4

    吟趴在阙昊天身上,耳边是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一颗芳心又甜又涩却又满是欢喜。
    想不到昊哥哥为了她的婚事居然有那么大的反应,看来她的勾情计已经可算是成功了。
    「傻哥哥!为了凤儿把自己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凤儿看了心好疼……」
    到了洞房花烛夜,昊哥哥揭开喜帕,发现新娘子就是她,下知会有何表情?
    听见脚步声由外面传来,她急急由阙昊天的身上爬起,红着脸看着仆役准备热水。
    直到仆役离去,她才撑起阙昊天沉重的身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人弄进澡盆里。
    晕红着脸,阙凤吟就像是刚过门的小媳妇,温柔的为她伟岸的夫君净身。
    「昊哥哥,你知道吗?」纤纤玉手轻抚着他厚实的胸膛, 「凤儿爱你好多年了!」喃喃自语着情人间私密的爱语。
    「就是因为爱你,凤儿才会离开你身边那么多年……」
    她拿着手绢擦拭他英挺如刀刻的深邃五官,细心地为他刮胡子,就怕在他完美的脸庞上留下痕迹。
    「当年,我不小心撞见爹娘恩爱,那激烈的一幕给我强烈的震撼,却也让我知晓男女之间是怎么一回事。你知道吗?从那一天晚上开始,我每晚都作着你和我的春梦……刚开始我吓坏了,还以为自己有病,才会对自己的哥哥有不正常的欲望和感情……」揽着阙昊天的颈项,阙凤吟一脸甜蜜的诉说心中的惰意。
    「后来,我实在受不了心中的罪恶感,这才跑去找娘亲解惑,也才明白自己的一颗心早挂在你的身上了。也幸好你我不是亲兄妹,否则我一定会因为不能跟你结合而心碎。」
    她拾起他的手臂,用自己细柔的手绢为他擦拭,就怕粗糙的麻布磨痛了他的皮肤。
    「昊哥哥,你知道吗?为了做一个能紧紧吸引你目光的女人,凤儿才忍痛离开澐龙阙,离开你的身边。因为凤儿知道,若继续留在澐龙阙,你一定会一直把凤儿当成你的妹妹。可是凤儿不想做你的妹妹,凤儿只想做你的女人,做被你宠爱怜惜的女人,就像爹对娘一样……凤儿希望昊哥哥能像爹疼爱娘一般的怜爱着凤儿。」最好能为她盖另一幢合欢苑,那她就心满意足了。
    说到此,阙凤吟害羞的垂着头,为自己不知羞耻的贪欢念头而羞愧,可是……她又希望能时时刻刻被心爱的郎君拥在怀中,共享巫山云雨的激情。
    「昊哥哥一定认为凤儿是个不知羞的淫娃荡女吧!」她期待郎君深情的爱怜,又怕自己过于狂浪的想法会吓坏心上人。
    「可这也怪不得凤倪呀!凤儿为了你可是受了四年欲火焚身的苦楚,所以昊哥哥要用后半生的时间来补偿凤儿。」
    她做埋怨、又似诉情,樱桃小口狠狠在他的肩膀上咬一口,也不怕弄醒心爱的人,只想报复他让自己吃了那么多苦头。
    「过去四年,凤儿虽身居城里别苑,却日夕牵挂于你,为了你努力学习一切能取悦男人的技巧,担心你不等凤儿长大就已寻得相伴爱侣;晚上更是未得安眠,夜夜为春梦所苦,梦中所见皆是昊哥哥英挺的身姿……」
    阙凤吟唇畔扬着一抹神秘的笑靥。好似知晓别人所不知的秘密。
    「梦中的你可是个精力旺盛的热惰男人,也是个完美体贴的男人,跟你平日冷若冰霜的表情一点都不像。本来不信你会如梦境中那般宠爱我,谁知……」
    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她抿嘴偷笑,一脸心满意足。往后她的日子可幸福了!
    「若能得你一生宠爱,别说是受四年欲火焚身之苦,就算为你吃再多的苦楚,凤儿也觉得幸福。」
    忆起他为自己吃醋的模样,她心中就甜蜜蜜的。
    等他发现他们并非亲兄妹,而她又是他的新娘子时,不知昊哥哥脸上是何表情?
    若知在她身上焰下激情印记的人就是他时,不知昊哥哥又是怎样的表情?
    她已经迫不及待想看他在洞房花烛夜的反应!
    「别怪凤儿没有告知你实情,谁教我是爹的亲生女儿,当然要听爹的话,而咱们英俊潇洒的爹又是个爱记仇的小人,连十几年前争风吃醋的往事都记得一清二楚,今日才让爹这般恶整你。不过等咱们成亲后,凤儿就是你的娘子了,到时一定帮着昊哥哥讨回公道。」
    就在她喃喃细语时,阙昊天已经从头到脚被她洗得干干净泞。瞅着他英俊的面孔,一把火由她空虚的腹中升起。
    她坏心一笑,准备让自己多年来的梦想成真。
    褪去身上的薄纱,她跨进澡盆,坐在阙昊天的腿上。她早就想尝尝洗鸳鸯浴的滋味了!唯一遗憾的是男主角昏迷不醒。
    「昊哥哥,这次就让我先吃你的豆腐,下次再换你吃回来……」
    纤纤玉手毫不知羞的往男阳摸去,她低头娇笑,为自己的好运高兴──她终于一偿宿愿了……
    ※     ※     ※
    当阙昊天再次醒来,已是半夜三更。
    「水……拿水来……」因宿醉而造成的头痛令他难受的大叫。
    一只茶杯凑近地痞边,他像是饥渴的沙漠旅人,捉紧那只纤纤玉手,贪婪地汲取杯中的甘霖。
    喝完一杯,他犹不满足,又命令道: 「还要……」这时才发现手中那细致滑腻的触感,一点都不像他的小厮。
    抬头看向玉手的主人,只见一张熟悉的面具遮掩了半张无瑕的面孔。
    「是妳!」阙昊天惊喜的叫道: 「妳怎么会来?」
    「是商总管请妾身前来,希望我能疏解少阙主心中的郁结。」她拿起搁在一旁的外袍为他披上。
    「少阙主醉了一天,想来该饿了。」她扶着他来到桌边坐下,细心地为他布菜。
    「一直都是妳在照顾我吗?」他抓住她的玉手问道。
    在他醉昏头的时候,迷迷糊糊间一直听到那清脆如银铃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
    「是呀!商总管见少阙主心情不快,遂派人请我过来照顾少阙主。」她扬眉微笑,掩节心中的讶异。
    没想到昊哥哥在宿醉又被点穴的情况下还能听到她的话。不知昊哥哥听进去多少?是否已知爹爹对他的计画?应该不会吧……她安慰着自己。
    「麻烦凤凰姑娘了。阙某真是过意不去。」
    「无妨。瞧少阙主喝得烂醉如泥,想必心中郁结令你愁闷。何不说出来,让妾身为少阙主分忧。」
    「怎好麻烦凤凰姑娘!」阙昊天尴尬一笑。
    怎能告诉别人他爱上自己的妹妹?这可是逆伦的滔天大罪呀!
    「少阙主不愿坦白相告,就让妾身猜上一猜吧!」慧黠的灵眸折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