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5

    有神,好似成竹在胸,倒也挑起阙昊天的兴致。
    「就请姑娘猜猜吧!」这又何妨?反正世上没人能猜中他的心思。
    谁会想得到,澐龙阙的少阙主可以拥有天下任何一位他看上眼的名媛佳丽,却独独无法拥有他最想要的火凤凰──
    「妾身若是猜中,可有赏赐?」
    「随姑娘开口要求,只要在阙某能力之内。」
    「妾身今日来到澐龙阙,发现阙里喜气洋洋,据了解是少主和小姐将要同办喜事。这本该是普天同庆的喜事,却令少阙主借酒浇愁,想来该是这桩亲事令少阙主不满意。」
    「姑娘见微知着,真是难得。可惜……只猜对了一半。」对于眼前心思灵透的女子,阙昊天多了几分赏识之情。
    他是对婚事不满意。不单是对自已的婚事不满意,也对凤儿的婚事不满意。
    「哦?莫非……少阙主对令妹的婚事也同样不满?」
    阙凤吟娥眉一挑,灵秀水眸直瞅着阙昊天,令阙昊天莫名的感到心慌慌和不自在。那眼神……好似看穿他的灵魂,看透他心中所隐藏的秘密。
    「姑娘果然聪慧!」一句赞赏之词,间接承认她猜中答案。
    那直瞅着他的灵眸,该死的令他深觉熟悉。
    就像凤儿小时候,只要有求于他,就会用她明媚的水眸直瞅着他不放,直到他弃甲投降为止。
    「既然不满意这两桩婚事,为何不退婚呢?」
    「我也想呀!」他爹狡猾得像只老狐狸,让他每次前往合欢苑都扑空,连面都见不着,更别提退婚这件事。
    「见不到家父,想退也退不成。」
    他至今都不知自己将娶的是哪家闺女,如何退婚?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以少阙主的年岁,也该是成家立业的时候了,为何坚持退婚呢?」她想了解昊哥哥心中的想法。
    「姑娘,若是要妳嫁给一位不知长相,不晓性格、人品、德行的人,妳愿意吗?」阙昊天反问。
    「我不愿意!」她当然不愿意。
    因为她早已打定主意要嫁给昊哥哥为妻!
    「妳是个窑姊儿,尚且不愿意嫁给不喜欢之人,更何况我……我也不愿违背自已的心意。」就算她是他永远不能拥有的女人……
    阙昊天黯然垂下头,就像一只斗败的公鸡。
    他可以和天下人抗争,却争不过老天爷的作弄。
    「可是……」看见昊哥哥失意的脸孔,她的心也跟着揪着难受。但她仍狠心想挖掘他心中的伤口,只为了听他亲口道出爱意。
    「少阙主给妾身的感觉却是……情有独钟。」
    「为何如此说?」好敏锐的感觉呀!
    「当日少阙主抱着妾身,口中虽唤凤儿,但妾身心知自己并不是少阙主口中的凤儿,凤儿该是另有其人……妾身大胆猜测,『凤儿』才是少阙主拒婚的理由吧!」
    眼前的女子不只聪慧,还有心细如尘、善观人意的灵透智能。
    至此,阙昊天对眼前逼于无奈而堕落风尘的女子真正的另眼相看。
    第九章
    「做我的女人吧!」阙昊天讶异自己脱口而出的话,随即又释怀。
    当日要了她清白的身子时,他就已经有此念头;如今提起,才明白这念头始终盘旋在他脑海中。
    既然不能得到他真心想要的女子,只好找个替代品来安慰自己了。
    而眼前这个替代品绝对会令他满意。她不单身形和凤儿相似,就连聪慧的程度也不遑多让。
    「妾身拒绝。」
    「为何?」她一口回绝,倒挑起阙昊天的兴趣。
    「妾身不做任何人的替代品,也绝不与其它女子共侍一夫。」
    有个性!他越来越欣赏这个和凤儿极为相似的女子。
    「既然如此,阙某也不勉强。」反正她也不是他最想要的人。
    「那我们继续来谈谈『凤儿』吧!」她还没有听到昊哥哥亲口说爱她呢!
    「我不想谈。」阙昊天不悦的啜饮薄酒。这是他心头的痛呀!
    「可是妾身很好奇。」她就是要打破沙锅问到底。
    「好奇心会杀死一只猫。」他警告。
    「那就让妾身再猜上一猜。」没听到她想听的,她绝不罢手。
    阙昊天沉默不语,一双冷眸瞅着她心发慌。为了掩饰心中的慌乱,她故意大叫: 「你是输不起,怕又被我说中了,对不对?」
    阙昊大一笑。 「随便妳了!」她又不是他肚子里的炯虫,怎么可能每一次都说中他的心事。
    「以你的身分地位,天下间没有你得不到的女人,就算对方有婚约,甚至是有夫之妇,只要你想要,依你的性格,用抢也要抢到手。会让你连碰也不敢碰的女人,必是和你有极亲的关系。莫非……」
    「够了!别再说下去。」
    阙昊天打断她的话,害怕心中极力隐藏的秘密会被她说出来。
    「妳是个聪明的女人,拥有令人激赏的智能。若不是我心有所属,我想我也会爱上妳的。」他感慨的说道。
    只怪他们相见恨晚!只差上一步,却令他的世界翻天覆地。
    「爱上自己的妹妹也不是见不得人的事,你又何必一副犯下滔天大罪的苦脸?」
    她直言无讳的坦白换来阙昊天的苦笑。爱上自己的妹妹,这是逆伦呀!还不算滔天大罪吗?
    「姑娘切莫胡言乱语。」不能让凤儿的名声有所损伤,他只能否认到底。
    「在爱情的天地里,没有错误这件事。只要是真心爱着对方,都可以得到谅解。这世上都有男人爱上男人这回事了,做哥哥的爱上自己的妹妹也不见得多奇怪,只不过你们在伦理和礼教上必须承担后果。」
    阙凤吟的一番话让阙昊天倒酒的手停丁下来。 「妳说话一向这么大胆吗?」瞄了她一眼,他又继续喝闷酒。
    好个奇怪的女人!
    「我一向实话实说。」她抢下他的酒瓶和酒杯。 「你今晚喝太多了。」
    「妳没听过一醉解千悉吗?」
    「我只听过借酒浇愁愁更愁。你心里有什么不痛快都可以跟我说,我会是最好的听众,走出昊日楼的大门,我就会忘了你说过的话。」谁都不希望自己的秘密被别人知道。
    这个女人也太自以为是了吧!她只是个卑贱的窑姊,有何资格和他平起平坐?可是……
    他真的需要一个可以倾听他心中痛苦的朋友呀!
    「你可以相信我。」看出阙昊天的犹豫,阙凤吟把脸凑到他面前。
    那一双令人心折的美眸,清澈明眸找不出一丝杂质,让人不由自主的想相信她。
    「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