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6

    」她再次声明。
    在她的坚持下,阙昊天终于屈服了。
    「希望妳真的值得我相信。」他好笑的睨着那张认真的脸蛋。
    听到阙昊天的话,阙凤吟笑逐颜开。
    ※     ※     ※
    「爱情真是奇妙的东西。」阙昊天苦笑道。它毫无道理地就发生了,而且给了他最强烈的震撼。
    他居然爱上了自己的妹妹!
    「在感情的天地里,一切都没有道理可言。」阙凤吟一副过来人的口气,引起阙昊天的注意。
    「看来,妳也有一段过去。」
    「今晚谈的不是我的过去,而是你的心意。」
    对于她的闪避,阙昊天不置一语。每个人都有不想让人知道的秘密,他也不必追根究柢。
    「我的爹娘是一对恩爱过头的夫妻,凤儿一出生就丢给奶娘照顾,可是那个奶娘却没有善尽照顾之责,害得凤儿大病了一场。我在凤儿床榻边守了五个日夜,才把凤儿从阎王爷手上抢回来……从此照顾凤儿就成了我的责任。」
    听到此,阙凤吟水眸暗暗含泪。想不到昊哥哥这么疼爱自己!
    难怪她要为他受那么多苦,原来早欠了他那么多情债……她以后再也不怪他让自己过了四年的苦日子了。
    「虽然那丫头很调皮,却为我枯问的生活带来许多惊奇和欢笑。」忆起往昔的甜蜜回忆,阙昊天一直锁紧的眉头也松开来。
    那小小的身影总是努力跟上他的步伐,清脆如黄莺出谷的银铃嗓音,在他身边叫个不停。
    「昊哥哥!昊哥哥……」
    曾经让他觉得有些吵闹的叫唤声,将不再是他一人独有 它即将属于另一个男人。
    想到此,阙昊天握紧双拳,不平命运对他的捉弄。
    「看少阙主如此怀念过往,可知那些回忆必是温馨而美好。」
    「是呀!」可惜他以后只能一人拥抱这些美丽的回忆终老了。
    「后来我爹把凤儿送到城里别苑,还严禁我去探望她,我才发觉她对我的重要性。」
    「凤儿小姐如果知道少阙主这么挂念她,一定会恨感动的。」
    「那都不重要了!」
    凤儿即将是别人的妻子,她还会把她的昊哥哥记挂在心上吗?他不相信凤儿会如以前一般对待他。
    哥哥和丈夫毕竟是不同的呀……
    昊哥哥萧索黯然的语气,令阙凤吟难过的垂下眼眸。她开始后悔帮着爹爹欺负昊哥哥了!
    「曾有不少美丽的女人对我投怀送抱,我也见过不少绝色佳丽,可是从未有任何一人带给我心动的感觉。本以为自己这一生大概就这么平凡的过去,像我爹娘那样情深爱笃的感情我是没有机会遇到了。可是……凤兄回来了。」
    回到澐龙阙来,也回到他的心中,把他的生活搅得翻天覆地。
    「凤儿回来澐龙阙,我该是最高兴的人。可是……我现在却希望她从未回来过。」
    「为何?」她不解。
    她听得出来,昊哥哥很在乎她的,为何不希望她回来澐龙阙、回到他的身边?
    「她不回来,在我的心中,她仍是我的凤儿。」她回到澐龙阙来,却是为了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
    「现在她回来了,却告诉找她要成亲的消息……教我如何接受她将成为另一个男人的妻子?她是唯一一个让我有心动感觉的女人,可她却是我的妹妹,这教我如何承受?!」
    与其见凤儿转而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他宁愿她永远留在别苑里,不要来过。」
    「少阙主……」
    看着昊哥哥痛苦的抱着自己的头,阙凤吟他感受到他心中的苦楚,却不知该如何安慰他。
    她只能奔上前去,由他的背后紧紧揽住他的身子,希望能把心中的温情传递给他,让他不要再痛苦了。
    「凤儿离开了四年……妳知道四年的时间能令一个女孩有多大改变吗?」
    我知道!阙凤吟在心中回答阙昊天的问题。但不管她变成如何模样,都是为了昊哥哥呀!
    「她由一个小丫头变为令男人心甘情愿为她献上一切的女妖精,让我在见到她的第一眼就失了魂魄,成为她裙下的奴隶。」
    我也同样是你的奴隶呀!她在心中回答。
    他还记得镜月池里的女妖精,是如何勾起他深沉的欲望。只是见到她在池中纤美的体态,他就失去了自制能力;而由池中走出的美女出浴图,更勾起他属于男性的掠夺天性。
    而当他发现,他想要不择手段掠夺的女子竟是他的妹妹,他立刻由天堂的顶端坠落到地狱的深处。
    「少阙主不像是会被美色所惑的男子。」她半蹲到他张开的双腿间,抚平他紧蹙的眉头。
    她的昊哥哥可是个顶天立地的大丈犬!
    「美色当然诱惑不了我,可我却在见到她的第一眼,就被深深迷惑了。」就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
    「也许……在我照顾凤儿的岁月里,我早已对她投注了太多感情,所以……」再见到长大后的凤儿,使他过去投注的感情全爆发出来。
    这是他所能想到的解释。
    「说了那么多,其实少阙主只要说一句话就够了──你爱上自己的妹妹了。」
    她含笑望着他,眼中有隐藏不了的情意和愉悦。
    「本来我一直都不愿承认这件事,直到我见到凤儿身上因欢爱而留下的痕迹,那一刻,我心中妒火燎原,噬血的渴望澎湃,想用最残忍的方法杀了那取走凤儿清白的男人。于是,我不得不承认,我早就爱上凤儿,爱上自己的妹妹……」
    「我是天底下最无耻的人!」阙昊天自我厌恶道。
    「不!」她轻吻上他的唇瓣,安抚他自弃的态度。 「你用一颗真诚的心爱着一个女人,就算那女人是你的妹妹,也绝不是一件龌龊的事。」
    昊哥哥说爱了!他承认爱上她了!阙凤吟心中涨满了浓浓的爱意,嘴角不自觉地往上扬。
    这一刻,是她日夜期盼的;就算要她现在死去,她也心甘情愿。
    她情不自禁的扑进阙昊怀里,紧紧揽住他的身体,藉此传达无法说出口的爱意。
    「妳很懂得安慰人。」阙昊天轻拍她的背,以为她在安慰他。
    「我更懂得撩拨一个男人。」纤纤玉手已探向他欲望的泉源。
    「若不是由我夺去妳的清白,我会以为妳已在风尘中打滚多年。」阙昊天满足的叹口气。
    天呀!真是飘飘欲仙的感觉。
    想不到她的纤纤玉手可以带给他那么多满足,连他的痛苦和遗憾都可以抚去。
    「女人多半都要学炊事和女红,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