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7

    我却为了一个男人努力研究有关男欢女爱的一切。」
    「他可是个幸福的男人!」听她这么说,他心中有微微的妒意。
    他嫉妒那让她如此用心对待的男人。
    「嘘!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玉指伸到他的薄唇前,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让我好好安慰你吧!」
    同时也安慰需要他占有的娇胴──
    第十章
    阙昊天轻抚着阙凤吟汗湿的胴体,房内弥漫着欢爱的气息。
    「老天!妳撩拨……男人的功力,真是……不容小觑。」阙冥天气息紊乱,粗喘不已。 「真的……不打算做我的女人?」他惋惜的问道。
    「我会对妳
    很好的。」那个被她看中的男人可真幸福!
    「少阙主会对妾身好,可惜却不会给你的心。妾身想要的是一个深爱妾身的男人,少阙主一点都不符合妾身的条件。」
    依入他的怀里,听着沉稳的心跳声,看着他满足的神色,她就觉得幸福,对自己造成的影响感到高兴。
    「妳一直不愿拿掉脸上的面具,是因为妳的尊严?」不得已接客,想必令她十分挣扎痛苦。
    「不!」她老实说道: 「我是为了一个承诺。」为了爹的报复心理。
    反正她的心早属于昊哥哥,献身给自己心爱的男人,她不觉得有什么丢脸的地方。
    只希望昊哥哥知道事情真相时,不会责怪她……
    「承诺?!」真是奇怪地承诺。 「妳不觉得委屈吗?」女人一向以美丽的容貌自豪,怎么有人愿意隐藏自己的美丽?
    虽然没见过凤凰的真面目,但他相信她必是一位绝色佳丽。
    「春宵苦短,把时间浪费在无意义的问题上,不觉得可惜吗?」玉指有一下没一下地在他胸上画着圈圈。
    「春宵本就苦短,欢愉也只是一时,没有心爱之人相伴,一切都只是肉体上的发泄。」捉住她放肆的玉手,想起自己的婚约,他满心郁结,难展欢颜。
    虽然凤凰和凤儿极为相似,也带给他身体上的满足,但……她终究不是他真心想要的人儿。
    就算拥她入怀,也只是弥平心头一时的激情,欢愉过后同样觉得空虚──她毕竟不是凤儿呀!
    「那就让妾身在少阙主婚期来临前,好好抚慰少阙主吧!就算少阙主把妾身当成你心中的『那个人』也无妨。」反正她们本来就是同一个人,她才不会吃莫名其妙的醋呢!
    离婚期还有六天,她才不想过独守空闺的日子。尤其在尝过昊哥哥能带给她的欢愉后,她更是不愿回到过去只能在梦中欢爱的日子。
    「妳不是不愿做别人的替身吗?为何突然改变主意了?」
    「妾身只想好好安慰你。」也满足自己的欲望。 「只要少阙主不拿下妾身的面具。」
    如此一来,她既可以不违背对父亲的承诺,又可以陪在昊哥哥身边,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有何不可?」他将她压在身下,准备和她云雨一番。
    既然她自愿当替身,他又何需客气!在他婚礼来临前,这是他唯一可以拥有的快乐。
    「凤儿──」唤着心中所思之人,身下的女子好象也变成他心爱的女子……
    阙昊天把对阙凤吟的深情投入其中,毫不保留的爱着她。
    就让他暂时作作美梦吧!
    ※     ※     ※
    大红灯笼高高挂。
    澐龙阙里里外外一片喜气洋洋,江湖上叫得出名的角儿几乎都到场。
    阙龙云偕其妻安妹奸一d同坐在喜堂,等着完成一双儿女的婚姻大事。
    新郎倌臭着一张脸,心不甘、情不愿地牵着新娘子走出来。
    燃烧怒焰的利眸,狠狠地直盯坐在喜堂上的阙龙云。
    「吉时到──」司仪一宣布,原本热闹的喜堂顿时安静下来,就等着观礼。
    「一拜天地!」
    阙昊天站得笔直,一脸架惊不驯.压根没有拜堂的打算。
    他最恨被人摆布了,休想他会乖乖拜堂!
    贺客见他异常的举动,不禁议论纷纷。阙龙云端坐高堂之上,不为所动。
    他早知道要这逆子乖乖拜堂是不可能的事!
    「昊儿,今日可是你的大喜之日,怎么?」他挑一口旦边剑眉, 「你有何不满的地方?」
    「娶个不知是圆是扁的女子为妻,孩儿不知有何值得满意之处。」
    「自古以来,儿女婚事皆是父母之命、媒灼之言,你纵有天大的不满,也要在今日拜堂。」
    「孩儿不是可以任人摆弄的傀儡!」
    他今日会出现在喜堂,早已打定主意要闹事,就是要让他的父亲知道,他绝不会娶父亲安排的对象为妻。
    听着他们父子的对话,满室贺客方知澐龙阙的少阙主被逼成亲,好奇后续发展的众人莫不睁大眼睛看戏。
    「是吗?」堂堂澐龙阙的阙主,威严岂容动摇?!
    阙龙云神色不变,快速飞身向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连点阙昊天身上大穴。
    「今日就算押着,你也要拜堂完婚!」他骄傲地走回爱妻的身边坐下。
    他可是跟宝贝女儿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会让婚礼圆满完成,怎能让这贼小子破坏!
    「来人,押着少阙主拜堂!」阙龙云一声令下,走出两名彪形大汉,一左一右押着阙昊天拜堂。
    阙昊天一双火眼愤凭地盯着阙龙云,阙龙云不在乎的笑笑,转头对司仪说: 「继续拜堂!」
    司仪连忙精神抖擞的扯开嗓门
    「一拜天地──」
    于是,心不甘、情不愿的阙昊天在两名彪形大汉的押解下,完成了终身大事。
    「送入洞房──」
    阙龙云亲自把儿子送进新房,临走之际不忘交代道:
    「昊儿,你放心,今晚是你的洞房花烛夜,为父不会太刁难你,穴道再过半刻间就解了。」
    哈!待红巾揭开,昊儿发现自己所娶的竟然是自己的妹妹,不知有何表情?
    真可惜!看不见那一幕……
    阙龙云满怀遗憾的摇头。还是去找娘子玩亲亲吧!
    ※     ※     ※
    新房内──
    阙昊天身上的穴道终于解开,他瞪着坐端在床上的新嫁娘不知如何是好,决定拂袖而去。
    「昊哥哥!」在阙昊天拉开房门要走出去时,新娘子开口阻止。 「昊哥哥不打算揭妾身的喜帕吗?」
    听到如此相似的嗓音,阙昊天浑身一震,随即摇摇头。
    他一定是听错了。世上不可能有这么巧合的事情,接连三个女人都有几乎相同的嗓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