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8

    而且还唤着只有凤儿可以用的称谓。
    「昊哥哥若是不愿揭开妾身的喜帕,只怕自悔恨终身。」
    雷同的银铃嗓音再次阻止他欲离去的步伐。他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可是世上会有三名女子拥有几近雷同的声音吗?
    好奇止住了他的步伐,心中觉得事有蹊跷,他走到新嫁娘面前,决定揭开喜帕。
    喜帕揭开,对着他的不是绝色的容颜,而是一张他万万料想不到的熟悉面具。
    「凤凰?!」阙昊天脱口惊呼。难道……凤凰就是和他有婚约的女子?
    「昊哥哥何不再揭下妾身的面具呢?」
    阙昊天微颤着手,心中带着淡淡地惊喜要揭下凤凰的面具。
    如果他不能娶心爱的凤儿为妻,能拥有讨他欢心的凤凰,他也心满意足了。
    面具终于揭开,阙昊天瞅着朝思暮想的容颜,惊讶的瞪大眼,说不出一句话。
    ※     ※     ※
    凤儿?!凤凰?!她们竟是同一个人?那么──
    夺走凤儿清白的男人,不就是他自己吗?他恨不得将之碎尸万段的男人居然是自己?!
    那……他那些日子所受的痛苦,不就白受了吗?
    阙昊天瞪着眼前哭得无辜的玉颜,心中那股气就是无法发作。
    「昊哥哥不高兴看到凤儿吗?」阙凤吟妩媚笑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终于找到自己的舌头了。
    「就是眼见这回事啰!」阙凤吟吐着了香粉舌,俏皮的问道: 「难道昊哥哥不喜欢娶凤儿为妻吗?」
    「当然不是!」这是他连想他不敢想的念头。如今梦想成负,他却不知该说什么。
    「只是……」他们是兄妹呀!怎么可以成亲呢?爹也太胡涂了!
    「傻哥哥!」见他为难的脸色,阙凤吟忍不住笑出来,心中明白他弄不清楚其中原委。
    「见到凤兄身穿喜服下嫁予你,也该猜到我们并非同父异母的兄妹。」爹再胡涂,也不可能让乱伦的事情发生在澐龙阙。
    这是真的吗?阙昊天被事情的真相震得不知所措。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急于弄清事情的真相。
    「当年大娘嫁给爹的时候,就已经有两个多月的身孕了。爹只有在洞房那一夜碰过大娘,所以他很确定你不是个的亲儿。」
    他竟然不是爹的亲骨肉?!
    震惊过后,阙晏天很快便接受了事实,因为这个事实让他能拥有心爱的凤儿。
    但──帐也要算清楚才行。
    「凤儿,妳是不是早知道我们不是亲兄妹?还有,为何假扮凤凰欺瞒我?」幸好她的清白是给了他,否则他真的会犯下杀人重罪。
    察觉昊哥哥眼中诡谲的光芒,阙凤吟陪着笑脸,小心翼翼地回答,
    「全澐龙阙的人都知道这事。至于……假扮凤凰和你碰面,只是单纯的想要安慰你。」她不想看他痛苦,她想弄清楚他的心意。
    「哦?」他挑高一边的剑眉, 「真的只是这样?」他才不信她的鬼话。
    她用力地点头,就怕昊哥哥不相信。
    「那妳可以偷偷跟我说清楚。」害他因为他们的兄妹关系而痛苦这么久!
    「是爹不准我在成亲前告诉你实情。爹就是想看你为情所苦的样子……」在他的瞪视下,阙凤吟心里直骂着那爱作怪的爹爹。
    「人家看你痛苦他很难过呀!所以才假扮凤凰去陪你。」委屈的泪珠含在眼眶里,楚楚可怜的模样惹人怜借。
    想到他们之前的欢爱,一团欲火便在小腹中燃烧。
    凤儿说过,她为了一个男人努力研究有关男欢女爱的一切,也就是说……
    凤儿也是爱他的!
    原来他并不是单相思,凤儿是爱他的!
    狂喜淹没了得知真相后的震撼。只要凤儿爱他,他绝不会计较她对她做过什么。
    他吻去她眼角的泪珠,温柔地抹去她心中的委屈。
    她是他的妻,是他要呵护宠爱一生的女子呀!
    他绝不再让她有委屈落泪的时候,他要用他的情和爱密密的包裹着她。
    「告诉我,爹为何想看我痛苦?」动手脱去彼此的衣物,他将心爱的女人压倒在床上。
    肌肤相亲,电流如野火燎原,矫吟、喘息同时响起,芙蓉帐里绮丽缱绻。
    「爹只是在报复!」阙凤吟在他的爱抚下娇啼轻吟,
    「报复……你当年在爹新婚时……老是霸占娘亲的仇。」随着逐渐增加的欢愉,她连话也说得不清。
    「爹真小气!」这么多年的事,还记恨在心里。他吻上她红润的唇瓣,熟稔地纠缠她的粉舌。
    不过看在爹把亲生女儿嫁给他的份上,又对他有抚育教养的恩泽,他就不要计较太多了。
    他握住她傲人乳波,抚弄挑逗她粉红的樱蕊,她觉得自己快被体内狂飙的欲火给焚化了。
    「昊哥哥,你若想要小小的回报爹,娘子我绝对力挺到底。」瞧,她多贤慧呀!
    「傻凤儿!」他怜爱地轻吻她的额头, 「昊哥哥一点都不想报复。」
    为什么?她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眼中尽是问号。
    「因为昊哥哥有了妳。」大手探进她的私处撩拨,不停地揉搓敏感的花蕊,阙凤吟难过地啜泣,体内的欲火令她因空虚而痛苦。
    「有了妳,就等于有了全世界;我又何必在意小小的不快?」中指滑进她的花穴里,无情地快速抽插,催化她滔天的欲求。
    「昊哥哥──快点──」她快要被欲火焚毁了。
    邪魅的眸光一闪,猛腰一挺,滑入她丝绒般的紧窒花穴,一举进占她花穴深处。
    「嗯──」阙凤吟满足的呻吟。
    阙昊天见她一脸迷醉,自是卖力的占有她的娇胴。
    春情荡漾,一室缱绻,龙凤花烛燃烧一夜,照耀着深情相拥的爱人──
    尾声
    纱帐内交缠的身体,和隐隐约约传来的娇吟声,让在外头守候已久的阿英不由得脸红心跳。
    见时辰已过,她忍不住轻拍门板,扬声问道: 「少阙主,各堂堂主已在大厅等候,你不去议事厅开会吗?」
    「没错!」
    一听到指令,阿英马上识趣的去向商总管通报今日议会取消的消息。
    「昊哥哥……这样……可以吗?」
    随着阙昊天有力的挺进和快速的律动,阙凤吟下腹流窜一波又波的痉挛。
    自从他们成亲后,昊哥哥就没处理过澐龙阙的事务了。虽说四大堂主和商总管皆可独当一面,可是,她还是有些不放心。
    「当然可以!」他放缓速度,一只手在两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