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邪神(2)

    无形的力道把少女举到半空,白软的腿根几乎贴到了雕像的鼻尖,方便莱尔欣赏那蜜处。
    透明的尖端敏锐地寻到了那口散发着y糜气息的肉洞,再次捅了进去,将娇嫩的腿心缓缓撑开成一个圆,好让内里的景色能被展示得清清楚楚。
    嫣红色的媚肉被挤压到x壁上,不断收缩蠕动着,穴口边缘还挂满了晶亮的淫液,像张乞食的小嘴一般,摇曳着t胯,诱惑足够肥美的猎物上门,将粗y的身躯喂进来,填补空虚的甬道。
    就连那最为隐秘的桃源也因为饥饿忍不住微微张开了入口,想要分得一杯浓浊的白羹饱腹。由此尽头的那点鲜亮的粉色不可避免地暴露在视线中,勾引着窥伺者去探索更美妙的春光。
    莱尔眯起眼,动作顿了一促。
    下一刻玛莎就感觉到体内最柔软的地方被那东西大力凿了几下,她立即软了身体,一不小心就松开关口让它插了进来,在g0ng内积聚多时的汁水立即顺着缝隙涌了出去。
    体内细长又灵活的东西正在她的小子宫里来回捣弄,尖端变着角度地戳刺柔软的内壁,抵着宫口大肆搅动,在里头翻江倒海。
    “呜……大人,不要啊啊……”少女两眼迷蒙,双手无助地乱挠着空气,除了战栗着容纳下体的进攻仿佛什么也不会了。
    “很漂亮的颜色。”
    莱尔盯着眼前汁水淋漓,连媚肉也被带得外翻出来的yan丽花芯,声线紧绷又喑哑:“玛莎那儿熟透了,差不多可以灌精了。”
    灌……精?
    少女已经有些生锈的脑袋缓慢地运转起来,将这两个字拆分、重组,艰难地理解了它的意思。
    然而还没等她作出反应,体内的东西就被驱使着重重捣弄了起来,每抽插一下,粗糙的异物就将穴里的媚肉撞散肉开一遍,给予全方位的按摩。
    在肉眼不可见的地方,细长的物件悄然弓起了弧度,在进入那道幽深的峡谷时猛然释放蓄满的力道,冲破那道毫无阻拦的防线,还未等勾起些许抵抗,它又退了出去,鳞甲微张,将藏匿在肉褶中的蜜液当做战利品统统搜刮出去,不放过任何缝隙。
    于是堆积在穴口的汁液被那强劲的力道拍打得四处飞溅,剩余的都捣成了粘稠的白沫,像肥皂搓洗的泡沫一样沿着t缝慢慢淌过粉嫩阴唇与两边稀疏的草丛,溢满整片大腿根。
    若是此刻有人路过,必定能从破旧的神庙中听到那断断续续的呻吟和暧昧的“噗噗”水声,进而看到漂亮的少女被吊到空中,腿心朝着神像的头部,配合上扭动的身体,那姿势像极了正在被神像强行含住了美味的肉穴肆意吮吸里面的蜜汁。
    “啊啊……不行,那里不行啊——”
    突兀暧昧的喊叫仅惊动了几只晨起的雀儿,待翅膀扑扇的声音远去,周围很快沉寂下来。
    *
    软着腿回到家中,玛莎草草地清洗了黏腻的腿心,脱下碎花布裙,换上沾满油腻的大围裙。
    她拉开烤炉,出门前烤制的面包还是热乎的,取出一块放进嘴里,等小麦的香气盖过了身上残留的糜香,玛莎才慢慢放松下来,思绪飘回刚才。
    检查结束后,她红着脸结结巴巴询问神明所说的要给她“灌精”的意思——她当然明白这个词在普通男女间的含义,只是人与神之间……
    “就是你知道的那样。”莱尔催着风替她整理卷到腰间的衣裙:“这是把神力注入你体内最好的方式。”
    闻言,少女偷偷瞄了一眼神像胯下那根微扬的性器,上面每条纹路都是她亲手雕刻出来的,有多少颗凸粒,有多少条青筋她都一清二楚,若是把它容纳到下面该会有多刺激……
    玛莎的脸一下烧了起来:“这……怎么能亵渎您的躯t……”
    “玛莎不愿么?”
    少女垂下包含期待的眼眸:“我不过才信奉莱尔大人一个月,这样的恩典……”
    “你是唯一的,玛莎。”
    神像亮起柔和的紫光:“所有的神眷都照拂予你,所有的爱都倾注于你,给我最珍贵的信徒。”
    最珍贵的……信徒啊。
    玛莎慢吞吞地咽下最后一口面包,舔掉手指上的碎屑,拍拍围裙准备去叫醒还在卧室呼呼大睡的父亲和继母,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喧哗。
    她拉开大门探出头,一列白马拉的车队正朝着这个方向驶来,最后缓缓停在她跟前。
    玛莎有些意外,她站直身体,抬头迎着有些刺眼的阳光辨认车队旗帜上的人像图案。
    克洛里斯——春之神。
    ——————
    艰难爬上来更新
    无大纲,到哪算哪式写作_(:3ゝ∠)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