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邪神(3)二更合一

    马夫拉开车门,将身穿白袍的男神官迎下来。
    “你好,请问亚伯·戴维斯先生在吗?”男神官走到玛莎身前两米远,站定问道。
    亚伯·戴维斯?
    玛莎眨眨眼:“不在。”
    “是吗……如果不介意的话,能否请我进去小坐等他回来?我实在有重要的事找他。”男神官面带微笑,稍稍欠身询问眼前少女的意见。
    玛莎背着手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一遍,摇摇头:“唔,恐怕不行。”
    “为什么?”男神官不禁露出意外的神色。
    “他死了。”
    玛莎抬手指了指西边:“死三年了,墓碑就在那座山上,你们想要找他可以去那儿。”
    “……”
    没料到少女说的“不在”竟然是这种“不在”,男神官噎住了好一会,才勉强重新组织语言:“冒昧问一句……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少女鼓了鼓脸颊:“我叫玛莎·戴维斯,他是我的生父。”
    “大清早吵什么?”一道略带怒意的女声从屋子里传来,“有空在这聊天,早餐做了吗?”
    玛莎回头,看见她的母亲头发散乱,明显一副刚起床的模样。
    她脚步一错,让开了门口的位置:“有客人。”
    “是谁……”母亲随意扫了一眼门外,目光落在那面旗帜上,突然止了声,像只被掐住脖子的j,结结巴巴地说不出完整的话:“春、春之……”
    信奉神明是帝国的传统,民众供奉的神只繁多,大大小小的不同教派遍每地各处。春之神的克洛里斯教派虽然规模b不上其他的大教派,但其名气之盛就连身处乡下小镇的普通农夫也有所耳闻。
    无他,主要是福利太好了——只要保持对克洛里斯神明的高度忠诚,不仅提供豪华食宿,每月还有二十枚银币的补贴,够普通家庭的一年开销了。更重要的是,春之神对待他的信徒非常仁厚,经常会降下各种神眷,福泽教派。
    因此纵然春神信徒甄选的条件十分严格,但依旧有不少人抓住各种机会试图搭上关系入教,就b如玛莎母亲。
    玛莎靠在门框,看着母亲草草整理仪容,激动地冲上去握住了男神官的手:“原来是克洛里斯教的大人,您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玛莎母亲用的手劲太大,让男神官面部表情有些皲裂,不过还是很好地维持了风度:“言重了,夫人,我们是来找亚伯·戴维斯先生的,听到他已经过世的消息,深感遗憾,我们也不多打扰了。”
    “哎,大人等等!”见男神官转身要走,玛莎母亲一把拉住他:“您是想来找那人做木工活计的吧!”
    她折到门边把玛莎拽过来推到神官面前,殷切地笑道:“我们家姑娘五岁就开始跟着他学这木头的手艺,怎么说也学了个分,您要他做的,玛莎也一定能做出来。”
    玛莎猛地被拖到阳光下,有些不适地眯起眼,却见男神官定定看着她……身后。
    “?”她回头看,除了敞开的屋门,什么也没有。
    “那就麻烦了。”
    工作间。
    玛莎接过男神官递过来的盒子,里面是一条老旧的木头项链,串着一尊栩栩如生的春之神雕像。
    “这条项链是戴维斯先生很久之前做的,你看链身有不少磨损和缺口了,雕像也有些失色,考虑到这是我们重要的祈祷器具,不能有失,我们才想让原本的工匠把它修复。”
    玛莎将盒子里的项链翻了个身:“不难,只需两天完工。”
    看玛莎如此奠定,男神官迟疑道:“玛莎小姐不用再仔细看看清楚?”
    “父亲留下的笔记里有这个的图样,我自己刻着玩过。”
    “……”男神官报以微笑:“那我就放心了。”
    他自发坐到玛莎工作台旁:“忘了自我介绍,我是海登,克洛里斯大人麾下的大神官。”
    玛莎将材料和工具堆在桌上,随口应道:“嗯。”
    仿佛没看出玛莎的敷衍,海登继续搭话:“亚伯先生是难得的无信仰者,玛莎小姐也是么?”
    “曾经是。”
    玛莎下意识地瞄了一眼神庙的方向:“不过最近找到了……我的信仰。”
    “噢?是哪位神明呢?”
    玛莎终于分了点注意力到对话上:“我也不清楚大人的神职,他的名讳是‘莱尔’。”
    “莱尔……?”海登思索着摸了摸下巴:“可我记得,神谱中并没有神明叫这样的称呼。如果是新诞生的神明,想必法力有限,不能满足信徒的愿望呢。”
    “大人是很厉害的神!”玛莎放下工具反驳:“我原本患了很严重的病,是莱尔大人赐给了我圣水我才能康复。”
    海登神情一凛:“恕我直言,你被骗了,玛莎小姐。”
    “你所信仰的‘莱尔’没有把你救活,你快要死了。”
    玛莎定定看着他:“请你不要说这样的话,这是对我和大人的不尊重。”
    海登摆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她的眼神就像是一个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的无知少女:“你跟我来!”
    阳光下,海登指着她的影子:“玛莎小姐,请你看看,你的影子与我的有什么不同?”
    闻言,玛莎低头。
    并排的影子乍一看似乎没什么区别,但再仔细看,就会发现有些怪异的地方——她的影子在光照下映出来的要浅一些。
    “你想告诉我什么?”
    “为什么影子会变浅?因为太阳照到的不是实t,而是虚无的东西。
    你的灵魂正在脱离躯壳。玛莎小姐,你所认为的康复,恐怕是因为灵魂已经感觉不到身体的病痛了。”
    海登紧紧皱着眉头:“等灵魂与躯壳完全断了连接,你就会死掉。”
    “那,”玛莎意味不明地看他一眼:“你觉得我该怎么做?”
    “很简单,信仰春之神!”海登一手扶住她的肩:“克洛里斯大人的能力是复苏,他一定能救你。”
    “只要你洗去了先前的神明印记,可能会有点痛……但马上就可以进入克洛里斯神殿得到治疗!”
    “海登神官,你说的这些话只是为了拉拢我入教吧?”
    玛莎轻轻推开肩上的手,冷冷地看着他:“莱尔大人根本不会是你说的那样。”
    “哎——”
    海登还想说什么,玛莎已经“嘭”地关上了工作间的门。
    夜晚。
    一道娇小的身影推开大门,偷偷摸摸地溜了出去,目标明确地朝某个方向奔去。
    在她之后,某间农舍的门也悄悄推开来,一人闪身跟了上去,正是海登。
    他穿着那身极为好辨认的纯白色神官服,在黑夜里格外显眼,不得已只能远远地吊在少女身后。
    他盯着前方模糊的人影,嘀咕道:“我倒要看看,连神谱也没有记载的‘莱尔’是个什么神明。”
    ——————
    海登(咬手帕):我们克洛里斯可是帝国五百强教派!工资高!福利好!老总还nice!凭什么输给一个连商标注册都没有的野j神明!
    (海登的小声bb:可恶为什么我带的衣服全是白色的一点也不方便跟踪
    来晚了没赶上情人节双更⊙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