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邪神(5)【】三更合一

    在莱尔还未分化出可以自由支配的躯t前,玛莎想要被灌精,似乎只能自力更生。
    “过来,屁股再撅高点……好,就是这里,先把龟头吃进去……”
    高大的神像身前,浑身赤裸的少女正岔开双腿深深弯下腰,双手将自己的嫩穴掰开到极致,乖顺按照神明的指使,用已经sh得一塌糊涂的b口拼命去套那根垂下来的鸡8。
    饥渴的x嘴不断分泌着粘液,腿心一触碰到龟头,媚肉就自动吸附在表面,贪婪地吮吸着粗大的性器。
    娇小的少女踮起脚,左右扭着小屁股努力往后靠,用肉嘴才浅浅尝到了龟头,就被上面的凸粒卡住了入口,进退不得。
    莱尔呼吸粗重地注视着被少女的指尖拉成菱形的水x,想要用胯下的巨根把它撑圆的欲望前所未有地强烈:“小逼再张大点,撞过来。”
    玛莎听话地将腿分开得更大,翘起t用腰力往鸡8上撞去,然而肉洞始终太过狭小,光是容纳都艰难,于是这一撞,穴口反倒被捣得陷进了甬道,将凹凸不平的龟头包在肉褶里重重碾了一遍。
    “啊——!”
    少女剧烈地颤抖起来,勉强稳住身形继续尝试,然而因为她背对着神像,看不到位置,小肉洞根本对不准鸡8,每撞一次,都被龟头以各种刁钻的角度顶进去,全方位无死角地按摩敏感的媚肉,把小穴刺激得哆嗦好久,因此直到她腿软跌倒被腰间的东西接住,都没能将阳具再吞入半寸。
    “呜……进不去呀大人……”
    玛莎眼泪汪汪:“太、太刺激了,我不行……”
    “别哭了。”莱尔把她翻转过来,声音低哑地安抚她:“等会舒服得受不了有你哭的。”
    “……噢。”
    少女慢慢止住了哭泣,脸红得要滴血,任由那无形的东西卷住自己的脚踝,先后抬起她的两条腿,穿过神像手臂和胯骨间的空隙,私密处大肆敞开地固定在他胯前。
    此时的她整个人正以一个难度极高的姿势倒挂在神像胯下,后脑着地,脚尖斜斜朝天,下半身完全悬空,与那根性器扬起的角度完全平行,方便鸡8将她捅个对穿。
    面目狰狞的龟头抵在她的腿心处跃跃欲试,耳边还回荡着神明似是情人间呢喃的话语:“我进来了,玛莎。“
    以现在这个姿态,玛莎能将他们纠缠的身体一览无余,随着双腿被无形的力量缓缓扯动,她可以清晰地看到自己的粉x如何被褐色的龟头一寸一寸地撑开至惨白,将那根异于凡人的的鸡8埋进她两腿间最娇嫩的地方。
    “嗯嗯~啊……“
    交合e进行得极其缓慢,因此玛莎能清晰感觉到体内被巨物强势凿开的过程,龟头在黑暗狭窄的甬道里冲刺探索,等到破开层层阻碍,再由那上面的肉粒将内壁进一步顶开扩容,将藏在媚肉里的汁水按压出来,作为后续挺入的润滑。
    穴口溢出来的淫液中还夹杂着血红,那是破贞的证据。
    莱尔大人操了她,用他高贵的圣器进入了她的隐秘之地,与她下体纠缠,世间再没有b这更亲密交融的事了……
    玛莎咬着唇,双眼迷蒙地承受着神明的侵犯。她听说初夜会很痛,可现下她却感受不到任何疼痛,只有腿心被异物不断深入的胀感,以及从下体蔓延至全身的快感。
    紧致的bx被一路破开,在玛莎亲自用腿心完全描绘了一遍她精雕细琢出来的性器后,龟头终于捅到底了,两颗卵蛋拍在肥厚的阴唇上,发出轻轻的“啪”声,像一根钥匙插入了锁芯,开启了那扇淫欲之门。
    “小逼撑不撑?”神明贴心地停顿了一下,留给少女喘息的时间,好让她做足准备迎接之后的狂风骤雨。
    “嗯……不,不撑的!”玛莎摇头极力否认,她摸了摸小腹底下夸张的隆起,那是鸡8凸出来的形状:“还能装莱尔大人的好多好多精液……”
    看到少女如此热切期待的眼神,莱尔深深觉得不给她s满一肚子简直是他的失职。
    他驱使神力把她的腰和脚踝抓紧了些,低笑着许诺道:“好,都喂给我们玛莎。”
    下一刻,少女的身体飞速动了起来。
    准确地说,是被神力挟着下体在雕像胯间前后拉扯,借着少女身体的一进一退从而让那根鸡8在甬道里能顺畅抽插。
    “啊啊啊——”玛莎被突如其来的操干爽得失声尖叫。
    如果说刚才还只是神明耐下心来就着她慢慢引导,那么现在则是完全放开来,肆意在她身体里驰骋,狂放不羁。
    下体猛烈的撞击让冰凉的木头只在瞬间就染上了少女的t温,极快活络起来,鸡8表面盘根错节的筋粗暴地将那些缠上来的媚肉肉开,像擀面杖一样反复压熨,连同穴里的褶皱一同翻出来大力推平,如此很快就捣出了一条供鸡8出入的便捷通道。
    龟头则专心顶弄着脆弱的宫口,每次插g都一挺到底,直戳柔软处,一点一点把小肉嘴撞开c松,让它软绵绵地敞开了洞口等待精液的灌注。
    玛莎感觉自己像一辆独轮手扶车,两边的把手被强壮的工匠紧紧挎在腰侧,无法逃离,只能前跟随他的节奏前后后地律动。
    又像架子上的滋滋作响的烤肉,被棍子不断捅插,撑大她腿心的口子,好让性器间摩擦出的高温把她灼熟。美味的肉汁艰难从下体连接缝隙里渗出来,立刻被撞得“噗噗”四溅,有些还落在她那对r白的奶子上,如同初春融雪。
    昏暗的神庙里,伟大的神明稳稳站立在祭台上,将娇小的信徒按在胯下进行着神圣又y糜的仪式,性器交合e的啪啪声、少女娇媚的呻吟声以及神明沉重的喘息声交错在一起,光是听闻就让人软了身子。
    莱尔整根阳具深埋进少女柔软的甬道里,被狭隘温热的肉b1包围着,即使隔着木头躯t依旧被紧x嘬得头皮发麻,似乎连神魂也叫她一同吸了去。
    再看胯下的少女,两团r肉随着身体的晃动不断摇曳,鲜红的奶头甩成两道残影,即使被c得浑身都在战栗,那口yanx仍牢牢吸附着他的鸡8,一边吞食一边往外溢着香甜的蜜液,就像在吃什么世间美味。
    神明邪x大起,发起狠来g她,每下拍击都深入骨髓,仿佛要把性器深深钉入她体内。
    “这么喜欢鸡8?现在这根能满足你这浪b吗?”
    g烂她!g烂她的骚穴!
    “啊啊……不行……真的不行了大人呜啊啊……”
    被y度始终如一的鸡8c弄多时,玛莎早已泄了好几次,淫水都倒流到了锁骨。她挣脱了脚踝的钳制,双腿在空中乱蹬哭喊着,只是腰间还被牢牢卷住,这样反而加重了巨物在腿心里的摩擦,刺激得神明差点当场缴械。
    “玛莎乖,”莱尔强忍s意抓住她:“存着精呢,等会都是你的。”
    他把两条玉腿盘在背后,将少女套在鸡8上,掐着她的腰小幅度地捣起来,进行最后的冲刺。
    不知过了多久,神明才肯停下来,抵着宫口释放储存已久的精液。
    玛莎挂在神像上,像块待填充的夹心蛋糕,被满载的裱花袋不断挤入浓稠的白n油,一时间,她从未如此透彻地理解过“灌”这个动词,甚至能感到子宫被精液一点一点注满,涨得她心神发颤。
    灌精结束,神明将少女的身体抽离,用神力封住滴滴答答流着浊液的洞口,把她捞上来扣到怀里。
    玛莎软趴趴地歪在神明身上,蹭着他的胸膛:“莱尔大人,我的病是不是会好起来?”
    莱尔看着少女灰败的躯壳里被他的神力层层包裹的灵魂,柔声哄她:“快了,只要把那些坏掉的东西摒弃,玛莎很快就能迎来新生。”
    他想起了什么,补充道:“我说过,玛莎是我最珍贵的信徒,我不会将你遗忘,不必担心。”
    听了这番话,少女没有如他所想那般开心起来,反而有些失落:“只是大人的信徒吗?”
    神明顿了顿,莫名感到有点棘手:把她放在“最珍贵”的位置还不够吗?
    他在脑中搜索多年前的记忆,认真对b了那些神明麾下的信徒,嗯……里面似乎是有等级之分的,最高级别的叫什么来着?
    “那么,玛莎当我的大神官如何?”
    “……不要,我想回去了大人。”玛莎垂下眼眸,挣扎着从他身上下来,坐在祭台上穿好衣服,遮住一身的痕迹。
    “我明天再来看您。”
    踏出神庙前,少女回头看了他一眼,似乎想他再说些什么。
    “……明天早点来。”神明憋出一句话。
    “哼。”娇小的身影一瘸一拐地走了。
    莱尔看着空荡荡的神庙,总觉得有哪里不对,有种她用了他就跑的感觉。
    ……所以他到底该给她安排个什么位置?
    思考许久,神明依然得不出结论。
    等玛莎明天来再询问算了,她想要什么都许给她。
    想好了一切,莱尔正准备进入冥想,他的木头躯t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左边脸上突兀地裂开了一条缝隙,有紫色的暗芒从中透出来。
    莱尔很是诧异,他吸收的信仰……已经足够可以开始重塑原本的躯t了?仅需要一个多月,b他预计的速度竟快了十几倍。
    是因为……玛莎?
    从神庙离开的少女裹紧了衣服,慢悠悠地走在回去的路上。
    刚拐过一个分岔口,她就看到不远处的树下有团白色的东西,在黑夜里极其显眼。
    “海登神官?”她摇了摇托着腮呼呼大睡的人:“你怎么会在这儿?”
    “啊?”被打扰了睡眠的海登还有些迷茫,直到目光聚焦在玛莎脸上,才猛然清醒过来。
    他刚才一路跟踪,看见人拐了个弯之后他再追上去玛莎就不见了,他试着在附近逛了几圈都没发现人影,估计是那邪神在这设置了屏障,他不得而入,g脆在这里守株待兔等人回来。
    可等着等着……他怎么就睡着了呢?还被当事人抓包了!
    “我……”海登正欲想个借口,低头看到了月光下少女投在地上的影子,明显b早上更浅了。
    “玛莎小姐!你是不是去见那所谓的神明了?你看我说的没错,你受了他的欺骗!”海登一副找到证据的模样指着地上。
    “是又怎样?”玛莎抬脚就走:“除非你拿出实质x的东西来,几句不知真假的言语根本阻止不了我。”
    看着少女浅淡的影子,海登狠狠心,站起来对着她的后颈打去。
    手侧与温热的肌肤接触了一瞬,少女的身体软软就倒了下去。
    海登慢慢睁开眼睛,看见玛莎顺利晕了过去,松了一口气:“对不起了,玛莎小姐,我是在救你。”
    他笨拙地把人背到背上,跌跌撞撞地往前走,却没看见身后的少女慢慢扬起的嘴角。
    真愚蠢啊……
    ——————
    玛莎:正好走累了,这马夫来得真及时
    莱尔:实名指控玛莎拔d无情
    海登:我……散步路过的
    来晚了!有点卡文,这次是三更的份量⊙w⊙
    海登不是男二,他是好人
    --